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精油與肌膚》愛與死,瓦伊達電影的男色

立報/本報訊 2012.12.27 00:00
《精油與肌膚》(聯影/聯贏)■李幼鸚鵡鵪鶉金·維多導演的電影《戰爭與和平》中,奧黛麗赫本扮演的娜塔夏走進房間,站在鏡子前。Vittorio Gassman扮演的花花公子隨後進來。娜塔夏已經在房中鏡前,這男人從進門到身影也進入鏡中彷彿是進入娜塔夏的生命中,甚至大sex的暗喻(進入女孩的身體)。鏡子裡映照出的虛像,更巧妙預示了這段戀情宛如鏡花水月。後來花花公子果然始亂終棄,沒能天長地久。阿根廷導演蘇比耶拉(Eliseo Subiela)的《精油與肌膚》(No mires para abajo)裡,美美的男孩艾洛伊(Leandro Stivelman飾)夜裡夢遊,從屋頂天台跌落鄰家天窗,掉在美美的女孩艾薇拉(Antonella Costa飾)的床上,開展出兩人一次又一次的性愛交歡。男孩夢遊,肇因於過度思念亡父。他兼差是藏身巨大水餃模型裡充當「水餃人」的廣告,正職是在墓園工作。本片的多種性愛姿勢,搬演了東方異國情調。墓園與父逝,結合了「愛與死」;畫面唯美,俊男美女與美景遊走在「美與死」之間。巴斯特·基頓電影的海報,或許跟踩高蹺呼應特技奇趣。電影開場引述法國詩人布列東(André Breton)的詩:「每當社會將生命貶得一文不值,我們就得透過愛神去看世界。當時機成熟,愛神會讓生與死從傾向死亡恢復平衡。」不但夢遊,還穿插超現實。男主角由天窗跌落女主角床上,是生活與sex雙重「進入」。收場時,女主角離開阿根廷,要去西班牙,男主角打算同往。艾薇拉勸阻,說:「其實我並沒有離開,而你也沒有留下。」超現實使得虛實交錯,真幻無界。片中,男女主角的青春肉體三不五時大量全裸放送,男主角亮出陰莖只是驚鴻一瞥,篇幅用在女體。相形之下,波蘭導演瓦伊達(Andrzej Wajda)的電影幾乎每部男演員都非裸不可,從早期袒胸露乳到後期陰毛陰莖此起彼落,還真讓我大吃一驚。這回,我看了一兩部他的電影還唯恐是自己一廂情願、過度解讀,一路看下去,才發現幾乎每部都有裸男。電影學者吳俊輝也有同樣的疑惑,台灣觀眾從來都不清楚瓦伊達是否結婚以及家庭狀況。電影學者鄭立明認為瓦伊達的電影確實很「同志」,但指的是社會運動或革命夥伴的同志,而非男同性戀。我可以接受他的解讀,且看《大力士的迷惘》(Samson)裡的男主角寧可被納粹逮捕也要跟集中營裡的猶太族群同進,不但辜負了先後掩護他、營救他的兩位女孩,而且害得她倆可能不得好死。導演在族群整體上或是男男哥兒們情誼上用力著墨,跟「英雄氣短、兒女情長」背道而馳。早在1957年的《地下水道》(Kanal)與1959年的《灰燼與鑽石》(Popol i diament)就讓男演員裸胸,甚至撕扯拉開上衣。1960年代後期以來香港導演張徹電影先後讓男演員王羽、狄龍、姜大衛、傅聲頻頻撕扯上衣露胸秀男性奶頭、肚臍,莫非瓦伊達正是祖師爺?《灰燼與鑽石》既穿插一位17歲美少男,又讓無辜被錯殺的青年被揭開裹屍布呈現裸身。《大力士的迷惘》則由女孩掀起被單偷看沉睡男主角的裸身。《樺木林》裡藉著為英年早逝的男孩清洗身體而奉上正面全裸鏡頭。年輕俊帥的男演員Andrzej Seweryn在《酷刑》(Bez znieczulenia)與《樂隊指揮》(Dyrygent)裡都正面全裸瀟灑亮相。《戀愛編年史》裡的男主角美少年露了陰莖;《甜蜜衝擊》的男主角(Pawel Szajda扮演的少男Bogus)的游泳褲短小窄緊得讓陰莖呼之欲出。甚至連76歲高齡的英國男演員約翰吉爾格德(John Gielgud)在《樂隊指揮》中都有全裸畫面!1988年法國出品,法語拍攝的《附魔者》(Les Possedes),瓦伊達掌舵,多位法國名伶共同主演,其中兩男格外年輕俊美。一是1982年以《邀請旅程》享譽、往後演過《韓波》樓杭馬萊(Laurent Malet);一是後來主演過雷奈電影《法國香頌DiDaDi》與《就是不親嘴》的朗白威勒松(朗白威勒松飾)裡帽大衣華麗出場。他遇到基里洛夫(樓杭馬萊飾),問對方可有運動?因為對方愛生命。尼可拉表示,「既然愛生命,為何要自殺?」基里洛夫回應:「生命是一回事,死亡是另一回事。生命是存在;死亡卻不存在。」尼可拉問何點燃蠟燭?對方說是為了討好房東。尼可拉惱恨:「這次點蠟燭,下次就信神。」基里洛夫說跟對方站同一邊,並熄滅燭火。對白有趣,因為取材杜思妥也夫斯基的小說。情節好玩,基里洛夫認為「連猴子都懂的,人類卻不懂。人不好,是因為人不知道自己好。」尼可拉知書達理,其實是個花花公子,到處拈花惹草,別人的妻子(伊莎貝雨蓓飾)竟懷了他的孩子!法國的巴提斯·薛侯主演過瓦伊達的電影《丹頓事件》。薛侯與英國的約翰吉爾格德都是男同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