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鬼蝠魟 Aimyon 幸福

斯德哥爾摩大學座談 莫言:作品探討的最終還是人性

中時電子報/汪宜儒、陳柏廷/綜合報導 2012.12.10 00:00
「每個作家都說要通過作品來探討什麼,但我想所有作家通過作品來探討的最終還是人性。」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說,如果一個作家在人性方面沒有自己的發現,那樣的作家稱號絕對值得懷疑。「但人性是非常複雜的,所以千百年來的代代作家都在探討人性,至今也沒探討清楚,所以我們還將繼續下去。」

莫言九日晚間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進行座談,探討文學與創作的問題。一開始,斯德哥爾摩大學副校長卡爾.布雷莫致歡迎詞,並向現場聽眾介紹莫言。隨後,著黑色西裝、藍色領帶的莫言便起身,開始朗讀自己的短篇小說《狼》。

接下來莫言朗讀《生死疲勞》,男主角西門鬧被小鬼押解,轉生回到人世卻變成一頭驢的經過。全場歡聲雷動,笑聲與掌聲不斷。

談及中國歷史對自己的影響,以及作品裡屢番出現的濃重歷史場景,莫言說,我們都活在歷史中,所以歷史非常重要,而且所謂的現實馬上就會變成歷史,「任何現實問題都是歷史問題的延續,無論多麼遙遠的歷史故事也都包含現代性。」

他說自己在寫小說的時候,寫著寫著難免也會忘記自己寫的是歷史還是現實,「後來我就知道,我的小說裡既有歷史也有現實,是兩者融合。」

面對外界對於自己作品的種種褒貶解讀,莫言說自己以尊重心態去看待。他說,優秀的作品才能存在無數曲解的可能性,「像是中國的《紅樓夢》,幾百年來都有人不斷解釋,越解釋越糊塗。高明小說家會把他的思想深深藏在作品裡,把主要精力放在塑造人物上。應該讓人物自己表達自己的思想,所以有的小說充滿矛盾、充滿悖論,今後我要繼續努力,繼續寫出這樣的小說。」

會中凡是關於政治相關的問題,莫言多以幽默詼諧帶過。與會學者、漢學家羅多弼(Torbjorn Loden)乾脆問莫言為什麼迴避。莫言說,自己沒有深刻研究政治,怕自己回答不正確,會誤導讀者。接著他又說,「但我的小說裡有政治,你們可以在裡頭發現非常豐富的政治。」

莫言說:「如果你是高明讀者就會發現,文學遠遠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勾心鬥角,文學教人幹什麼呢?教人戀愛,很多不會戀愛的人看了小說而戀愛,所以我建議大家關心文學,少關心教人打架的政治。」

活動的最後,一位男生站著問:「莫言老師你幸福嗎?幸福的源泉是什麼?我們該採取怎樣的方式獲取幸福?」逗得全場哄堂大笑。莫言也被這問題逗樂了,他反問道:「你是中央電視臺的嗎?」隨後,莫言說:「我起碼今天很幸福,因為有這麼多的讀者來聽我講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