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迷走地圖:我看國營事業虧損領高年終爭議

立報/本報訊 2012.12.31 00:00
■向紅岩景氣不佳,各行各業年終獎金恐縮水,但經濟部日前公布國營事業100年度績效獎金,若加上2個月考核獎金,預估中油員工最多可領4.6個月年終獎金,台電最多可領3.65個月,台水3.46個月、台糖3.31個月,引起民怨,咸認油電公司100年度都有虧損,何以虧得愈多,年終領得愈多。

對此,監察院今年9月亦曾就台電經營管理不彰,糾正行政院、經濟部、國營會和台電。監院糾正案文指出,台電98至100年分別虧損13億元、181億元及432億元,但台電卻以所謂「政策因素申算機制」來調整盈餘,3年的「影響盈餘政策因素」分別達580億元、703億元、1,049億元,以此說明營餘虧損乃政策因素造成。行政院對外亦同樣聲稱,兩家國營事虧損並非員工努力不夠,而是因為台電與中油在民國100年肩負凍漲與緩漲的政策任務所致,苛扣員工獎金不甚合理。

誠如行政院所言,國營企業的剩餘價值與民間私人企業不同,雖有壟斷優勢,但亦須承擔政策性任務,故其經營性質不完全符合資本主義企業追求利潤最大化的原則。然,社會上對國營企業的評價卻往往只呈現出兩種片面性,一是在原油價格高漲時,要求其背離資本主義規律,不准漲價以免影響民生物價;二是在其虧損時,又怒斥虧損不應轉嫁民眾平均分攤。是以,在不同政策介入時期的國企工人,雖然投入的勞動力相同,但所創造的剩餘價值增減,確實不易清楚估算。

儘管如此,國營事業績效獎金核發標準既是由「審議委員會議」20名專家學者共同決定,國營會也依程序處理,即表示國營企業員工的績效與獎金連動機制應已設立標準,換言之,由此切入檢討其剩餘價值分配之合理性應不困難,重點在於是否願將公式及數據公開。

再者,除應詳查導致國企虧損的確實因素外,亦應就績效獎金考核發放的基礎是否合理加以檢視。例如台電的績效獎利制度係以鼓勵員工賣電為基礎,賣越多電,獎金越高,如此以售電為導向的獎勵制度不僅與節能政策相悖,更不利台電推出引導國內產業往節能節電方向轉型的辦法措施。又如台糖,從2008年開始,賣掉中科園區用地,賺了138億,當年績效加考核獎金,就領了4.1個月;2009年也靠著嘉義大埔美工業園區用地被徵收,以及糖價上漲,賺了快62億,員工也領了2.75個月獎金;2010年又靠土地被徵收,以及糖價上漲,大賺111億,年終獎金也發了4.5個月;去年又靠著賣土地,賺了43億,年終獎金也發了快3.5個月。如此賤賣國產卻變相成為員工績效的來源,縱有盈餘,恐亦難說服民眾認同國企工人功在社稷,理應多得。(自由撰稿人)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