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華府看天下-金溥聰的不可能任務

中時電子報/傅建中 2012.12.28 00:00
  新任駐美代表金溥聰的父親是滿人,母親是漢人,照中國的宗法規律,金代表還是滿族。我國在一八七八年開始派駐使節常駐華府,首任駐美公使陳蘭彬,副使容閎(中國留美學生始祖),到清室覆亡,一共經歷了十任駐美公使,但十人中只有一人是滿人,那是一八九三到九六年的公使楊儒(一八九七年後任駐俄、奧、荷公使),為漢軍正紅旗遼寧鐵嶺人,距今已有一百一十六年之久,想不到中華民國成立一百年之後,居然派遣了一位滿人駐節華府,這不等於大清王朝復辟嗎?溥儀辦不到的事,溥聰不費吹灰之力做到了,金小刀的厲害,於此可見。   一九五六年出生的金溥聰,和他的幾位前任相比,如一九三九年的程建人、一九四九的李大維和一九四二的袁健生,年輕多了,不過他也年逾半百,朝耳順之年邁進了,對照不滿四十八歲就當上駐美代表的錢復,算是春秋高了,好在他是運動健將,精力過人,到任後,不眠不休的立即展開工作,時間尚短,看不出成績,可是金出手不凡。   舉例說吧,他的蒞任酒會是在和白宮只有咫尺之遙的大都會俱樂部舉行的,這是歷任代表所不曾有的大手筆。大都會俱樂部是華府權力菁英的重鎮、早年只有正牌白人(WASP)才能加入的社交組織,婦女、黑人和猶太人均在排斥之列。二○○六年三月馬英九以台北市長及國民黨主席的身分訪問華府,美國副國務卿佐立克和馬見面會談,即是在這家俱樂部;這次的會見對馬兩年後的勝選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也是扁政府覆亡的徵兆。   金溥聰在大都會俱樂部舉行到任酒會,頗有任內要複製馬英九昔日席捲華府的雄風,不管能否如願,有此雄心,總是勇氣可嘉。雖說金溥聰新官上任,卻已遇到相當大的挑戰,那就是如何說服美國政府公開支持馬英九的「東海和平倡議」。   馬針對釣魚台的爭端提出他的解決之道,已經四個多月,還花了大錢在《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登了全頁廣告宣傳,可是效果幾乎等於零,到目前為止,沒有看到美國媒體上有任何評論,美國官方對這個提議也是三緘其口,連最近訪問台北的前亞太助卿希爾都拒絕評論,這樣使馬非常沒面子,情急之下,只好派外交老將陳錫蕃到華府CSIS智庫遊說,繼之以淡江大學的美國專家陳一新去卡內基智庫兜售;可是叔姪二人均無功而返,隨行的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宋燕輝說得好,「台灣要美國對東海和平倡議明確表態的作法有待商榷…馬政府應謹慎應對,不宜操之過急」,他不是說「呷緊弄破碗」嗎?(見中時十二月十六日〈東海和平倡議的下一步〉一文)。   「東海和平倡議」既是馬的最愛,金溥聰當然要把它列為和美方交涉的首要任務之一,並指示代表處官員撰寫說帖供美方參考,自己也試圖說動美方支持,但顯然已經碰壁,所以中央社華府十九日的電訊引述他的話說:對於「東海和平倡議」,「就個人瞭解,美國行政部門謹慎看待這件事情,不適合做太多表示,與行政部門接觸,並未深入討論這個議題」。這段話當然是外交辭令,所謂「不適合做太多表示」,就是美國拒絕對馬的倡議表態,對方關了門,自是無從「深入討論這個議題」。儘管金溥聰只是輕描淡寫,仍不難感受他的挫折感。希望馬英九不要重蹈陳水扁的覆輒,給金溥聰像阿扁給吳釗燮的mission impossible一樣。   馬英九是個死要面子的人,由於「東海和平倡議」在美中日三方是個打不響的空包彈,面子失盡,於是轉移目標,三天兩頭由台灣官媒報導歐盟如何如何支持他的倡議,照美國人的說法,這根本是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搞錯了對象),須知在釣魚台這個議題上,只有美中日說了算。無論從影響力還是地緣政治的角度,歐盟都是鞭長莫及的。   金溥聰既然是馬的愛將,就該愛之,不應害之,以金的聰明才智,假以時日,是能做出成績的,讓我們且拭目以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