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藝術需要文憑嗎】黃海蒂:環境 造就人與創作

立報/本報訊 2012.12.31 00:00
【藝術需要文憑嗎】藝術創作究竟需不需要文憑?台灣藝術家時常遭遇質疑眼光、父母反對;教育體制重學科、輕藝術,這樣的求學環境,究竟是阻力或助力?本系列專訪劉哲榮、林思瑩、米奇鰻、黃海蒂4位新銳藝術家說分明。35歲的劉哲榮畢業於大葉大學造型藝術所,曾獲得2009年大墩美展大墩獎、雕塑類第一名,現為台中二十號倉庫駐村藝術家,從小父母賦予極大期望,希望他成為醫師或律師,但他卻選擇「藝術家」這條路。林思瑩的父母開明,未曾限制她的人生方向,她國小開始學畫畫,就讀復興商工美工科,一路到台南藝術大學造型藝術所,她認為藝術創作不一定要高學歷,但不否認「名校光環」能提高獲獎率,打出知名度,有助於在藝術圈生存。米奇鰻、黃海蒂同樣出身設計背景,出道7、8年。米奇鰻專心漫畫創作,黃海蒂則是繪畫。他們異口同聲表示,藝術創作不一定靠文憑,米奇鰻認為,只要天份夠強,足以闖蕩江湖。黃海蒂表示,用心體會生活,就能創作好作品。【記者許純鳳花蓮專訪】8年前從台灣藝術大學畢業的黃海蒂,在出版社當美編,無意間創造出一隻八字眉、留著爆炸頭、看起來不大開心的「朵兒小兔」玩偶,撫慰了不少上班族,初嘗爆紅滋味。從網路銷售、擺地攤、百貨設櫃、一路衝到自創品牌「海蒂朵兒」,在西門紅樓開設店舖,一年平均銷售1千隻,全盛時期達到5千隻,成績亮眼。黃海蒂認為,藝術創作就是「靠自己」,學校教育提供理論知識、技法;靈感來自生活經驗的累積。留著妹妹頭的黃海蒂,看不出來已經30歲。談起「朵兒小兔」的創作,她溫柔地笑說,原本想成為童書插畫家,大學畢業後到出版社擔任美編,以為有機會創作,沒想到卻是大量編排、重複性高的工作,日復一日,離創作的目標越來越遠。日子過得不太開心的她,偶然提起畫筆,描繪自畫像,加上長耳朵,創造了「朵兒小兔」,反映當下的心情:多愁善感,對人生感到不知所措。黃海蒂完全沒想到,「朵兒小兔」竟然大受歡迎,撫慰了同樣寂寞無助的上班族。▲黃海蒂認為從事藝術創作不一定需要文憑,倒是環境的轉換,反而影響創作,像她移居花蓮後,繪畫靈感從下意識轉變為生活體悟,作品「溫室花朵」便是講述面對風雨,自身如溫室花朵的無力感。(圖文/許純鳳)完全不會縫紉的她,透過工具書自學,縫製出一隻隻「朵兒小兔」,在網站販售,也在敦南誠品前擺攤,不到一個月,被記者發掘,報導曝光後,「朵兒小兔」一夕爆紅,單日「無名小站」瀏覽人次躍升至3萬人,訂單暴增,媒體效應冷卻後,瀏覽人次仍維持1千人左右。黃海蒂靦腆地笑說:「當時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接著為衣蝶百貨製作80隻手工娃娃當滿額禮;由於反映良好,開始在百貨設櫃。她形容設櫃是一條「不歸路」,白天趕著縫製娃娃、晚上站櫃,一天睡不到2、3個小時;3年前,她又申請西門紅樓店舖,正式開店。▲黃海蒂販售手工娃娃「朵兒小兔」(如圖),長達8年,全盛時期,一年銷售高達5000隻,不過,有感於自己花太多時間在縫製「朵兒小兔」,所以從2012年底開始慢慢減少製作手工娃娃,將重心放回繪畫創作。(圖文/許純鳳)回首8年來的藝術創業路,黃海蒂認為家庭教育的功能高於學校教育。她出身優渥,從小學習鋼琴、舞蹈、畫畫、書法才藝,她回憶,每天下課後就是到才藝班報到。小學五、六年級時,她受不了,和媽媽抗議後,媽媽要她挑一項最喜歡的才藝學習,她毫不猶疑選擇畫畫課。黃海蒂慶幸父母很開明,對她的未來不設限,唯獨大學時要求她修教育學程,以便將來當美術老師,雖然她乖乖服從,但在學程將結束之際,瞞著父母偷偷退掉,她很清楚自己的個性不喜歡面對群眾。