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陸資投資高雄港,陳菊進退兩難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2.12.24 00:00
12月19日,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通過港商政龍投資公司參股陽明海運持有的高明貨櫃碼頭,政龍將持股三成,約合台幣40.5億。由於政龍投資公司是中遠集團、中國海運、中國招商局的合資公司,此案不但是開放陸資以來的最大金額,同時也是陸資投資公共建設的首宗個案。

民進黨立院黨團立即表達憂慮態度。書記長蔡其昌表示:「不應只純就商業角度看待,政府審查應多一分謹慎,才能確保國家利益和安危」。幹事長潘孟安更直接表達反對立場:「就算投資內容和項目無涉國安,也應迴避港口、機場等特殊公共建設」。

但高明碼頭所在地的高雄市,議員卻不分藍綠表示歡迎。國民黨書記長黃柏霖反對國安掛帥:「若只用國安問題來阻斷全球化的區域整合,只會一味關閉,台灣就會被世界邊緣化與遺忘」。與蔡英文台大法律系同班的民進黨高雄市議員康裕成,則坦白說出民進黨的無奈:「陸資投資台灣公共建設,當然有助於台灣經濟發展,但在歡迎之際,又有國安疑慮,這就是台灣面臨的窘境」。

陸資投資高雄港,民進黨矛盾檯面化

高雄市議員不分藍綠、歡迎陸資投資高明貨櫃碼頭,反映出高雄在地人對「重振高雄港」的殷切期待,相信不管是前高雄市長謝長廷、或是將爭取2014年連任的現任市長陳菊,對於高雄港在近十年來的持續沒落,必定感觸良多。

問題是,陳菊市長以高雄經濟優先、歡迎陸資投資高雄港的態度,卻將衝擊到民進黨團的國安掛帥主張。畢竟早在今年10月15日,民進黨團就曾提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要求增訂陸資來台投資規範,以「確保國安、穩健開放」為政策指導方針。其中包括:陸資金額超過5億台幣就要舉行公聽會,針對不同產業訂定限制條件,禁止陸資投資重要公共建設,禁止陸資投資經濟上獨佔、寡佔或壟斷、或涉及政治、電信、媒體等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相關行業。

大陸中遠等三大集團投資高明貨櫃碼頭,無疑將觸及民進黨團「禁止陸資投資重要公共建設」的國安掛帥主張,即使陸資並非獨資,只是部分持股,恐怕也將備受爭議。為了重申國安掛帥立場,民進黨甚至有立委不分青紅皂白指出「高明貨櫃碼頭離左營軍港不遠,國家安全堪慮」,但高明碼頭分明在小港第二港口航道附近,與左營軍港頗有距離,顯然與國家安全扯不上關係。

十年政策錯誤,高雄港節節敗退

坦白說,陳菊市長和高雄市議員不分藍綠歡迎陸資投資高雄港,實在是因為他們再也不忍讓高雄港繼續沒落下去。民進黨團身處自己常嘲弄的天龍國台北,卻對高雄港近十年來的每下愈況處境,完全不求甚解,只會一味訴諸千篇一律的國安掛帥,卻不深入了解當地現狀。民進黨團如果繼續這樣自以為是,介於中央與地方的政策認知落差,未來必將持續不斷發生。

畢竟,直到2000年,高雄港還是排名全球第四的著名大港,當時高雄港的總貨櫃裝卸量是7425萬TEU(20呎標準貨櫃縮寫),排名全球第一是香港18098萬TEU,第二是新加坡17087萬TEU,第三是韓國釜山7540萬TEU,高雄與釜山不分上下,幾乎並列全球第三。

但好景不常,隨著中國大陸經濟的迅猛崛起,高雄港在亞洲鄰近港口的激烈競爭下,全球排名不斷下降。儘管從1995年起,從李登輝到陳水扁主政,都極力推動發展高雄港成為亞太海運中心和海運轉運中心,但在四大因素交叉影響下,高雄港卻一再錯失良機,導致全球競爭力持續下滑:

一、兩岸直到2008年才簽署海上客貨直接運輸協議,高雄港完全錯失中國大陸經濟崛起、進出口貨物迅猛增長的關鍵10年。

二、兩岸尚未直航期間,中國大陸港口相繼崛起,陸續取代高雄港功能。

三、高雄港自從2000年完成第五貨櫃中心的8座深水碼頭之後,就不再投入興建深水碼頭,導致高雄港碼頭深水化不足。

四、台灣產業轉型,吃重貨品移往中國大陸,台灣出口貨品改為單價高、體積小,加上為了爭取時效,多改為空運,造成進出口貨櫃的大量減少。

表一列出2000-2008年全球各港口的貨櫃量消長,可以看出高雄海運競爭力的節節敗退。2000年排名全球第四,2003年已被上海、深圳超過,掉到第六。2007年又被寧波、鹿特丹超過,跌到第八。2008年再被杜拜、廣州超過,跌到第十。

在2000-2008年期間,高雄港年均成長率只有4%,但中國港口的年均成長率都十分驚人,例如青島25%、上海+天津26%、深圳27%、廣州34%,寧波更因為2005年12月洋山港正式開港,年成長率高達52%!

