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名校進獅城:星國政治環境 不鼓勵學者踏出校園

立報/本報訊 2013.01.02 00:00
策劃、編譯■李威撰耶魯在新加坡設校,引起有關學術自由風氣的辯論。許多外媒報導,新加坡是一個威權政治的城市國家,法律規定不僅嚴苛(毒品犯法可處死刑)、不寬容(同性戀關係不合法,儘管不執法),甚至經常被拿來當成是起訴政敵的工具(如刑事毀謗罪)。在這樣的一個國家裡,如何談論學術自由?按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AUP)的定義,學術自由就是教學及研究不會受到不合理的干預。至於甚麼是「不合理的」?不同社會有不同解讀。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院院長切斯特曼(Simon Chesterman)在《海峽時報》上表示,學術自由要放在各國政治環境底下來看。他說,就算是美國也有自己的政治正確,性別及種族等議題,在學院裡沒有好爭辯的;而某些保守派力量,甚至會干預演化論及幹細胞的研究。曾在多國任教的切斯特曼認為,每個大學身處在不同的社會脈絡,新加坡也有自己的敏感議題。耶魯政治學系及哲學系教授本哈比(Seyla Benhabib)則認為,人權是普世的,沒有地域之別。她不贊成「文化相對主義」的觀點,這個觀點認為我們不該對別國人權說三道四,且應該向其他文化學習。本哈比表示,基本上這是重彈「亞洲價值」無法與西方人權及民主價值相互協調的老調。華瑞克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曾有意在新加坡設校,當時替該校進行設校可行性評估、並考察新加坡學術自由環境的哈克特(Edward Harcourt)表示,學者在校園內享有偌大程度的自由;但他強調,想在新加坡成為公共知識分子相對困難。▲美國耶魯大學校園內的鐘塔(Harkness Tower),圖攝於2012年11月28日。(圖文/路透)哈克特表示,那裡的學術環境不鼓勵學者這麼做。校園內可以很自由,但如果想在報紙、廣播等媒體上,發表跟新加坡有關的政治評論,就不是政府樂見之事。他表示,願意前往新加坡教書或求學,基本上就要有這個默契。另外是制度面的問題。耶魯國大學院的董事會席次分配,耶魯與新加坡的代表各占一半,但耶魯推派的人選必須得到新加坡教育部長批准。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研究高等教育趨勢的艾德斯坦(Richard Edelstein)表示,這項制度安排有風險,因為學院掛耶魯的名號,但耶魯沒有完全掌控的能力。然而,不管新加坡有無學術自由,在某些當事人眼中,設校與否的關鍵,不是表面吵得火熱的學術自由問題,而是利益及經費的考量。雖然新加坡政府提供設校經費,讓外國大學前3年不必顧慮資金短絀的問題。但時間一過,真正的考驗才要開始。在此情況下,當新加坡的學生及家長經常認為所學要符應於市場的需求時,在這個向來不甚重視人文博雅教育的社會,有多少人願意買帳,這點不無疑問。 (綜合外電報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