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辜家無人可站檯面 經營權隱憂

自由時報/ 2012.12.18 00:00
記者歐祥義/特稿

辜濓松走了,辜仲諒又因官司纏身不能擔任金融機構負責人,辜家兩年後要用什麼理由,請外資繼續支持他們在中信金的經營權?中信金目前無主是個事實,這給了其他有意入主者一個很好的藉口。

辜仲諒在紅火案一審被判九年徒刑,辜仲因為金鼎案,初審涉及偽造文書被判六個月徒刑,兩人依法都不能擔任金融機構的負責人,只能各以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及開發工銀慈善基金會董事長,間接影響金控的經營;只有老三辜仲立,是唯一具備擔任金融機構負責人資格者 。

外界對辜家事業版圖的印象,總是停留在老大辜仲諒掌中信金控,老二辜仲掌開發金控及中國人壽,老三辜仲立則是中租控股。但仔細分析,這是一個與事實出入甚大且並不公平的分法,中信金資本額達一二四一億元,中租控股只有九十億元,開發金原本就不屬於辜家的,更逼近事實的說法,這是辜仲立自己去打的江山,不能算在辜濓松逝後應分財產的一份。

認真算,辜仲只拿到資本額二三八億元的中國人壽,三兄弟看似各擁一片天,但實際掌握的事業版圖規模差距懸殊。

辜家三兄弟雖不像台塑王家一樣,把家族遺產紛爭暴露在社會大眾眼前,但兄弟各自有事業與不同的家臣部屬,在集團內早已行之多年,二○一○年辜仲諒因紅火案被判刑,並被金管會免除中信金總經理職務,當時辜濓松一度有意找老三回中信金掌旗,但遭辜仲諒的部屬極度抗拒,此事不了了之。

還有這次辜濓松的喪禮,也是由老大的中信金一手主導,開發金、中租控股相關人員根本插不上手。就像歷來的皇族貴冑、豪門世家,三個兄弟之間,儘管有手足之親,卻若有似無的築起一道壁壘分明的高牆。

到十月底為止,包括家族的投資公司在內,登記在辜濓松名下的中信金持股,約有九十七.六萬張,在發現罹患帕金森氏症後,辜濓松過去兩年來,透過鉅額逐筆交易方式,轉讓了逾二十萬張中信金股票,剩下約七十五萬張的持股,在其身後,由其夫人辜林瑞慧與三子一女共同繼承,遺產並不是由辜仲諒一人獨得,若沒有其他兄弟幫忙,辜仲諒想要以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名義,來掌控未來中信金控經營,恐是不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