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島南手記》氣氛

自由時報/ 2012.12.12 00:00
當萬年溪以帶著秩序的節奏逐漸呈現新的面容時,縣府用類似狗仔隊的手段鼓勵民眾檢舉,或許會打亂了節奏。

原本是條人口聚集的大排水溝,隨著時間的演續,慢慢成為一條河川。

原初的定位確實為這條河川的整治,或者說是對待,帶來不少後天上的失調。最直接明顯的失調,在於堤岸高度與水位間過大的落差,這樣的落差大幅減低她的親水性格。

走到河邊,凝望腳下,那種落差造成的距離感,就像先天的印記那般,無論如何消除不掉。

高雄市大東藝文中心緊鄰的鳳山溪,狀況跟萬年溪類似。雖然大東藝文中心整體呈現突出的設計感,獲得建築雜誌青睞推薦,但它沒有在計畫推動時善用周邊的腹地,順勢拉低堤岸高度。

失掉除去印記機會的大東,只是孤立的大東,沒有將鳳山溪動態納入的大東。

騎車上萬年溪畔、遛狗遺落的東西,這是市民水平的問題,企圖透過法律手段達到懲戒目的的想法,終將失敗,看起來,縣府的態度是把問題層次搞錯的舊思維,可能還帶點保守。

反過來想,會去遛狗的,會騎車上去的市民,不就是親近萬年溪的基本人群嗎?一旦被罰,一生氣再也不去溪畔散步,難道不是萬年溪整體營造的一種損失;狗仔隊散發的氣氛,讓人感覺走在溪畔隨時都有人在監視著,這,有點恐怖。

縣府期待萬年溪更美的出發點,不用懷疑絕對是好的,或許想想別的辦法,效果會更好點。(記者吳明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