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攝狼 斷交國 稍息梳頭

縮小貧富差距 朴槿惠當務之急

中時電子報/仇佩芬/特稿 2012.12.21 00:00
經歷一場前所未見的激烈選戰,韓國民眾的激情一夕之間平靜,重回正常生活。選戰期間被狠狠撕裂的老少、城鄉、貧富族群對立,來不及得到療癒就被深深壓抑。朴槿惠在當選宣言裡開宗明義,誓言消弭選戰期間造成的社會分裂,顯示她已意識到,要實現其開創幸福國家的願景,必須從面對社會階級的裂痕做起。

這屆韓國大選以公平正義為主軸,政治面是民主改革的推動,經濟上就是打破財團壟斷,「讓所有百姓都有飯吃」。文在寅藉此打動不少苦於失業、貧困的基層選民;朴槿惠倡議的「經濟民主化」,更具體呈現財富重分配的理念。

就算不提財團與政客的利益糾葛,光憑大財團主導過去十年韓國經濟起飛,如今又掌控最高比例的市場和工作,朴槿惠意圖挑戰金主,掀起「權」與「貴」間的戰爭,就可能沿路荊棘。

更何況新總統最要緊的任務,並非搞一場社會革命,把大財團和小商家全部打散重來,而是尋求阻止經濟繼續衰退,甚至找出重新成長的對策。在此情形下,如何在財團商機與平民利益中尋找平衡,反而是朴槿惠經濟政策的首要目標。

在選戰中,經濟發展議題被催化為貧與富的對立、年輕人與老年人的競爭、大財團與市井小民的相互剝奪。當人們吶喊公平正義之際,也代表對生活的不滿已在社會形成階級對立。當做為人口結構主力的嬰兒潮世代和老年人贏得大選,功敗垂成的青壯族群對無解的沉重經濟負擔,難免萌生更多憤懣,將使韓國新政府更加舉步維艱。

二○一二年最重要韓流現象的「Gangnam Style」,赤裸呈現江南的虛華與底層社會的匱乏,正是韓國貧富兩極的寫照。不同於俊美韓星的Psy以其平庸外貌暴紅之際,一向不願向外人提家醜的韓國人,終將開始面對光鮮外表下並不美好的社會裂痕。而新的朴政權想再創華麗的漢江奇蹟,也得先從最醜惡的貧富差距開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