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徐明松的廣場啟示錄 為何義大利行?華人不行?

欣傳媒/方雯玲/台北報導 2012.12.13 00:00

為什麼義大利城市總是以廣場為中心而發展、民眾也非常享受在廣場的生活?銘傳大學建築系教授徐明松,畢業於義大利國立威尼斯建築學院,他對義大利建築最熟悉,也特別有情感,他於12日在雄獅台大人文空間,所舉辦的築生講堂台北場「豐愉丰餘義大利Italiabis!!」系列,以「義大利廣場的形成與帶來的啟示」為題,從古希臘的廣場源頭開始講述,也把西方建築史脈絡精華一併闡述。

徐明松表示,在西方,廣場是民眾非常熟悉的場所,也是很成熟的概念,但在華人世界則有段差距,例如,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卻沒有人性尺度,台北最熱鬧的信義計畫區卻不是很有品味,他認為可能和公民意識、氣候、民主發展有關,而西方發展廣場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現在遺留下來最久的是中世紀約11世紀的廣場,所以他覺得華人的品味養成,還有待時間累積。

希臘Agora是廣場史祖,古羅馬人由Agora的空間式樣得到啟示,加以轉型利用為Forum,進而成為羅馬人宗教與市政的中心。廣場和政治、宗教、商業等都習習相關。

Agora原指希臘城邦的市民大會,後引申為市民集會的場所。同一名稱既是政治活動也是該活動的舉行場所,過去歐洲多是城邦國家,Agora與城邦政治密不可分。古希臘廣場等於形塑了公民意識、城邦意識、愛國心、民族情操。

到了古羅馬,為了管理起見,城市尺度就以幾何形式發展,神廟大部分就都對著廣場,城市與河流的關係也是從羅馬開始。安藤忠雄最欣賞的建築就是萬神殿,所以在他的作品中,看得出來他的取向,萬神殿從地形上看也是一個戶外空間,具體地呈現羅馬人的技術。

到了中世紀,阿爾卑斯山的阻隔,阻擾了羅馬帝國皇帝的干預,教宗所代表的教廷與教會是商人爭取的市場,促使義大利商人主導新興都市的發展,文藝復興的發展也與此有關。

綜觀義大利羅馬、佛羅倫斯、比薩、西耶納(Siena)等城市建築發展,徐明松認為,西耶那的建築發展是他最喜愛的形式,它呈現了有機發展的形態,好看的建築不是關鍵,是人活出來的城市,有文化、有人性,因為需要歷史累積,所以快速的發展是城市會被毀掉的原因。

威尼斯是徐明松待最久的地方,他認為威尼斯是多元的城市,卡爾維諾的《看不見的城市》即是以威尼斯為原形,他引用卡爾維諾在書中對威尼斯的描述:「道路系統不是只有一層,而是在階梯、平台、拱橋、傾斜的街道之間上上下下…威尼斯的『上上下下』擴延了城市在尺度上可能的狹隘。觀看這座城市有太多的選擇。」

威尼斯聚集各方宗教族群,文化多元,因此也成為莎士比亞筆下喜愛取用背景。聖馬可廣場當時具多功能用途,平常是供大家駐足和約會的廣場,圈起來就是鬥獸場。古代鐘樓下當時可擺攤做生意,現今卻已被清空,他認為,城市要有生命力,就要有人的活動,如果只靠觀光,就沒有生命力了。

威尼斯發展到文藝復興極盛時期也發展羅馬式建築,徐明松認為,掌握權力的人都想回到羅馬,例如希特勒也以現代建築方式蓋羅馬式建築,還有墨索里尼建造的新區也有古羅馬的味道,除了古羅馬之外再也沒有人能真正統一歐洲。

徐明松總結,南歐廣場一直有種特殊的氛圍,他認為是因為在阿爾卑斯山下,獨特的政經發展形塑的氛圍。原來他一直期待台灣有好的廣場文化發展,似乎都沒出現,不過台南伴隨巷弄文化而來的廟前廣場的發展,倒是很有趣,所以如果我們想要發展廣場,還是要從自己的傳統、文化出發,不過他懷疑以華人的個性,絕不會喜歡站在廣場聊天,因為不同民族對空間領域的感情與觀念有差異性。

明年1月開始,欣講堂將推出「旅途中的普立茲克」系列,徐明松也將為以葡萄牙普立茲克得主AlvaroSiza和EduardoSoutodeMaura為題,繼續講述建築主題,同時也計畫帶領「建築旅行」團,歡迎有興趣朋友密切注意。

【延伸資訊】http://www.xinmedia.com/xinforum/www.archiforum.org.tw

更多欣講堂訊息,請上【《欣講堂》滿足旅行的想望!】專輯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17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