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宜居城市 台美 3颱

穿梭巷弄 華光住民憶兒趣

中央社/ 2012.12.23 00:00
(中央社記者王朝鈺台北23日電)位於台北市中正紀念堂東南方的華光社區,歷經百年滄桑,面臨拆遷。住戶朱義方說,無論社區再怎麼變,「我的心、我的根早已定著在華光社區」。

華光社區在日據時期是監獄,台灣光復初期是台北看守所及台北監獄所在地,不少公務員居住在此,監所遷移後,隨著居民入住逐漸發展成社區,政府於民國96年起提出「台北華爾街」、「台北六本木」等計畫,華光社區面臨拆遷命運。

華光社區住戶朱義方說,華光社區匯集來自中國大陸河北、江蘇、河南、廣東、閩南、台灣客家甚至是蒙藏地區後裔,多數人隨著國民政府遷移來台定居,形成「小中國」混合型眷村,彼此群居互助,同甘共苦。

但今非昔比,現在許多住戶早已搬離,只見少數住家點燈,殘破不堪的矮房外牆張貼著台北看守所「本空屋請勿擅自闖入」字樣,早已不復當年盛況。

朱義方回憶,小時候常見三姑六婆穿梭在巷弄間,有賣饅頭、賣菜、賣福州丸子或山東水餃,住戶雖來自不同省份,語言也不盡相通,但卻能了解彼此心意,他笑著說「殺價都不成問題呢」。

但無情的兩場大火,燒出華光社區現住戶的無奈與辛酸。朱義方站在只剩一面牆外露的「土角厝」旁說,混著泥土和稻草的剝落外牆與焦黑木造梁柱,就是時空背景創造出的產物。

除「土角厝」外,在口字形聚落中,幾乎每戶都會刻意架高房屋,下方以半橢圓狀鑲嵌著數根鐵條,鐵條內是貓咪的窩。朱義方說,幼時眷村老鼠多,住戶養貓捕鼠,形成華光社區特殊景象。

朱義方說,日本在日據時期為推廣武道,在華光社區興建著名地標「武德殿」,但現已荒草瀰漫,圍籬高聳。

朱義方說,金山南路上屬於中華電信外牆的「台北監獄」圍牆遺址,有處紅磚封死的石造拱門是俗稱的「運屍門」。

他說,獄方在愛國東路上公開槍決人犯後,家屬半夜從運屍門領回大體,義賊廖添丁就是在此被槍決。他提到,當年整片外牆只有運屍門上方有個小燈泡,父母常告誡玩耍時盡量避開此處。

無論是「台北華爾街」或是「台北六本木」,華光社區的形制和特殊文化未來勢必被高聳大樓取代。朱義方認為,再怎麼改變,這裡畢竟還是他的家,「我的心、我的根早已定著在華光社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