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非新世代會考 成績不理想

立報/本報訊 2013.01.07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教育專家指出,最近一次南非高中畢業會考成績,進一步證明貧窮黑人沒有太大希望能夠在該國現代化經濟體中占有一席之地。據《洛杉磯時報》報導,1994年出生的兒童,是南非第一代「生而自由」的世代,也就是擺脫種族隔離的世代。當年,尼爾森.曼德拉政府透過首次真正的民主選舉正式執政。因此,日前這這一批自由世代年輕人,其高中畢業會考成績的公布,被視為是評估南非創造全新平等的進展上的一大指標,結果不如人意。110萬名出生於1994年,並進入小學1年級就讀的兒童中,只有不到半數參加高中畢業會考。那些參加畢業會考的學生,通過比率在2012年達到73.9%,較先前的70.2%來得高。然而,部分教育專家卻對於這個數據感到失望,因為南非政府所設的通過門檻較低。考試通過門檻太低南非學生可從外語、數學(另外還有一種名為數學識讀的科目)、歷史、會計、不同科學科目、視覺藝數、舞蹈等10數種科目中選考,測驗語言可任選11種法定語言之一。學生要取得「全國高中文憑」,必須通過6科,其中3科要取得40%的分數,另外3科則取得30%的分數。「我認為結果很難讓人感到振奮。」南非《金融郵報》(Financial Mail)雜誌編輯馬索波席(Barney Mthombothi)表示:「因為通過標準為總分的30%,我們只是在自欺欺人。」在曼德拉領導的非洲全國議會(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執政18年後,南非仍舊處於社經不平等及青年失業率不斷攀升的情況,教育制度仍舊很難改變。曼德拉有一句名言:「教育是改變世界最有力的武器。」但是南非一直很難擺脫種族隔離時期「班圖教育」制度的餘毒。所謂班圖教育制度將黑人子弟排拒於白人所能獲得的教育機會之外。批評家指出,全國高中文憑測驗的結果,進一步證明了,南非教育制度無法為貧窮黑人帶來任何得以於現代化經濟體生存的希望,特別是偏遠鄉村地區的黑人學生。而其實際狀況仍舊無法預測,因為南非政府並未根據種族或經濟收入來加以分析測驗結果。雖然大眾普遍認為來自富有家庭的學生比貧窮家庭學生表現來得好,同時白人學生較黑人學生有可能出身自富有家庭,目前仍沒有實際數據來測量或追蹤這種不平衡。「我們需要一個社經不平等的畫分標準,用以檢測不同經濟背景的學生表現如何。」倡議團體「平等教育」副秘書長艾席克斯(Doron Isaacs)表示:「要分類不平等狀況,最簡單的標準仍舊是種族。我們認為南非政府選擇去避免分析這一切實在很糟,刻意弭平所有不平等狀況,所有數據都以平均值呈現。」「此舉暗示了我們並沒有建立一個統一的國家。每個小鎮和鄉村學校的學生全都是100%的貧窮黑人學生。這些年輕人並未擁有現代化、都市化繁榮南非所提供的優勢。」勿看表面數據但日前測驗結果出爐時,執政黨和政府官員只是大力稱讚「生而自由」世代的表現,卻忽略了數據之下隱藏的嚴重問題。南非總統祖瑪大力稱讚學生的表現「傑出」。ANC的一份聲明則指出,2012畢業班的表現「預言了南非人民,特別是年輕人獲得教育成就的潛力,特別是在我們的國家、整個地區和整個大陸面臨發展挑戰的同時。」然而,批評家認為,當政府在去年12月公布了全國7百萬學生參加成就評量的結果時,就已大幅暴露出南非教育制度的弱點。該評量顯示,南非9年級學生平均只獲得總分的13%。世界經濟論壇表示,南非的初等教育去年在144個國家排名第132,而數學和科學則排名第143。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