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哈巴狗電台:一句話的意思就是它所說的那個意思

立報/本報訊 2012.12.23 00:00
■陳真達賴訪美,與歐巴馬會面。達賴說,會面是為了「表達對老朋友(歐巴馬)的尊敬」。任何人跟誰做朋友我沒意見,但其所謂單純會友只是一種政治語彙,出家人理應不打誑語。再說,從不見他跟美國的敵人為友,反倒經常同聲譴責;對美國長年侵略燒殺擄掠,卻從不置一詞。若論是非善惡,達賴顯然缺乏一致性。有人說,「達賴只是個政治人物,何必失望?」但達賴不是出家人嗎?就算是政治人物也不能睜眼說瞎話。不過重要的是:我對他人既無期望,何來失望?就如你看到有人褲子拉鍊沒拉上,小弟弟跑出來乘涼,你趕緊跟他說:「老兄,你石門水庫沒關好喔。」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對此人失望或對他有所期望。這點微妙的差別在美感與道德上很重要,至少對我來說很重要。腦海常有個句子反覆出現,每當我感到某種無可與言、充滿誤解的絕望痛苦時,它就浮現腦海,彷彿能帶給我一種很深的安慰。這句子是一本有關Martin Heidegger的書之書名叫《It says what it says》。這話很難翻譯,大約是說:一句話的意思就是它所說的那個意思。「老兄,你石門水庫沒關好喔。」這話的意思就是「老兄,你石門水庫沒關好喔。」它所要說的意思就是它所說的那個意思,不多也不少。萬一老兄有著某種露鳥癖好,喜歡打開石門水庫透風,那你也絲毫不用擔心我會對你失望,我還不至於品性惡劣到敢對他人有所期望。當然,這倒也不意味著當我說「老兄,你石門水庫沒關好喔」時只是隨口說說。十多年前有一回在系上做報告,我的講題是《Wittgenstein and Metaphor》,我說:旁人不可能確切了解一句話的意義,而只能想像它「可能」是什麼意思,而這個「意義的不確定性」終究無法去除;因為所有語言都是詩,It says what it says。聽眾有人質疑我這樣一種語言觀將流於唯心乃至神祕主義而失去語言之為物。但我倒不是說語言不帶意義,而是說,語言除了字面意義外並無所謂詩義(poetic meaning);如果你在字裏行間感受到某種意義,那純粹只是你的感受而非話語本身所蘊涵。幾年後有一天,突然收到一個素未謀面的劍橋學長來信,是個英國人,寫信致意,表達認同。但這想法倒也非我原創,古今一大票哲學家持有類似想法,只是各人所提宣稱,強弱有別。講這些或許很無聊,怎麼會有人無聊到老懷疑人是否有可能相互理解,但無聊男子就是特別在乎這些無關國計民生的無聊事,因為無聊事對於某些人來說具有彷彿跟生命一般厚重的根本意義。若非如此,沒有人會為此想「寫一本好書」(維根斯坦語)而費盡青春生死不渝。(醫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