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際換妻 多倫多 過勞

看守台灣:當部落青年會所遇上國際青年旅社

立報/本報訊 2013.01.06 00:00
■林震洋拆掉美麗灣、拒絕財團大飯店,台東可以有什麼樣的旅遊模式?本文試著想像。這想像有幾個前提:首先是放棄經濟成長的迷思。當台東縣長向媒體投書呼喊台東需要經濟發展時,用全國一致的價值標準來擘畫台東願景,就已忽略了台東珍貴的特色:多元文化,陷入把文化視為商品的窠臼。不同文化帶著不同價值體系,賺錢能力不是唯一評價社會、政績的標準。快樂宜居、治安良好、交通便利事故低,也都是值得追求的幸福。

其次,「一個部落、一個國家。以部落概念取代族群概念。台灣曾有數百個部落」。這是我旅居台東以來最大收穫與震撼之一。在探索原住民文化過程中,青年會所成為焦點,不同部落或族群的會所制度,多少有些差異,但它至少有居住集會、抵禦外敵、教育傳承、提供勞動等功能。

如今資本主義競賽蔓延全球,不以武力直接展現,卻透過貨幣、金融、政權等看不見的經濟之手,掠取或交換各地資源。在部落中具有抵禦功能的集會所,也可在觀光浪潮中,展現新的抵抗、外交樣貌:一方面保存瀕危的傳統,一方面打開各部落與外地旅客接觸窗口,接收轉化新知,並帶領遊客認識另一世界。

青年旅社起源於約一百年前,西元1909年德國教師理查德斯爾曼帶領學生到鄉間遠足,遇到大雨陋居在鄉野學校,激發出提供所有年輕人親近自然、交流思想的旅行處所的念頭,而推動青年旅社。

「親近自然」,不只是認識個別動植物、生態系統與其經濟價值或生物科技的獲利潛能,我們需要療癒的不只是身體上的病痛,還有靈性精神面上與自然的斷裂。這是原住民部落能教導、幫助我們的。

「交流思想」,學習不只發生在校園或補習班。而是在每一個心思對外敞開的時刻。國民義務教育不免帶著僵化規範:愛國精神、培訓勞工,甚至資本主義、殖民的陰影。網際網路發達,讓跨界學習成為可能,部落集會所未嘗不能吸納網咖功能,在遊戲之外,成為觀賞TED演講,存取圖書資訊的社交、學習中心;並提供外地旅客住宿、引介民宿,進入部落旅遊,向部落學習的起點。

如何收費,與主流貨幣經濟接軌?一次旅行價值是多少?有人因疲累受創、需要休憩逃離而旅行;有人因好奇、嚮往而旅行。相同經歷或商品對不同人有著不同價值。當你在了無生機的水泥都市中失去創意活力,在剝削與被剝削的社會結構中,失去與天地萬物相連的感知;一次身心靈的療癒,本質是無價的。不妨採用量能付費、自由定價,以務易務等方式,在每一次交易中,拉近貧富差距鴻溝,顛覆貨幣複利制度的獨裁。(台灣綠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