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有心人終成盟友

立報/本報訊 2013.01.02 00:00
■宋竑廣最近特別感到來幫忙社運的朋友們,在熱情之外的細心細膩,先前參加的反核講師課程,來自四面八方各式各樣的學員們,除了在課程中努力吸收來自運動團體的知識,出去宣講時許多人還自己設計了獨特的一套,比較不同人的版本,可以發現各自的專業與才華,真覺得邀請人可以找上個兩、三次,享受同樣題目的不同呈現。

另一個在認識之後才感受到的大亮點是,正在用挽臉幫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簡稱權促會)募款的義工小健,用自家本事幫NGO募款的人不少,像是越南外配用她們傳統美食支援社運攤位等,不過,既然在這裡幫小健的活動美言幾句,自然要把吸引力極大化,我不從「你有愛心我就要捧場」的角度看待,才了解他在服務之餘還做了蠻完整的企劃,收集了挽臉的優點給顧客參考。

比方問小健挽臉跟其他的潔面方式比有什麼優點時,他應答如流,比方說除毛這個功能令我印象深刻,因為雷射除毛很貴,脫臘除毛要人命(順便說這是許多男跨女跨性別的需求),他很專業地說:「雖然也是會痛,但大概有7成的人可以接受。」他還特別在挽臉的絲線上下工夫,準備了各種顏色的絲線,當做開運,一般紅色橘色都好取個吉祥的意思,唯獨藍色傷了點腦筋,思索一翻後,才想出「持久」的好意思(藍色威爾剛)。用心如此,或許比那商業機制下的服務更有競爭力。

事實上,願意去幫權促會募款就已經很難得了,那需要議題要有一定的認識跟堅定立場,愛滋的污名很深,募款當然也不容易,以前看過一篇講募款的文章,台灣人的善款大概只有1%會落到環保團體(注意喔環保還算是賣相比較好的),我知道有個朋友本來想幫反核募款,因為過去經驗募別的都很順利,一時誇下海口,等到換成反核題目去要錢時,實在是天壤之別,被質疑被跳票被放鴿子,異常艱辛。現在反核都還算是相對熱門的題目了,更何況是其他污名更重的愛滋之流。曾參加過比較主流的團體的募款餐會,在飯店擺個幾桌招待老闆,又有藝人串場,一個晚上就一兩百萬,那時同志團體要有同樣金額,可是要百倍以上的人數與規模啊。

而且權促會在我的認識裡,又是運動手法比較細膩的,如破報相關報導提到,不會直接把感染者丟到社會大眾面前看,不願提供感染者名冊而少了申請政府補助的機會,我自己跟他們社工張正學聊天的經驗,張也說補助看的是數量,但他們做的事情往往無法量化,陪感染者到醫院一趟是陪伴,好好地花時間認識他的需要也是陪伴,像這種不計較效率與利害問題誠心幫忙的團體,值得珍惜;之前我去桃園的群眾服務協會時,看理事長致詞也說,雖然勞資調解(補助)有業績壓力,但斷不可為了業績而匆促要勞方盡快調解了事──目前沒有辦法被表格跟公式量化的努力,就只能依賴敏銳的人心去支持了。

話說能得到這樣細膩有心的支持,算是雙方互為因果吧,權促會有情有心,義工也是;我知道有些NGO在運動手法上頗為自我注意,比方不管在朝在野的政治人物支持,總要檢視再三,如果太廉價了也不輕易接受,或者不輕易使用「如果不OOXX就要世界末日啦」這類恐嚇般的論述,於是慢慢地吸引到賞識他們,並且士為知己者死的有心人吧。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