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柯P LINE RADWIMPS

一桌二椅 莎妹4導PK劇場

民生@報/陳小凌 2012.12.25 00:00
圖說:魏瑛娟的「沒事」,劇中兩朵可愛的蘑菇爭搶電話。陳小凌/攝影。

【文/陳小凌】蘑菇並非如想像般全然沉默;相反地,蘑菇飽含豐厚的戲劇張力。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歲末聯演「一桌二椅X4」,導演魏瑛娟的「沒事」,劇中兩朵童話般可愛的蘑菇,搶電話等待前衛音樂家約翰凱吉的來電。沒有繁複的舞台元素,回歸極簡的劇場條件,只有一桌二椅,以逗趣方式諷刺現代人面對資訊暴力的無奈,卻充滿喜感和笑意。

在一桌二椅的遊戲規則下,劇團4位駐團導演魏瑛娟、王嘉明、徐堰鈴和Baboo將各自以不同主題形式,探問劇場本質。

魏瑛娟的「沒事」是為紀念前衛音樂家約翰凱吉(John Cage)百歲冥誕,12月中剛參加在北京蓬蒿劇場登場的「旅程藝術節」,廣受佳評。魏瑛娟說,自己以音樂與蘑菇的關係切入發想,約翰凱吉生前是一名傳奇自學生菌學家,他以極大狂熱採集、研究、分類、食用各種蘑菇,關於蘑菇與音樂的關係,約翰凱吉深入探討,留下許多重要筆記。適逢他百歲冥誕,許多關於蘑菇與音樂的論述再度被熱烈討論。

王嘉明藉由《笑場》摸索演員在嚴肅與輕鬆、悲劇與鬧劇、哭與笑被語言界定之前的心理和生理狀態。王嘉明表示,偶爾在看戲或是排練過程會發生演員「笑場」。這一件行為,有時讓人很生氣,認為這演員太不專業;但有時會讓沉悶的排練或是演出,增添了活潑的生氣。在「笑場」的那一剎那,或說那一岔出去的瞬間,整個空間、人跟人的關係、演員自己的生理/心理等,到底發生了麼化學變化?王嘉明說,深入探究,「笑場」不再只是一個帶有道德指責的劇場術語,而是一個關於劇場和人生的哲學命題。

徐堰鈴的《別》描繪人生中「不得不離開的情狀」。作品透過動作、文字與音樂的共同發展,組合不同人物,故事和情境,承載了離別的畫面和狀態。作品將以舞蹈方式,訴說人們嚮往結合的情感,徐堰鈴形容,人始終無法真正休憩,孤單移動在這個世界上,「家」騰空漂浮,你老遙想一片土,尋找好比人生旅途在冰雪風景,拾起一件落在路上的皮大衣。你注視許久。

Baboo的《檢場》以傳統回應傳統,論述革命與唱戲的關係。Baboo說,革命與登台唱戲一樣,都需要表演者的投入,也需要觀眾的回應;但革命的激情,是否讓人蒙蔽了辯證真假虛實的清醒雙眼,一如入戲太深的演員?他找來京劇武生戴立吾演出,延伸傳統戲曲中檢場人的功能,讓檢場人走入戲中,時而凝視劇中人演戲,旁白敘事,時而化身劇中角色,唱念做打,在出戲與入戲之間,夾敘夾演老戲《挑滑車》的段子。傳統戲曲的程式,於此被重新拆解組合。

四位編導首度聯袂登台,沒有同台較勁的意味,倒多了分歲末年終團聚的聯歡氣氛。「一桌二椅X4」將於12月28日至30日在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廳演出,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或洽莎妹劇團02-23010950。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