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檢討、反省、再精進

立報/本報訊 2012.12.06 00:00
■林彥佑翻著報紙,看到一位老師出給孩子的作文題目,有異於傳統的寫作方向:「老師的缺點」;看到報導之後,對於這位老師的做法,感到敬佩,也對他的出發點,深表認同。

長期以來,國小的老師總是像「山大王」一般地端坐在教室中,無形中,也養成老師的「權威性格」。對於要讓老師向學生低聲下氣地說聲對不起,或是承認自己有錯,甚至比登天還難;不諱言,這是我自己該學習的地方,也因為這篇報導,讓我重新反省自己和孩子們的互動歷程。

有一次,我在洗手台削水果,削完的皮便順著水流進排水口,5分鐘後,就開始堵水了。一位孩子經過,趕緊告訴我:「老師,水堵住了,不知道是哪個同學亂丟東西讓水管堵住了……」全班開始猜測,有人說是他,有人說是她……,正當懷疑的人數越來越多時,我羞愧的程度竟與時俱增,但我卻沒有勇氣向全班承認:「是老師做的!」

幾天後,這個事件,在我的維修通報中終於恢復了正常,但當下的我卻擔心,孩子回家會告訴家長「老師做了蠢事」,也擔心學校在晨會時會公開報告我的行為,所以我選擇「沉默」,甚至要學生反省。

這個事件,一直縈繞著我,一直在我和學生的互動、行為的糾正上有著某種程度上的隔閡,我才終於體會到人家所謂的「虧心事」所留下的陰影是何其的深刻。

今天的這則報導,讓我鼓起勇氣,想對孩子們說一說,我曾經做錯的事,我曾經有哪些做法是可以公開檢討的;比方說:老師禁止學生帶飲料,自己卻天天放一杯在桌上?老師禁止學生遲到,自己卻曾因塞車而遲到;老師要學生把衣服紮進去,自己卻常因天熱而拉出來?

這樣子的檢討,其實也是對學生的坦誠,讓孩子們知道老師不是聖人,當然也有犯錯的時候;但可貴的是,「錯而勿憚改」,這不正是孩子來學校時,我一直叮嚀的部分嗎?

當我利用一節課詢問孩子們,你們覺得老師的缺點是什麼時,有的孩子不敢說,擔心影響成績、擔心被老師「秋後算帳」;有的孩子誠實的說:「老師說話不算話,欠我們一節電腦課還沒有還給我們」;有的孩子說:「老師的缺點就是喜歡說道理,而且說的都一樣!」;有的孩子說:「老師很會吃」、「老師很愛找人家聊天」……。

對於事實,有則改之;對於學生的惡意放大,我們則適時的解釋。我告訴自己,不必急著澄清,因為孩子的話是最真實,也最天真的;反而是大人們的有心猜測和過度聯想,才會把自己的缺點合理化。

曾子曾經說過:「吾日三省吾身」;從現在開始,我也要定時地問孩子們,老師有沒有什麼要檢討的?老師有沒有和你們一樣有所進步呢?教師的工作,面對的是一群「人」,不論是孩子們、同事們、上級們、家長們,只要有人的互動,就可能有好話壞話的流傳。

親愛的老師們,有缺點就改進吧!有優點就繼續保持吧!從孩子們的身上,我們可以看到最真的自己,「以學生為鏡,可以明得失」,不需掩飾,不需偽裝;孩子要見賢思齊,老師更該改過遷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