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羅崑泉 卓永財 吃苦當吃補再造優勢 黑手出頭天

中時電子報/策畫/謝錦芳、林上祚,執筆/林上祚 2012.12.31 00:00
  MIT上銀科技與喬山健康兩家公司負責人,頂著大學學歷,毅然拋下公家機關金飯碗,捲起袖子當起黑手老闆,為MIT留下最佳註解。   當二兆雙星失敗,科技新貴光環褪盡,台灣必須重頭尋找競爭優勢時,過去「黑手起家、拎著一個皮箱走天下」的中小企業精神,再度成為焦點。位在台中的上銀科技與喬山健康,前者是全球第三大滾珠螺桿製造商,後者是全球第三大健身器材品牌廠商,兩家公司負責人頂著大學學歷,毅然拋下公家機關金飯碗,捲起袖子當起黑手老闆,為MIT留下最佳註解。   喬山健康董事長羅崑泉年輕時當過三年小學老師,六○年代帶著四個弟弟北上唸輔大,「我從報紙分類廣告,找到『電器行徵學徒』工作,要二弟去應徵,一個禮拜內學會日光燈組裝,在物資缺乏的年代,兄弟們騎著三輪車,沿街叫賣日光燈、電鍋。」羅崑泉說,「我是被逼上梁山,一定得這麼作,不然一群弟弟怎麼活下去?」 拋下金飯碗 創業帶頭衝   一九七五年羅崑泉再度放棄財政部海關工作創業,儘管什麼都不會做,但他拿著美國工商通訊錄,一家一家寄信,上面寫著「I can do everything for you」,半年後,終於有一家公司回信,「一公斤十五美元的啞鈴,願不願意做?」   當時,羅崑泉連啞鈴是什麼都不知道,他問了幾位台中當地鐵工廠的翻砂師父,憑著二年海關經驗,精算出焦炭等材料進口成本,推斷一定有利可圖,拿到人生第一張二百美元訂單。草創期間一切克難,翻砂用的沖天爐,用二根柱子吊著,啞鈴鑄鐵浸入漆桶後,就吊在竹竿上晾乾。羅崑泉在師專與輔大的同學,畢業後不是當老師,就是進銀行、外貿公司,「台中師範同一屆,雖出了一個寶成總裁蔡其瑞,但當黑手的只有我一人」,羅崑泉說。   淡江會計系畢業,曾任交通銀行主祕的卓永財,四十多歲才轉換跑道當黑手,一九八二年第二次能源危機,引發企業倒閉潮,在時任交銀董事長賈新葆的指示下,跳下火坑參與三星五金債務重整。   「銀行團當時第一筆紓困融資在農曆年前撥下,當天是父親過世百日,我回新竹上香後,匆匆地趕赴台南發薪水給員工。」儘管三星被救了起來,但眼前還有好幾家瀕臨倒閉企業,等著卓永財跳火坑,「有功無賞、有過要賠,正常的企業經營就已這麼累,人生何必這麼辛苦。」他離開交銀創立企管顧問公司,一九八七年台中一家生產滾珠螺桿的何豐精密發生財務危機,卓永財認為機不可失,投資五千萬元入主,成為今日上銀精密的前身。 擁關鍵技術 韓難望項背   卓永財說,歐洲的精密機械發展一百多年,台灣落後人家幾十年,唯有加快腳步全球布局,取得關鍵技術,才能迎頭趕上,上銀成立隔年,就在美國成立分公司。一九九三年,德國一家擁有四十年歷史的滾珠螺桿廠Holzer倒閉,有人問他有沒有興趣接手,他嗅到了商機。但Holzer破產管理人特助,卻不讓他進工廠,「台灣怎麼可能來買公司,還不是來偷技術。」他衝著這句話,硬是把它買了下來,七年後,上銀又向主要客戶韓國三星買下俄羅斯研發實驗室,上銀今日在滾珠螺桿的技術,韓國廠仍難望其項背。   喬山從代工到品牌,也經歷過二次轉型,三十年前,大陸業者開始生產啞鈴,客戶要喬山半年內調整產品線,「喬山把當時全球知名跑步健身車,拆開來研究,依樣畫葫蘆地設計一套產品,客人看了很滿意,代工的生意又做了十五年」。 「接技」有一套 品牌響叮噹   一九九六年美國客戶Trek Fitness面臨財務危機,羅崑泉用十萬美元接手,開啟了喬山的品牌之路。喬山充分授權美籍經理人,由美國研發團隊負責產品設計,台灣總公司負責製程的提升,喬山在上海雖有設廠,但高階商用機種仍由台灣總部生產,「就像東勢農民,拿日本水梨的枝,架接在土產梨樹上,喬山成功之道就是接枝原理」。   上銀台中總部一樓,展示著上銀研發的機械人手臂,卓永財以「十年鑄一劍」,形容上銀在技術上的布局。上銀目前有上百個研究計畫同步進行,除了跟國內卅所大學合作外,還與英、德、法、瑞士等國研究單位,進行產學合作,「上銀目前與台大實驗室,共同研究人類手部運動,要靠這個技術賺錢,雖然還要等廿年,但為了長遠競爭力,現在就得布局。」他說,「這樣的長期技術布局,台灣很少企業願意做,只肯抄短線,看到別家公司賺錢,以為要抄襲很容易,但這種爆發的機會是輪不到台灣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