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張瑞昌專欄-酷斯拉要回家了

中時電子報/本報訊 2013.01.01 00:00
電視上正在播放前阪神虎隊外野手金本知憲的專訪,主持人問他,回首自己的棒球人生,有何感受?「一代鐵人」感性地說,他從沒後悔走上這條路,如果再做選擇,依然還是棒球。

那天是眾議院選舉投票日,我剛結束晨跑回到赤坂旅館,打開電視機,星期天上午的電視台在做運動人物的年終回顧。除了四十四歲的金本知憲之外,還有為日本女足贏得世界杯冠軍的大和撫子,他們的傑出表現被視為是二○一二年日本體壇典範。

十月正式引退的金本知憲,是在日韓裔第三代,一九九二年從廣島鯉魚隊展開長達二十年的日職生涯,連續一四九二場完全出賽(至少打滿九局)、一三六八六局的世界紀錄,為他贏得「平成鐵人」的稱號(金本另一連續出賽場次紀錄為一七六六場,僅次於前輩衣笠祥雄的二二一五場)。

二○一二年是日本棒球名將相繼引退的一年,從金本知憲、小久保裕紀(軟銀鷹隊)、石井塚朗(廣島鯉魚隊)、今岡誠(千葉羅德海洋隊)到曾經效力西雅圖水手隊的強力鐵捕城島健司(阪神虎隊),日本職棒圈掀起近些年來少見的球星退休潮。那不僅印證歲月催人老,也象徵著一個棒球世代的結束。

然而,真正讓我感到震撼的是兩周後的大聯盟新聞,人稱「酷斯拉」的前洋基隊巨炮松井秀喜在紐約召開記者會宣布引退,結束他橫跨日美兩地二十年的職棒生涯。

三十八歲的松井秀喜,選擇充滿回憶的紐約作為引退之地,記者問他如何回顧這二十年,松井笑說:「一句話,不能回頭看。巨人十年、洋基七年,這兩支待過較長時間的球隊讓我有些特別想法。其中,巨人是像故鄉一樣的球隊,至於憧憬的洋基,則給我度過宛如家族一員般的美好時光。」

松井在這場告別棒壇的答客問中,儘管敘述了過去兩年深受膝傷之苦,以致無法恢復最佳狀態、繳出令自己滿意的成績,卻也不經意地流露對棒球的依戀,他如此說道:「有寂寞也有安心,很複雜吧!但就是引退,不過,我不太想用『引退』這個詞,因為我想回去打業餘棒球。」

酷斯拉決定高掛球鞋的消息從新大陸的東岸傳回東瀛,日本舉國惋惜和推崇之聲此起彼落。在眾多的回響中,長島茂雄和王貞治兩人的話語,頗受矚目。

松井的恩師長島茂雄讚揚他是「現代最頂尖的全壘打球員」,長島還回憶了「耳畔響起兩人每天持續練習揮棒的聲音」,這番話一如松井在記者會上回答媒體的提問,「我和長島教練兩人揮棒的日子」是二十年來最深刻的印象。

與長島並稱瑜亮的王貞治,則是如此評價松井,「挑戰洋基這個名門球團,對日本棒球界的發展已留下巨大的影響。然而,正因為是自己選擇的道路,想來也是沒有後悔的野球人生。」

王桑與長島是讀賣巨人史上最強的「OH」組合,我讀他們的話,想起與松井有「既生瑜何生亮」情結的天才打者鈴木一朗,此刻他就接續松井腳步在大蘋果奮鬥。對於從甲子園時代同期出道而今卻提早引退,一朗坦言內心的孤寂,並直言唯有來到洋基之後,才能體認到松井對球隊的貢獻,是如此偉大且難得。

一朗與松井曾在日職的洋聯、央聯各領風騷,他們是截然不同類型的人氣球星與強力打者。如今,兩道棒球平行線終於出現交會,松井告老返鄉,一朗還在紐約打拚,他們不僅是日職闖蕩美國的指標性人物,也是少數能憑藉著出色打擊在棒球殿堂出頭天的亞裔球員。

然而,我覺得松井的引退,更值得佩服的是那種律己嚴謹、堅持敬業的職人精神,就像他對於是否重回日職打球的回答,「十年前,作為巨人的四番打者,有其驕傲與責任,而人們會期待想看到那樣的身影,但老實說,我已沒有很強的自信能重回那樣的狀態。」

這是松井秀喜的告別,他眼眶溼潤地說,「我生長在一個不起眼的北陸小鎮,在那裡展開了棒球生涯…。」現在,酷斯拉將踏上回家的路,回首二十年來征戰日美的職棒歲月,那一段分不清是淚水或汗水卻也感到幸福的日子。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