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教育撐腰 波蘭經濟表現不俗

立報/本報訊 2012.12.24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外國公司蜂湧來此投資,其資產負債表的表現,羨煞歐洲其他國家。這裡的頂尖大學畢業生,更是業界搶用的人才。據《哈芬登郵報》報導,這是波蘭目前的榮景。當鄰國紛紛因全球金融危機而受到打擊時,波蘭正整裝待發,欲成為歐洲下一個經濟強國。奇異公司(GE)高階人士表示,該公司對於在波蘭設置全球設計中心的計畫從未後悔過。「2000年剛在波蘭落腳時,我們只有11名工程師。」GE華沙分公司人資處長扎魯卡(Kinga Zalucka)表示:「現在,我們有1,300名工程師,我想我們做了正確選擇。」觀察家表示,波蘭之所以有今日的經濟成就,不單是因為勞工薪資低於鄰國,也不只是因為波蘭並未加入搖搖欲墜的歐元區。他們指出,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波蘭政府10多年來努力提升國內中等和高等教育品質。閱讀評鑑勝歐美早在1999年,波蘭政府就播下進步的種子,要求所有學生中等教育多增加1年的語言進修課程,然後再選擇繼續求學或出社會工作。到了2003年,波蘭已在國際學生評量的閱讀項目上勝過美國和大多數歐洲國家。「為了要訓練適應度,以及在未來勞動市場上維持競爭力,學生需要更多通識教育,包括數學等科目。」世界銀行資深教育專家安霍德(Nina Arnhold)解釋波蘭的策略:「這真的造成很大的不同。」1990年代開始,波蘭的大學註冊率增加5倍,私立大學註冊率占總人數25%。據歐盟統計局(Eurostat)指出,2001年起,擁有大學文憑的波蘭年輕人(25至34歲)從15%增加為37.4%。這些改革幫助波蘭在科技人才培育的全球競賽中奪得優勢。在一項由顧問公司麥肯錫進行的調查中,受訪的人資主任們表示,比起中國和印度同儕,波蘭的年輕人對於在多國籍的環境中工作的準備度較高。「這是一個現代化,有機的體制。」安霍德表示:「波蘭政府做了許多正確的決定。」目前,波蘭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因應各種即將發生的問題,而又能保持優勢。1980年代開始,波蘭出生率急速下降。目前波蘭失業率將近13%,許多外國投資者仍舊抱怨官僚體系的腐敗。波茲南的亞當密茲凱維奇大學(Adam Mickiewicz University)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克維克(Marek Kwiek)表示,官員非常在意經濟合作發展組織2007年對波蘭的評鑑。該報告指出,波蘭大學還沒準備好要讓畢業生進入就業市場,也沒有對現存工作者進行再訓練的計畫。加強與產業連結「現在,產業界與大學間的連結非常緊密。」他表示,並舉出波茲南和克拉克夫(Kraków)等城市中,資訊科技產業的快速成長為例。「然而在人文、藝術領域仍有許多進步空間;各大學的人文藝術學系所提供的課程仍舊與就業市場脫節。」有人認為,各大學應有更多作為。吸引外國投資是一回事,但發展國內產業和發展能在全球銷售的波蘭品牌又是一回事。「各大學應跟產業界有更緊密的連結;也應該要推動更多以專案和團隊合作為重心的課程。」克拉克夫創投公司「創新之巢」(Innovation Nest)合夥人維蘭(Piotr Wilam)表示。從許多層面上來看,克拉克夫是波蘭未來榮光的縮影。外國雇主表示,他們很滿意波蘭大學畢業生的品質,普遍具備了深厚數學底子和基礎程式能力。谷歌、摩托羅拉和IBM等公司都在克拉克夫設置了研發實驗室。最近,這些外國公司開始在波蘭本地的新公司搶人才。但維蘭也表示,波蘭中學和大學需要向外尋找教學靈感。這表示教師要減少站在講台上滔滔不絕的時間,改造課程,引進更多具有實務經驗的教授。30歲的克拉克夫軟體創業家納德查恩斯基(Piotr Nedzynski)表示:「在波蘭,當老師提出一個問題時,學生們往往鴉雀無聲。」他也說,自己雖然畢業於克拉克夫首屈一指的波蘭礦業冶金學院(AGH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但要到了他到丹麥留學時,才學到何謂批判思考和實用創新。「許多年來,老師們一直教同一份教材,與實際製程並沒有太多關係。」他表示:「他們到底有沒有和第一線人員談過?」部分大學官員表示,他們已開始在修正這個問題,並努力推動新的高等教育法,強迫教師著重學習目標,不要再天馬行空上課。馬尼雅(Andrzej Mania)表示:「大學創造出一批不知道如何和同事合作的人。」他是克拉克夫亞捷隆大學(Jagiellonian University)教學事務副主任。他表示,資深教授可能有所抗拒。但亞捷隆大學則抱持長期革命的看法,全力在30和40歲世代的教授間推動改革。「改變勢在必行,而我們正在改變。」馬尼雅表示:「我們正在改變體制,用全然不同的方式來定義教育。」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