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島南手記》折翼的燕子

自由時報/ 2012.12.28 00:00
距離喊出「有夢最美」的年代,已經走過一個世代,即使用不那麼悲觀的心情思索未來,年輕人望著持續攀升的失業率,內心不免吶喊著「夢在哪裡?」

假如失去做夢的勇氣,人性會變得現實,社會更趨功利,政府的責任不在幫年輕人逐夢,是在幫年輕人製造做夢的機會。

最近又有紅頂商人為政府恍神的施政辯護,自語著企業只要賺錢,四十K、六十K不是問題。

當就業機會轉移到台灣以外的國家,工作少,搶的人就多,企業家戴著偽善面具登場,以高傲的姿態施捨出只比基本薪資高出四千元的薪水,完全不掩飾對二十二K的勞動者,根本就是職場失敗者的鄙視。

工廠外移的企業是雙重大贏家,整廠輸出海外先賺一大筆薪資落差,留在台灣的少量工作又可以壓低薪資,卻又經常把跟留台灣放在嘴上,這不就是偽善?

除了少數自行車廠、輪胎廠鮭魚真的返鄉,回到台南科技工業區、斗六工業區設廠,多數返鄉鮭魚都是受不了中國連番調漲工資,黯然回到台灣,住進企業加護病房的假鮭魚。

屏南地區也有工業區,區內工廠稀稀落落,除了務農就是觀光服務業,在幾家恆春半島飯店群任職過的人都明白觀光業薪資很低,同樣的工作,在屏東20K,在高雄可能有25K。

屏東縣找不出明星產業,創造不出品牌價值的產業群聚,或許才是年輕人高學歷低就業的原因。縣府真的要多用心為年輕人創造做夢的舞台,否則,燕子尚未飛到南邊便已折翼。(吳明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