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巴勒斯坦國的出生紙

自由時報/ 2012.12.09 00:00
◎ 王景弘

聯合國大會十一月二十九日以懸殊比數,通過巴勒斯坦「國」為聯合國的觀察員,比一九七四年給予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觀察員的地位提升一大步,這是巴勒斯坦外交一大勝利,也是美國與以色列在聯合國的嚴重挫敗。

巴勒斯坦「國」獲聯合國承認

遠在一九四七年,聯合國便決議將巴勒斯坦分成猶太人與阿拉伯人兩區,立下一邊一國的基礎。六十五年後的同一天,新的決議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向落實「兩國」模式以解決巴勒斯坦問題邁進一步。

巴勒斯坦當局主席阿巴斯,稱聯合國決議是巴勒斯坦國的「出生紙」;他在聯合國的成功受到巴勒斯坦人熱烈歡迎。受挫的以色列則立即採取反制,加速殖民建屋計畫,揚言要扣下替巴勒斯坦徵收的稅;美國政府指責聯合國的動作,對巴勒斯坦建國只有反效果。

在一連串互動之後,爭端解決前景仍難料,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第一,巴勒斯坦獲得一百三十八個聯合國會員支持、承認其國家地位,使它在國際與以色列的外交角力,有較對等地位和更多可用管道。

美國和以色列便擔心,巴勒斯坦可能運用新國家地位,向國際刑事法院控訴以色列非法佔領它的領土,要求調查。一般均認為以色列的佔領與移民明顯違反國際協議。美國國會參院兩黨議員提出法案,聲明如果巴勒斯坦透過國際刑事法院控告以色列,美國將停止對巴勒斯坦當局的援助,及關閉巴勒斯坦組織在華府的辦事處,就是預作防範。

第二,聯大投票反映美國與以色列的霸道立場更孤立,也會受到更大壓力。一百三十八票贊成,九票反對(含美、以),四十一票棄權,比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對中國代表權案表決的結果還難看。

雖然美、以強力遊說,但法國、西班牙、義大利和瑞士都投贊成票;投反對票的大國只有加拿大,其他六票都是小國和前美國託管地的超小國。一九七四年,聯合國通過巴勒斯坦解放組織觀察員地位時,英國投反對票,這次和德國投棄權票,而且在以色列採取反制措施後,立即召回駐以色列大使以示抗議。

不但如此,強力支持以色列的美國猶太教會,部分領袖公開推崇聯合國的決定,認為這是世界公民的一個偉大時刻,因為聯合國的過程,讓一個民族站出來要求得到承認。

第三,美國重申支持巴勒斯坦建國的目標,但強調達成目標的唯一途徑是直接與以色列談判,解決包括國界、以色列殖民者、巴勒斯坦難民及耶路撒冷的劃分等問題。

這是把難題推給巴勒斯坦,因為巴勒斯坦本身沒有機場、沒有出海口,經濟生存受以色列控制,而且,巴勒斯坦內部分裂,加薩地區的哈瑪斯激進派挑戰阿巴斯政權,拒絕「兩國」模式,不承認以色列 ,讓以色列有藉口推託。

巴勒斯坦歷經六十五年,才獲承認國家地位,成聯合國觀察員,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台灣的處境。台、巴條件相異,但坎坷命運卻相似。台灣國際處境從比巴勒斯坦好,變成比巴勒斯坦差,那是決策者的過失,人民沒有意志力,和美國及其他國家的錯誤雙重標準。

兩蔣時代國民黨政府,因以色列建國備受阿拉伯國家威脅,卻能一再克敵制勝,對以色列抱同情與敬佩態度;台灣被兩蔣政權挾持,在聯合國佔據中國席位,自然追隨美國支持以色列,排斥中國所支持的巴勒斯坦。

政策錯誤 蔣政權玩掉台灣席次

不但國民黨政府因被孤立而同情處境相似的以色列,主張台灣獨立建國的人士,也有人誤把霸道的以色列當榜樣,而非同情建國過程受壓制的巴勒斯坦。但以色列並不領情,一九七一年聯合國處理中國代表權問題時,以色列便支持「驅逐蔣介石集團代表」。

蔣介石政權在聯合國的席次,從有玩到無,就是因為政策錯誤,不肯盡早建立「兩國」模式先求自保,等事到臨頭,為時已晚,被排除出聯合國之後,從「漢」變成「賊」,流為國際孤兒。

兩個本土政權要加入聯合國,但已主客易位,處境像巴勒斯坦,卻又不如巴勒斯坦。聯合國是主權國家的組織,要入會需要經安理會推薦、大會通過,而中國在安理會有否決權,因此,除非中國改變觀念,或政權崩盤,它不會接受台灣成會員國。

不但如此,對台灣主權國家的地位,內部並沒有共識。國民黨主張「一個中國」,要被中國「統一」,並「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國家,也不主張中華民國是新國家,只是為選舉玩弄「重返聯合國」的文字遊戲。民進黨主張以台灣之名「參加」聯合國,但卻受制於國民黨在國會的多數,未能去除中國色彩的法律與制度;台灣自己如此,國際社會受中國壓力,自不願多事支持台灣取得應有的國際地位。

巴勒斯坦因內部分歧,經濟依賴以色列,建國進程受以色列抵制,但他們建國的意向與目標明確,日益得到國際同情與認可;即使美國也明確支持巴勒斯坦建國。

台灣人口二千三百萬、與中國有海峽之隔、在法律地位未定下,已有自由選舉產生的政府、有相當的經濟基礎及全球貿易,這些條件都比巴勒斯坦優越,事實上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國家。它取得國際承認的唯一障礙是比以色列還霸道的中國。

屈從一中 馬政府傷害台灣地位

但馬英九復辟的國民黨政權,不但不尋求國際承認,更不抗拒中國併吞,反而是屈從北京的「一個中國」條件,把法律與事實都不屬於中國的台灣納入中國,讓中國有正當理由否定台灣的國家地位和參加國際組織的資格。

巴勒斯坦因依賴以色列,建國也受制於人;台灣獨立自主於中國之外,馬英九政權卻蓄意建立依賴中國的關係,以封殺台灣獨立的生路。這就是他喊的「愛台灣」。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