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音樂教育 改善歧視羅姆人問題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布拉格郵報》報導,捷克少數族群羅姆人受歧視的問題不是新聞,捷克北方居民與羅姆人的衝突,近年持續不穩,Ustí區的一間小學希望可以改善現況。發掘童天賦 建立自信位於Ustí區Trmice的一所小學,校長戈菲朵娃(Marie Gottfriedová)發起這項突破性新計劃,她說:「我們從經驗得知,這可以幫助學童發掘他們的能力與天賦,用良好的方式建構他們的自信。」她將當地白人學生和羅姆學生納入計畫。這項計畫的靈感,是來自委內瑞拉一項名為El Sistema的創新計劃。El Sistema緣起於1975年,身為鋼琴演奏者和經濟學者的阿布瑞(Jose Antonio Abreu)在卡拉卡斯(Caracas)的一個車庫裡集結11名學生,他的目的很簡單,只是要讓孩子學音樂。為達成目的,阿布瑞發起一個由公眾資助的非營利音樂教育方案,該方案目前在委內瑞拉執行的受益者估計有30萬貧童。音樂系科班出生的教師史特拉涅克(Drahoslav Straněk)接任拉貝河畔烏斯季(Usti nad Labem)的學校當副校長時,約有4成學生是羅姆人,他看見了改善狀況的機會。戈菲朵娃說:「史特拉涅克擁有專長,他的位置也能執行計畫,否則就浪費了他的技能、錯失了機會,他的角色可以促進孩子動機,因為他每天在學校,可以組織與演練這些事情。」大約3年前,仿效El Sistema核心理念,學生能在午後學習樂器,包括鋼琴、長笛、吉他、打鼓與歌唱,學習成就良好的學生就有機會進入校內編制的學生交響樂團,並出席表演活動。「我可以看到他們的音樂能力,並發展專業樂理知識。」史特拉涅克說:「他們第1場演奏會是在學校舉辦,學生顯然有點緊張,但他們成功得很快,大部分觀眾是教師與家長,紛紛給予正面回應,同學們在演奏會後向同儕互道祝賀,學業成就較低的學生突然成為同儕間的英雄。」需更多資源挹注學生從音樂課、表演和史特拉涅克的支持中獲得自信。然而,由於史特拉涅克一個人執行方案,包括教學與追蹤學生進度,且政府提供的補助款已用盡,經費不足造成計畫執行的延續出現變數。校長戈菲朵娃回應,儘管學生家長自願掏腰包,但實際問題是Trmice是資源匱乏地區,在Ustí的人口中,羅姆人約占1成,搶劫、賣淫、濫用毒品、毒品交易及高失業等問題嚴重。2005年12月,Trmice的失業高達28.1%。戈菲朵娃說:「Trmice是在捷克共和國被標記為社會排斥的10個城市之一,這也是為什麼社會融合機構(Agency for Social Integration)會設立在這裡,這個音樂教育計畫對社會融合非常重要。在這個計畫內,我們可以看到羅姆人學生和白人學生和諧共處,互相幫助也關係良好,他們一起創造幸福給他人,這是非常值得關注的重要訊息。」有50多名學生參加學校的音樂表演活動,但校方資金問題,將有一些學生無法繼續上音樂課與表演。音樂教師約翰斯頓(Mark Johnston)是皇家音樂學院(Royal College of Music)的畢業生,他在後來加入計畫。他表示,類似El Sistema的計畫,可以解決當地許多問題。他說:「計畫鼓勵了融合,Trmice交響樂團成員羅姆人與白人約各占一半,讓在正規教育中受挫的學生有新生契機,創造了傳統音樂的新聽眾,包括家長與教師的關係也重塑了,為家長、學生與教師開啟了互相看待的新方式。」約翰斯頓認為,對參與計畫的人來說,El Sistema類型的計畫,創造教師與音樂人的就業機會,世界上最優秀的音樂家就是El Sistema的參與者,他舉出柏林愛樂(Berlin Philharmonic)內最年輕團員為例。「El Sistema不只是參加,因為這有助於社交,也培育了優良的音樂家和青年樂手,像是玻利瓦爾青年管弦樂團(Simon Bolivar Youth Orchestra)。」他說。不久前,玻利瓦爾青年管弦樂團在布拉格演出,前往聆賞的約翰斯頓說:「那是一場相當驚艷的演出,如果世界上的謀殺城市的貧苦學生能做到,那這裡的學生怎會不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