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吉娜吉普賽:這10年

立報/本報訊 2012.12.09 00:00
圖文■徐明涓10月才從印度批貨歸國、11月才從雲南工作返家,吉娜又決定在明年的1月初,前往歐洲進行近一個月的旅程了。

從學生時期打工、到正式進入社會後至今,一直都是沒有固定工作、穩定收入的人,即使銀行存款總是少得可憐,但我一直都很慶幸,我擁有的總是比身邊許許多多的人要來的多;而這一點,始終歸功於我開明的父親母親,沒有他們給我的無限自由,就沒有堅持自己選擇人生的我——尤其在去年的一場差點讓我死去的大病過後,我至今沒有放棄過走我要走的路,並且不斷持續堅持努力著。

而一向存款空空的我,即使沒有辦法用積蓄證明自己的能耐點什麼,但看著滿滿蓋章與簽證的破爛護照,回想著記憶滿滿的10年旅程,我更是確信:自己真是一個很富有的人。

因為旅行,我開始學會感恩與滿足,這是旅行帶給我最大的體悟與力量,毋庸置疑的。

永遠有旅行的藉口

我一直都是一個很有貴人運的人,從失戀時朋友的母親大力相挺,在第一時間提供了我位於台北精華地段的住所,讓我暫時逃離情緒失控的惡夢;在德國漢堡鬼門關掙扎當下,當地的台灣外交部與慈濟的友善接應,讓我這個差點客死異鄉的逆女,知道自己其實還不算與死神孤軍奮戰——更別說是人都差點在異鄉喪命了,居然還有人端碗熱呼呼的稀飯給我。

而在我花費數月、絞盡腦汁努力撰寫完生平的第一本散文書籍時,過往的影展同事又恰巧地介紹了新工作:擔任國外藝人的來台接待,讓我的經濟壓力不至於那麼地沉重;也因為如此,我遇到了另外一個貴人:潘姐。一同合作兩個演唱會下來,我們成為無所不談的朋友,讓旁人非常訝異的是,我們居然只是認識一個月的新朋友,而在不久的將來,她更將成為我的旅伴:我們將一起前往歐洲旅行;潘姐要去每年報到的坎城唱片節(MIDEM)開會,而我則是硬跟著去玩耍的無賴女。

都已經說沒錢了還硬要跟著走,我也真是服了我呦。

然而,歐洲機票與物價對我這個不務正業(是說,我也從來沒有什麼正業過)的無業份子來說,當然是天價般的壓力,所以每每前往歐洲,自然不會只是專程前往任一國度;於是,總是精打細算的我,既然要走、即使得再多花一些銀兩,自然不能錯過鄰近的國度,這樣說是吧。

總而言之,怎麼樣都有藉口旅行的。

水都電影夢

而這一選,除了前往非去不可的法國坎城之外,我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威尼斯——這個我在2003年,曾經與同班同學與老師,因拍攝學生短片而受邀前往參展的美麗記憶水都。

那一年,我才剛滿22歲;對於未來,我能沒多想,只希望能一直拍電影而已。

算算,幾乎整整10年了。

而這10年,我從一個剛升上大學的20出頭、擁有滿滿電影夢想的新鮮人,輾轉成為走向世界的業餘旅者;或許,誰都無法說死什麼,喏,我這個曾經一心想走電影路的遊「幕」民族,還不是輕易地就這麼放棄曾經朝思暮想的唯一美夢,甘願獨自背著背包翻山越嶺、上山下海,即使再辛苦,都甘願前往世界的盡頭、尋夢了。

然而,這都是自己選的呀,沒啥好抱怨的。

如果說,放棄電影路是個無法挽回的遺憾,那麼,逃離影像框架的局限走向世界,或許是種合理的心理補償吧。

而至今的我,說什麼也不會後悔用記憶滿滿的真實旅程,拍下把握生命的人生電影了。

潘姐說:「我喜歡看不同風景的城市。」於是我們選擇了威尼斯。而威尼斯對我而言,除了10年前珍貴的影展記憶讓人難以忘懷,我之所以特別向「貴人潘」推薦這個城市,是因為威尼斯對我而言,就像是一段認識自己的生命旅程的起點;10年前,我從那波光粼粼的水都記憶開始展望世界,在拜訪她之後,我去了歐洲10多國、我去了東南亞、我去了西藏、我去了中東、我去了非洲大地,更二度踏上了無法止癮的印度——啊,如今31歲的我其實是那麼地心機,因為以上合計的國度就那麼地剛剛好、31國呀。

那,那麼這趟歐洲旅程,無非是這10年的回顧之旅了。

被愛包圍的旅程

也或許是當完成30歲、30國度的夢想之後,我早已不把數字當成一回事:接下來計畫順道旅行的國度,也包括了2005年造訪的柏林,都是曾經抵達的遠方;而我,又是多麼地感觸極深,因為我是那麼地期待,再度踏上曾經讓我相信天使真正存在的城市。

天使是否真正存在,或許只有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渴望愛的自己,最清楚了。

曾經有個愛電影的男孩告訴我:「當你看到天使時,你就知道你身在柏林。」只是在我也因他這席話踏上柏林的數年過後,他在遠方結婚、成家了;而這麼多年以來,我獨自再去了這麼多的地方、我一再再地在愛中受傷與救贖,回頭想想,即使我還是獨自一人、即使我還是一心只想當個離開父親母親的無情之人、企圖走向世界盡頭的遠方,但當年那個20出頭的女孩,即使沒有另外一個男孩陪伴,但最最起碼,如今已經30出頭的我,心頭只有因流浪帶給我暖暖的希望、早已了無遺憾了。

而流浪教會我的,除了感恩與滿足、除了包容與原諒,最最重要的,就是什麼才是真正的愛——一直質疑著愛是否存在的我,就在十年過後這才恍然大悟——我一直都是被愛包圍的人呀!

光是如此,這10年早已值回票價了。

在德國,有句諺語說:「當天使旅行前,陰霾離開、陽光便來了。」或許,倘若我的10年歲月裡沒有陰霾,我也體會不到陽光的刺眼與溫暖。

於是,我的希望、我的愛、我的無數10年,都在路上了。

寫信給吉娜:ginafilmgypsy@gmail.com

2005年2月,攝於德國柏林。當你看到天使時,你就知道你身在柏林。

2003年8月,攝於第60屆威尼斯影展現場。那一年,我們都因為愛電影,踏上了威尼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