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社論-懇請蘇貞昌先生主持 三大報業負責人座談會

中時電子報/ 2012.12.10 00:00
  根據媒體報導,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今天將藉著人權日的名義召開國際記者會,向國際媒體說明馬政府執政下台灣人權倒退的景況。據聞其中特別要突出的議題之一,就是所謂旺中結合財團持續購併媒體通路、馬政府默許黑手介入壹傳媒併購案,據了解蘇主席訴求這個議題的用意之一,就是想要讓國際了解這項交易案對台灣新聞自由的危害。我們以為,單純的媒體購併能否硬扯上新聞自由不是不能討論,但蘇主席一再以在野黨領袖的角色位置,以強勢論述不斷介入民間媒體經營權的交易,恐怕才會對台灣的新聞自由,造成莫大的傷害。   不諱言地說,針對這一點,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提醒蘇主席了。做為台灣最大在野黨的領袖,如果真的在乎所謂「新聞自由」的價值,那麼就必須謹記一點:體現這個價值最關鍵的原則,在於媒體對政治的監督與批判,而永遠不是政治對媒體的監督與批判,這個「政治」當然也包括在野黨。試想:今天蘇主席身為在野黨的領袖,從未聞有替媒體爭取過任何權益,卻獨獨針對單一特定的民間媒體集團予以恫嚇威脅,或購買媒體時段公開批判之,或鼓動群眾上街反對之,如今更宣稱要召開國際記者會予以大肆撻伐之;這般衝著單一民間媒體的強勢作為,他日若有機會成為執政黨,擁有龐大行政監管的公權力,有誰能夠保證,蘇主席絕對不會對他所不喜歡的媒體下重手?   我們必須很遺憾地說,如果蘇主席真的召開了這樣的國際記者會,那麼恰恰好是選在國際人權日的這一天,做了危害台灣新聞自由的最壞示範。畢竟當代民主國家所有針對「新聞自由」的論述,都是集中在如何排除政治力對媒體的不當干預,蘇主席卻在這裡大開民主倒車,竟然公開動員他的所有政黨資源,對民間個別經營權的交易,明示暗示地進行強力干預;如此公然危害台灣新聞自由的作為,竟還要對著國際社會敲鑼打鼓,好像害怕國際社會不知道他是如何藉由政治力在干預媒體。   過去一段時日,旺中媒體集團一再遭到相關團體與同業的詆毀、羞辱,也一再被粗暴的抹黑甚至抹紅,若干攻訐甚至已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必欲去之而後快的地步!面對這些莫名的攻擊,我們絕大多數選擇坦誠以對,也願意針對外界的諸多誤解給予必要的說明,但我們絕不接受政治力的追殺,不論這種追殺是來自執政黨,還是在野黨。我們更不接受這種明顯是危害新聞自由的作為,竟還要冠上維護新聞自由的外衣。   我們以為,蘇主席如果真的在乎台灣的新聞自由,那麼最該關心的應是媒體的整體環境,不是特定媒體之間的經營權交易。旺中媒體集團一直被質疑的議題,如媒體經營、併購者的資金從何而來?媒體的負責人是否適格?經營理念何在?對台灣未來的想法如何?對台灣社會的貢獻究竟在哪裡?上述這些等等的問題,該提供答案者不該永遠只鎖定旺中一家媒體,而應是台灣所有的媒體。   蘇主席如果真的這麼關心台灣的新聞自由,相信不會願意自己被扣上以打壓特定媒體行政治鬥爭的指控,那麼何妨就以重建媒體環境的名義,出面邀請林榮三、王文杉、蔡衍明這三位台灣主要報業的負責人,請蘇主席親自主持,並由電視全程實況轉播,一起就上述問題進行公開、公平、公正的對話?我們以為,惟有透過這樣的對話,完整一次的說清楚、講明白,不再重複片面、單向的抹黑或抹紅,讓社會公評、全民檢驗,才能真正凸顯台灣的新聞與言論自由,而也惟有循這樣的方式,才能彰顯蘇主席做為一位最大在野黨的格局、氣魄與大是大非的態度。   國際人權日的意義何等重要,台灣社會內部所涉及的人權議題更是相當繁雜,其中當然包含新聞與言論自由的人權議題在內,我們會關注馬總統如何在這個問題上做表態,我們當然也會注意民進黨的蘇主席如何表態。如果蘇主席利用這麼崇高的紀念日,竟是選擇特定媒體進行抹黑抹紅,以遂行其政治鬥爭之實,那麼我們真要遺憾地說,蘇主席不僅破壞了台灣好不容易掙來的新聞自由成果,也糟蹋了他做為台灣最大在野黨領袖的令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