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對焦安樂死 梅努拍死亡處方箋

中時電子報/江家華/專訪 2012.12.18 00:00
在歐洲,瑞士與鄰國比利時與荷蘭、盧森堡是少數能夠合法執行安樂死的國家。不過,荷比盧三國不論在法令、執行程序上幾乎相同,也比瑞士嚴格許多。瑞士導演梅努(Jean-Bernard Menoud)以紀錄片《死亡處方箋》(Dignitas Death on Prescription)探討瑞士合法執行安樂死的問題。梅努一方面認同生死選擇應該尊重個人的意願,但同時又擔心,合法協助外國人安樂死,可能讓瑞士引來「死亡旅遊」觀光的名號。

瑞士刑法第一一五條規定,申請人只要在「非圖利他人」狀況下申請安樂死,經過醫生兩次諮詢,每次進行廿分鐘,便可透過執行協會取得藥物死去。目前瑞士執行的安樂死案例,多屬罹患重症、生活起居有重大困難的病患。

比利時安樂死合法化也有九年,卻有著比瑞士更嚴厲的法令。比利時不開放給外國人申請安樂死,申請人必須罹患不治之症(得承受無法忍受之痛楚),並且在有意識、非強迫狀況下提出申請,全程還需醫生評估、陪伴近六個月,才由醫生從導管注射藥物執行。

梅努說:「相較起來,瑞士執行安樂死的過程,比較像是『協助自殺』。給你一杯藥,由你自行服用、決定何時結束生命。」

《死亡處方箋》去年在瑞士公視放映後,引起廣大迴響,有人好奇安樂死的過程是什麼樣子,有人則批評播放這樣的影片心態可議。梅努說:「這樣說吧,基於宗教和政治背景因素,我認為即便是未來,信奉天主教的國家如義大利,或經歷納粹大屠殺的德國,還是不太可能通過安樂死。反倒是信奉基督教的國家,存在著更大的可能性。」

五十八歲的梅努曾經是法國新浪潮代表性導演高達的攝影總監,協助高達拍攝《芳名卡門》、《受難記》。他跟著高達十年,一路從攝影助理做起,受他影響深遠。梅努笑說:「高達曾說他絕不拍喪禮、墓地的故事,我卻反骨拍了這部安樂死議題的紀錄片。」

梅努後來投入紀錄片拍攝,喜歡探討人性尊嚴、哲學議題,因此進入瑞士廣播電視公司替調查報導節目《社會線上》(Temps Present),拍攝一系列具爭議性的節目。包括精神疾病的罪犯被關入「醫院式監獄」的管理問題;土耳其、埃及國家「女性角色的轉變」等。他說:「我正在進行『瑞士秘密銀行』這個主題拍攝,這裡是許多資本家存放秘密款項的地方。」

梅努表示,儘管他在片中探討許多瑞士執行安樂死的爭議,但他基本上認同生死應該尊重個人意願選擇。特別是他自己的母親六年前死於疾病,臨終前的痛苦讓他難忘。「拍完這部片,更讓我認定安樂死對某些人而言,是最好的解脫方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