回到頂端
|||
熱門:

出道十年里程碑 小宇再一次的音樂蛻變

蕃騰人物/圖‧文/林郁倫 2013.01.08 11:04

投入音樂,讓他與家庭的關係更緊密,三年前的一場家庭風暴,爸爸倒下了,那個在他生命裡稱之為偶

像的家庭支柱,讓他感受到生命的短暫、健康的寶貴,面對他的最愛的音樂,他遲疑了、停頓了…而如

今雨過天晴,他更確定了這一份對音樂的熱愛,多了份珍惜,少了些執著,從”做音樂”變成”玩音樂”,聆

聽小宇豐富的旋律和輕唱,透漏著他對於生命滿滿的幻想和憧憬。

人稱他音樂神經病、也封他做創作才子,小宇不太寫自己的事,那對他來說就像在公開場合脫褲子一樣

害羞…大部分創意靈感來自於味道和別人的故事,對音樂保有一定敏感度,也習慣用旋律音符表達情緒

的小宇,就像一名音樂的導演,可以立即投入旋律的情境,幾乎在聽完企劃希望傳達的概念之後,馬上

就想到了完整的副歌句子,朗朗上口簡單又有記憶度。

雖然這三年多未發表個人音樂專輯,小宇仍然不斷地創作寫歌,多面向地汲取不同的音樂養分,並將這

些養分灌溉在創作初衷-回歸最初的自己,並重新找尋與歌迷之間的共鳴。這些年小宇除了創作自己的

音樂作品外,也持續地在幕後為他人創作音樂,其中包括為林志玲譜寫2010花博指定曲〈美麗的力

量〉、偶像劇「前男友」電視原聲帶的全創作,並陸續為多位歌手包括信、蕭敬騰、吳克羣、林宥嘉等

編寫多首音樂作品。

老天爺再給一次機會

小宇把生活中經歷的大小事當作創作的靈感,這些日子歷經家人生病帶來的憂愁煩惱,以及歌迷朋友

們不間斷的鼓勵,讓他將這些支持動力化成創作能量,有時在半夜睡覺或搭計程車時的靈光乍現,讓

他一個禮拜可能寫出了三首歌,但也遇過一年寫不到兩首歌的靈感枯竭困境,數度以為自己再也寫不

出歌來,幸好長期陪伴支持的公司同事們,總是給予他最大鼓勵,不論在音樂創作上共同激盪火花或

是舞台演出的寶貴意見,一次又一次地讓他得以堅持,長久累積創作能量之下,再一次站上個人舞

台。

小宇說,父親生病帶給他不小的打擊,去年3、4月間,某天爸爸見他竟

問:「你是誰?」讓他當場傻眼,「我真是嚇瘋了,還以為爸爸是不是卡到陰,後來去醫院檢查,才

知道是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影響到腦部,但不是老人癡呆症。」當時的他因照顧父親無心創作,幸好今