升高中時,黃海蒂原本想考復興美工,卻因錯過考試而作罷,在爸爸的建議下,選擇離家近的明德高中,高二時轉班至美術班。考大學時,順利錄取她的「第一志願」台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當時她有意畢業後到日本留學,家庭經濟狀況也完全不成問題;沒想到,大二那一年,父母經商失敗,積欠大筆債務,連夜跑路,為了躲避債主,她帶著剛升大一的小妹在外租屋,打工維生。逆境成就好作品家庭變故促使黃海蒂的個性更加獨立堅強,也影響當時的創作,以暗色調為主,畫中人物全都面無表情,既冷酷又孤單,她將內心的不快樂,全都展現在畫作上。黃海蒂淡淡地說,這場變故讓自己變得「不再那麼單純」,她說,倘若不是發生變故,她不會認真唸書,還以為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無法體會到人生的酸甜苦辣,創作出好作品。大學畢業之際,她曾想攻讀研究所,更上層樓,由於家庭變故而選擇就業。踏入社會後,她發現「唸不唸(研究所)都沒差」,環境會造就一個人,不一定要依靠文憑。她2012年移居花蓮,認識許多原住民藝術家、木雕家,都不是科班出身,卻創作出很棒的作品,可見事在人為。從台北移居花蓮,黃海蒂的畫風有了轉變,不再可愛。黃海蒂透露,經營「海蒂朵兒」8年來,儘管業績蒸蒸日上,想收手的念頭卻一直存在,憂慮作品過於商業化,就在今年10月底,她和男友共同經營的咖啡店開張後,下定決心在2013年結束實體店鋪。她感嘆,原先創造「朵兒小兔」玩偶的用意是安慰自己,也期待客人認同該理念,然而,隨著銷售量越來越好,她發現自己不得不迎合客人,尤其是訂作的商品,有些客人要求特別多,為符合需求,原作一改再改,離創作初衷越來越遠。由於堅持「朵兒小兔」親手縫製,除了曾請媽媽幫忙之外,其餘都是自己手工完成,這些工作佔用太多繪畫創作的時間,所以自從花蓮的咖啡店開張後,她縫製「朵兒小兔」玩偶的次數越來越少,準備慢慢收攤,回歸她最喜愛的繪畫。在花蓮看見不公不義黃海蒂先前在台北,家人和前男友把她保護得很好,事業也很順遂;搬到花蓮後,接觸原住民文化和生活,才發現台灣社會有許多不公義的事,政府發展觀光產業,和原民爭地,她曾跟著去抗議。走上街頭,她開始反思自己以前是否過得太美好了?創作一幅名為「溫室花朵」的畫作。另外還一幅畫作名為「聽說他們在老三的肚子裡開個洞」,許多山兄弟為了老三的肚子裡被開了個洞而憤憤不平。黃海蒂解釋,先前曾傳出政府要在花蓮縣秀林鄉和平村進行地質鑽探作業,疑似會成為核廢料放置地點,經居民抗議才暫停,她以畫作反核,批評人類任意破壞大自然。▲「聽說他們在老三的肚子裡開個洞」,黃海蒂以畫作反核,批評人類任意破壞大自然。(圖/黃海蒂提供)學習為了別人付出黃海蒂提到,以前在台北的作品都是「下意識的」,她說不出其中涵意,現在的畫作儘管仍然可愛,卻呈現社會議題,就像「溫室花朵」、「聽說他們在老三的肚子裡開個洞」。黃海蒂有感而發,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但是從男友身上,卻看到為別人付出的努力,如同男友回到故鄉,和媽媽一起復育土地,幫助部落農民,向政府爭取經費,種植出「海稻米」,拿起攝影機拍下整個過程,製成紀錄片,將「海稻米」行銷出去。黃海蒂建議打算從事藝術創作的年輕人,堅守理念,不要輕易受到他人影響,迷失方向,因為能力都是透過經驗累積而來,一定要親自嘗試,才能知曉答案,她鼓勵年輕人勇於嘗試。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