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財源滾滾 開工 走春

歡聚在甲飽之家

yam蕃薯藤新聞/成蹊。大狗 2012.12.25 00:00
阿莫蝸牛來自於一個有七個孩子的跨國家庭。父親來自廣東,母親是越南人。在越南出生,六歲來到台灣,在多元文化的大家庭中長大,阿莫對於家人之間的相處以及家庭的概念有自己獨特的見解。他說,我們現在可能認為一個屋簷底下只有一個家庭,但是古代的三合院裡,一個屋簷底下可能有三四個家庭,其間各個家庭的成員之間可以交流互動,彼此之間可能沒有血緣關係,但是這也是一種家庭的形式。阿莫說,家庭的形成,依據的不是成員之間居住距離的遠近,而是成員之間的緊密活動。 阿莫的男友Albert是工程師。兩個人身上分別有著工程師的理性與藝術家的感性,相處起來也有很多需要相互配合的地方。相對於阿莫家庭的熱鬧,喜好節慶,Albert的家庭氣氛比較單純,也不太過節日,但是他們也有共同的喜好。他們會一起出國,去日本看演唱會,一起出遊。阿莫也說,Albert的興趣讓他接觸到很多不一樣的事物,例如流行音樂 (他以前通常聽古典音樂)。其他像是吃東西的口味,喝酒的習慣等等,彼此也會相互影響。Albert閱讀的習慣也影響了阿莫,讓他開始接觸漫畫,特別是恐怖漫畫,例如伊藤潤二。 阿莫的感情觀很單純:他認為,兩個人在一起或分手都應該依據理性以及討論的空間。他也不排斥開放式關係,只要他跟他的男友討論過,雙方同意。但是,他認為三個人的關係必須要是對等的,才能維持均衡。阿莫說,他認識有些實踐三人關係的朋友,後來因為無法處理三人之間複雜的互動以及相處,又回到兩人關係之中。他覺得很慶幸他跟男友Albert都是可以理性溝通的人,所以他們可以經由討論分析,適時處理許多發生的狀況。阿莫認為,多角關係中的成員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其他成員的存在,但是開誠佈公,勇於面對的態度是非常必要的。 「很多事情要發生了你才會知道到底是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個樣子」他說。 對於阿莫來說,家庭是一個多元流動的概念,他對感情也抱持開放性的想像。 由於現行法規的限制,目前同志伴侶無法領養小孩,所以阿莫認為,同性婚姻的意義在於制約,也可以說是一種保障。但是這種保障也取決於國家機器是否開放保障同性之間的關係。阿莫認為同性婚姻是一種基本權利,應該受到法律保障,但是個人要不要進入這個保障,是個人的選擇。多元家庭對阿莫來說是一個長久以來的現象,是一個要被理解的事情,而不是一種所謂的「趨勢」。 「「就像同性戀也是從古代就存在的。有人說同性戀是趨勢你認同嗎? 一定不認同啊。」「現在的社會越來越複雜,家庭狀況也越來越複雜,對於多元家庭的狀況我們只能認知與看見,而不是用一種“趨勢”去理解它。他是隨著社會一起演進出來的,只不過法律沒有認識到而已。當社會演化到一個程度,這些結構就一個一個冒出來了。」阿莫這樣下了定義。 v阿莫聊到他今年大四的乾兒子。他是Albert弟媳的堂弟,當初因為Albert的弟弟結婚而結識,後來他考上台北的學校,自然而然的就成為阿莫與男友的乾兒子了。阿莫說,有一個乾兒子讓他的生活多了很多不一樣的想法。阿莫目前沒有領養小孩的想法。他對於未來身後之是沒有太多細節的想法,也許是他跟男友都沒有太多身外之物,所以對未來抱持著「到時候怎麼辦就怎麼辦」的想法。 男友Albert不喜歡出風頭,所以即使阿莫有過公開結婚的念頭,也因為男友無法配合而作罷。兩人在一起七年,很多事情走過來,也已經不那麼講究了。然而,阿莫對於感情與家庭,還是有自己堅持的部分。 「擁有一個家跟擁有一段感情一樣,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你確定你要嗎? 還是那只是一個憧憬? 我們面對自己想要的東西的時候,你一定要想清楚,你要的東西是甚麼。你要這個感覺,這個關係,還是這個氛圍? 我覺得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有的人三個月換一個伴侶,有人十年談一段感情,可是你能說三個月的不是感情嗎? 我覺得不能這樣講。可是,除非你很清楚你要的感情就是這樣子的結構,你喜歡的就是這樣的人,你才能夠很明白的告訴人家說,我要的就是這個。」 「回到家的概念也是一樣。你面對家的時候你要的是穩定的感覺嗎? 你要的是回到家有人守候的感覺嗎? 可是你同時間能不能容忍兩個人長時間相處所面對的磨合或是磨擦的問題。所以我說你一定要想清楚你要的東西是甚麼,再去追求你要的東西。」 對於同性婚姻或伴侶法的通過,阿莫相當樂觀,但是他更在意的是整個大環境的問題。他說,如果同性婚姻合法了,但是將來台灣被中國統一,那這樣的法律能繼續存在嗎? 阿莫說,因為他在共產國家長大,他媽媽那一輩的人親身經歷過政治上動盪不安的環境,眼看越南從富裕安定的國家整個沒落下來。由於自身的成長背景,他對於共產黨的統治有很大的不信任。阿莫對於大環境無法樂觀,也看到很多人只能嘗試在享樂之中忘記政治上潛在的危險。阿莫說,有些人想要「活在當下」,但是對他來說,「活在當下」沒那麼容易。你必須要去想像未來,要知道你走過甚麼樣的路,才能活在當下。不是醉生夢死,不去管將來發生的事,那是不一樣的。 阿莫幾乎每年都會固定安排攝影展,通常都是剛好外界有邀請展出的機會。他希望未來能夠將作品拍得更完整,做一些調整之後再展出。每次跟他的攝影老師討論,都有新的想法。對阿莫來說,攝影不只是按下快門的瞬間而已。他說,攝影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語彙。他覺得拍裸男不是意在拍攝青春美麗的肉體,而是要找到自己的東西。他也不限制自己一定要拍攝帥氣或身材好的男模。前幾年阿莫一直在拍攝以殘障者的身體為主題的照片,告訴大家一些身體的可能性。由於需要克服對於裸體的心理障礙,所以這個計畫進行的很慢,但他一直希望可以完成這個計畫。完成之後也希望可以展出。 阿莫希望在公開空間,而不是專屬同志的空間來展出他的照片。在前幾年的「彩虹對抗攝影展」時,有一場是在板橋火車站這個人來人往的空間展出。阿莫看見許多人看著有爭議性或故事的照片而有意見的交流,他認為這是很有意義的。雖然有人支持有人反對,但是他認為這些對話都是健康的。回到他在性愛這個主題上的攝影,阿莫希望讓更多人看見他的照片時,看見的是愛與情感的交流,而阿莫會持續以創作來回應來自於社群內外的期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