年初病情已控制。圖文/中時電子報

「今天突然好想家,但我的工作還有好多,雖然家離我不遠,但是還是好一段時間才能回家,這

距離也好遠好遠,和家人的距離雖然是一光年的距離,但是家人在我的心裡永遠佔據著一個重要的角

落,只是短短的幾秒鐘光速般飛快的就可以到達的距離。家人就是我生活努力的目標,我最親愛的家

人我愛你們。」小宇

在父親生病的期間,小宇完全不想出門,連歌都不想寫,只想要做再爸爸旁邊,即使做在琴前面仍然

有想寫歌的衝動,但內心掙扎著說「這時候我還在幹嘛阿」,對於他熱愛的音樂,他反而遲疑了,還

好父親恢復了健康,讓小宇得以安心重返音樂路,他談起那些低潮的日子,多虧了同事、朋友,扮演

了生命中重要的角色,師兄阿信和師姐A-lin帶他去商演,讓小宇可以四處看看放鬆心情,這些夥伴的

慰問和關心「在某種程度上是肯定,那你還再鑽甚麼牛角尖」小宇說……

信、A-Lin和小宇的「衝三校」演唱會,3人合唱「天高地厚」,信指定小

宇模仿張學友唱,小宇指定A-Lin學黃小琥,A-Lin則要信模仿伍佰唱腔。圖文/自由時報

「我自己想停一下,在幕前和幕後找到一個平衡」小宇說,情感上衝撞的後座力,改變了他的個性和

價值觀,以及寫歌的衝勁上「經過這三年,我覺得我離不開音樂了」現在做音樂比以前開心,把”玩

音樂”當作分享、發洩,這樣的專業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他更凍得瞭解這樣的過程,不用卡在一個地

方哪很久,盡量去聽「從你對我的價值觀來發現自己的價值在哪裡」小宇更享受這樣的過程,不太會

想太多,他分享著自己敏感的內心世界,容易會陷入小漩渦裡,而經過這三年大大小小的事情反而懂

得更珍惜做音樂的時間。

10/30小宇,你是不是變成熟了阿?

就算衝勁被雨淋溼 卻不會隨風而逝 可能成就有一點遲 但謝謝你們支持

-小宇《再一次》

「我對你們謝謝的方式,就是我對音樂的堅持」是小宇在這次回歸歌壇最重要的傳達訴求。蟄伏三年時

間未推出個人音樂作品的小宇,在這些日子裡曾經數度以為自己會撐不下去,不斷地問自己何時能夠再

一次站上舞台唱新歌給大家聽,幸好身邊家人朋友、歌迷及同事們不斷給他支持鼓勵,讓他得以繼續堅

持音樂的價值,也再次找到自己的價值。

雖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憑著他對音樂的熱愛,自學了爵士鼓…2003年有一次在KTV唱歌,被鐵碗音樂的

製作人陳偉老師賞識而獲延攬加入鐵碗音樂製作團隊,從中學習音樂製作,並替不少歌手編寫過詞曲。

邁向30歲,從2003年開始不間斷地累積幕後工作的磨練,期滿10年。在錄製《一光年的距離》MV的時

候,工作人員就跟小宇說,變成熟變男人了!那是一種成熟的蛻變。

他不太愛說話,音樂是他唯一擅長的語言。他不善于表達,創作是他最真實的日記。

「做音樂的我比較是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小宇說,出道十年,在幕前幕後修得平衡;而私底下

的他,把工作和現實生活分得很開,現實生活是比較實際的…看著面前的這位”全能音樂人”全

心投入音樂卻又保持謙遜的態度,實為難得。發第一張專輯之前,本來2006年就要出道的小宇也

是硬拖到2008年,「我又不帥,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他描述著當時出道的心態改變,「不要一天

到晚想誰誰誰不喜歡妳,重點是自己要做到」小燕姐勉勵的一句話,讓小宇刻骨銘心。

「現在的我比較自在,你問我,我就是對妳講,但是有時候還是會忘記跟觀眾朋友分享」,他談論著

除了音樂以外不擅長的演藝工作,還正是需要磨練的地方,他盤算著,有絕對的信心,要用唱歌來讓

大家「瘋掉」。

「我對音樂非常的善變,和未來五年我可以認識多少、做到多少」小宇說趁現在還能唱要去多一點地

方唱給大家聽,他打趣的說,如果到了六十歲還在唱R&B那就太帥了!找到自己想做的,也不會特別

去迎合哪一塊,他反而更在乎音樂本質所應有「生命張力」,沒有侷限的曲風和變化,最好能一曲千

變,讓聽者百聽不厭,做出別人沒有做過的音樂,做出他自己最想唱的歌曲。

一直愛著音樂,從《小宇同學就是我》《就站在這裡》《再一次》「我再一次地站在這裡」三張專輯

名稱似乎透露著小宇珍惜這個舞台的堅持,「一直堅持,是我說謝謝的方式」他有著一顆玩音樂不會

變的心,再一次用滿滿的熱情逆風奔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