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南方朔觀點-治國要用常識,不能反常識

中時電子報/南方朔 2012.12.11 00:00
  上星期五,承蒙花蓮縣長傅崐萁先生好意,邀我到花蓮縣政府演講,講題內容之一是「常識治國論」,因為我認為當今的台灣已很悲哀的走到了「反常識治國」的錯誤方向。由於這個題目涉及了思想史,因此在演講中我只能簡單提到,不能從學理上加此申論,願在此引申。   任何研究政治史及文明史的都必然知道今日的文明,是開始於十八世紀的啟蒙精神,後來的科學與工業革命以及制衡式的民主政治都由此而發生。   而要理解那個時代,就不能疏忽了當時蘇格蘭的道德哲學家里德(Thomas Reid),他後來做到蘇格蘭格拉斯高大學的哲學系主任,在他之前,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及亞當.斯密的老師哈奇遜都坐過這個位子。在那個時代,哲學思想充滿了各種玄奧的理論,他認為這對人類文明的進步意義不大,於是他遂提出「常識哲學」。他認為科學與道德事實上都有自明的經驗法則存在,人類本身就帶了真理之光,人對甚麼是對錯,甚麼是真假是非,都不難判斷;因此他主張人們要追求不離開經驗的系統化科學,要去追求常識的公平正義。他的「常識哲學」沒有太多學術上的空談,對那時的蘇格蘭和英格蘭科學上飛躍的進步,發揮了很大的作用。當時有個美國留學生拉什(Benjamin Rush)在愛丁堡大學就讀,他對里德的「常識哲學」極為崇拜,他就把常識哲學介紹給了他的美國作家朋友潘恩(James Paine),並建議他寫的政論以常識為名出版,這本著作對美國的獨立革命起了很大的領導作用,拉什學成後,自己也是開國元勳的一代,他甚至是美國醫學科學的先驅。   里德的「常識哲學」,除了影響到潘恩外,同時也影響了美國獨立宣言的起革人傑佛遜,獨立宣言中提到人民的正義乃是「自明的真理」概念,就是常識哲學最核心的前提。後來傑佛遜成了美國第三任總統,美國民主的制衡民主就是傑佛遜以常識治國所首創。   因此,「常識哲學」起源於蘇格蘭,使蘇格蘭成為現代文明及工業革命的始源地,以常識的公理正義治國,後來在獨立後的美國發揚光大,美國開國元勳那一代都不談至高的學理,而重視經驗上的常識。當年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在他所著的經典之作《美國的民主》裡,就推崇美國開國的那一代具有一種特質,那就是他們有著一種「正確理解的私利」,人們在追求自我的利益時,也能重視公共利益,這就是常識上的平衡。這種尊重常識和常識上顯露出來的平衡人性,不只成了治國的要素,也成了批評的主要價值。常識是一個社會自動形成的是非標準,統治者不能違背了常識而遂行其統治意志,違背了常識的統治,就等於是把革命權還給了人民。例如,二○○一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提格里茲(Joseph Stigliz)最近在新著《不平等代價》中,即重申托克維爾的「正確理解的私利」概念,他的意思就是在說美國政商勾串造成的不平等,已嚴重到違反常識的程度。   因此,「常識」是重要的,「常識」是一種自然神學的概念,它相信一個社會的正義標準和民心的向背,都有自明的道理。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統治者要按常識的標準來治國,而常識治國就是「以天下人之心為自己的心」,然後以這樣的心來治國。十八世紀新興的美國就是以常識來治國的成功範例。但今天的世界,包括台灣在內,統治者都是按自己的意志和黨派利益治國,整個統治方式愈來愈違背了常識;它不是以常識治國,而是以拖延的口號或空洞的禮貌等顧左右而言他的社會控制手段來治國。當整個統治的方式愈來愈反常識,常識的民怨就會更加沸騰。   近年來,我專門研究十八世紀西方社會飛躍式的進步,啟蒙時代的常識革命和以常識治國的政治革命實在是關鍵因素。英國殖民政府的反常識,使得美國人民以「常識」為理由,革命成功,並開始了常識治國的新頁。常識太重要了。(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