根據國際貨櫃化(Containerisation International)雜誌統計,2010年全球排名前20大貨櫃港,高雄已經跌到第12名,總貨櫃裝卸量只有918萬TEU,相較於第一名上海2907萬TEU、第二名新加坡2843萬TEU、第三名香港2353萬TEU,相差甚遠。2010年全球20大貨櫃港,中國港口就佔9席,依序為上海(第1)、香港(第3)、深圳(第4)、寧波(第6)、廣州(第7)、青島(第8)、天津(第11)、廈門(第19)、大連(第20)。

換句話說,全球貨櫃幾乎高達三分之二,是經由中國九大港口進出。

重振高雄港,亟需兩岸合作

面對高雄港的節節敗退,首當其衝自然是台灣海運業者。為了急起直追,陽明海運於2007年成立高明貨櫃碼頭公司,並以BOT方式,興建台灣第一個結合科技與環保概念的高明貨櫃碼頭(KMCT),完工後將為高雄港增加4座水深達16.5公尺的貨櫃碼頭,提供萬TEU級以上的貨櫃船停泊,預估每年貨櫃裝卸能量,將高達300萬TEU。高明碼頭位於高雄港第二港口航道,沒有跨越過港隧道的吃水限制,船舶入港後可迅速進行靠泊作業,進出港時間可節省30分鐘以上。

為了增加貨源,陽明海運計畫釋出40%高明碼頭股權,供國外航運公司投資。今年7月,投審會通過美國最大貨櫃集團Ports America以每股新台幣20.5元、總價14億元入股10%股權。這次引入中國大陸三大海運集團,陽明海運顯然是慮及中國大陸高達全球三分之二的潛在貨源。

事實上,早在2009年馬政府剛上任後一年,中遠集團即表達入股高明碼頭的意願。當時正值金融海嘯期間,全球航運業面臨景氣空前低迷,中遠卻願逆勢出手,不但有看好全球後勢的經濟考量,中遠作為中國大陸最大的航運國企,當然也不排除有推動兩岸合作的政治意圖。但對台灣來說,大陸三大航運集團投資高雄港,不但有助於陽明海運掌握全球最多的大陸貨源,未來也必將帶來更多航線彎靠高雄港,使高雄港得到重振雄風的空前機會。

民進黨困境:中央國安掛帥,地方經濟優先

大陸三大航運集團投資高雄碼頭40億,對陽明海運和高雄港的各種利多,是如此明顯,也難怪馬政府會迅速拍板定案,連對高雄港持續沒落感觸最深的陳菊市長和高雄市議員,也不分藍綠樂觀其成。

但遠在台北、疏離地方利益、事不關己的民進黨中央,包括中央黨部和立院黨團,卻在第一時間訴諸政黨本能,立刻訴諸國安掛帥的意識型態,不能實事求是了解問題,不能深入追究高雄港持續沒落的根本原因,不能全方位了解全球海運的實際狀況。這種「中央國安掛帥、地方經濟優先」的嚴重落差,尖銳凸顯出民進黨面對兩岸具體問題的困境。

問題是,高明貨櫃碼頭投資案,絕不會是引起民進黨中央與地方爆發矛盾的唯一陸資投資案。只要民進黨中央不能實事求是、深入了解台灣面對的兩岸經貿合作需求,類似「地方都說好、只有民進黨中央喊卡」的尷尬事件,也將持續不斷發生。

陸資投資高雄港,不但將考驗陳菊市長對兩岸經貿的務實立場,也將考驗民進黨中央與地方首長+地方民代如何磨合兩岸政策落差。就此而言,民進黨即將成立的中國事務委員會,蘇主席恐怕要延攬更多縣市長參與,否則黨中央與立院黨團動輒訴諸國安掛帥,動輒與地方民意脫節,不但將造成地方首長的尷尬痛苦,也將使民進黨離執政之路愈來愈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