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斷交 川金會 共機

報帳眉角多 乾坤挪移開方便門

中時電子報/侯俐安、胡清暉/台北報導 2013.01.06 00:00
多名大學教授、研究生捲入假帳案,讓師生人心惶惶。一名台大研究助理說,計畫經費核銷礙於行政規定困難重重,最常以碳粉匣當銷帳內容,當年度未用完的經費,則依學長傳承的招式變相留用當研究室「公基金」,支用比例最高的是以趕計畫出差為由的超速罰單。

研究助理說,研究室常需使用高規格電腦,若在採購網找不到,學長會交代與長期合作的廠商,以便宜耗材來報帳,包括碳粉匣、傳輸線、影印紙、光碟片或網路線。其中碳粉匣一個要價六、七千元「最好湊」,有時帳上出現數十個碳粉匣,「其實是買了兩台電腦」。

研究助理說,年底結案時經費都要繳回國庫,若有剩餘款,隔年預算常被硬生生地砍兩倍。於是教授會透過學校向廠商購買同等價位的物品,廠商隔年只送東西不匯錢;然而,也有廠商嫌麻煩,直接將現金匯入教授帳戶。

「教授收了多少不知道,但通常都會納入公基金。」這個公基金用途非常廣泛,出差時儀器被水沖走、出車禍等,都能動用這筆基金,最多的則是趕計畫的超速、違停罰單。他喊冤,「就是這些繁瑣的行政規定害慘教授。」

另一名師大林姓研究生則持不同看法認為,「教授養學生很辛苦,不過台灣社會給予學者過多的寬容。」寬鬆的制度寵壞了「擺名要A」的教授,常嚷嚷手上有幾百萬經費可以運用、要用力花錢,研究助理很難抗拒,也投訴無門。

台北大學陳姓研究助理說,升到碩二才明白,教授的帳有很多眉角要處理。假帳案爆發後雖有風聲鶴唳作用,卻有學弟擔心簽收單據,就可能涉嫌報假帳,人心惶惶,也讓研究計畫更難執行。

曾公布「台大研究生勞動與收支調查」的台大社會所博士班學生林凱衡認為,研究生擔任教授助理,會面臨雙重支配情況。一方面是老師與學生的關係,另方面又是雇主與勞工,往往只能聽命老師,因此,對研究助理因報帳被起訴,他不意外,但很遺憾,認為不應該由學生承擔。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