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正妹特殊化妝躍上國際舞台 竟然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

蕃騰人物/林郁倫 2012.12.05 17:59

大學畢業後的程薇穎,對於未來仍是懵懵懂懂,為了追求夢想,飛越半個地球,遠赴溫哥華深造。畢業的那一年,她24歲,不但獲得IMAT國際特效化妝藝術家大賽冠軍,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得到首獎的華人,更是升格為人妻、人母,享受家庭溫暖。這一年,對於程薇穎來說,彷彿就像是鮮花綻放又竄出新芽…(圖說:電影《太極》三花聚頂之所在!圖片取自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粉絲團)

從活屍、老妝到人體彩繪,通通難不倒她。

進入溫哥華電影學院之前,其實她並不是化妝高手,基礎的眉毛、眼線沒問題,再進階一點的技巧就不會,因此學校每堂彩妝課對她來說都是痛苦的折磨,「因為完全不懂,所以我比其他同學更認真,每天除了學校八小時課程外,回家還會繼續練習創作五小時。」就像她在準備IMAT的作品一樣,「我做了超過100%的準備,得獎是1%的幸運。」程薇穎在部落格上寫道,證明了成功無捷徑,唯有努力才有成功的可能。

大學的時候意外選了電影社,一個禮拜可以看好幾十部電影,ZOE舉例《洛基恐怖秀》怪異荒誕的裝扮與畫面和眾人跳舞狂歡場景形成”有趣”強烈對比,她將影片中恐怖的角色視為歡樂又奇異的視覺享受,笑說:「別的女生喜歡浪漫愛情片,但我熱愛恐怖片與怪物電影,這些特效彩妝造型讓我腦袋裡天馬行空想法付諸實現,不同顏色、材質使用的造型創作,都是表達我內心怒吼與想隱喻的事情。」

程薇穎的作品驚悚指度很高,很有個人獨特風格!圖/取自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粉絲團

而這位被媒體封為甜美卻酷愛詭異黑暗之美的奇妙女孩,投入特殊化妝領域的關鍵點也就在於「有趣」。

在她24歲那一年,成名、結婚、生子…

每一句話、每一個難關,由她畫下的句點,卻都是美好的。

《Make-up × Art :Zoe程薇穎的特效彩妝異想世界》書封定裝照。圖/取自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粉絲團

「這是人生中很好的體驗」得獎後工作接踵而來,同時懷孕、生子,程薇穎回憶起那一段忙得”焦頭爛耳”的日子,卻表現的如此甘之如飴,令人更為瞠目結舌的是,去年底她擔任電影《太極》的特效彩妝造型,帶著六個月大尚未斷奶的孩子直闖大漠,加上在片場因為日曬雨淋、難吃的三餐而哭笑不得,在她的網誌裡還是以「鍛鍊技術和耐力」將其視為一個有趣且充實的挑戰,說她樂觀,倒也未必,「可能是我都會在每一件事情中找到優點、看到好處吧!」。

很安靜,而且也很堅強。她總是靜靜的接受生命中的考驗及挫折,甚少抱怨。

自然而然地,感覺到了,就做吧!同一年中了三大獎:成名、結婚、生子,「也許是上天要我早點學會怎麼取捨」程薇穎說,在有家庭的前提下,在接工作的時候,自然會有更多的因素要考量,「得獎後一切來的太快、機會變多了,有了小孩又好像甚麼都沒了」這個念頭也曾困擾著她,她形容自己是一個不走直線、反而是球形的個體,就是因為有了那一段過程,對於工作與家庭之間的平衡,慢慢有了拿捏的標準。好比是日本漫畫《完美小姐進化論》的主角-須奈子,是個孤僻、陰森、最愛恐怖片的怪怪美少女,平常喜歡關在黑漆漆的房間裡,唯一的朋友是嚇死人不償命的人體模型,有一天,閃亮帥哥入侵,進而影響了她的生活,在ZOE身上,影響人生的是一份無可取代的家庭溫暖。

在溫哥華讀書,畢業的那一年,和當時的男友也就是現在的老公,不想分開,就結婚了!「別人很難取代在彼此心中的位置」程薇穎甜甜地敘述著那一段墜入愛河的美好…

IMATS Sydney airbrush demo 幕後製作「一切從無到有」。圖文/取自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粉絲團

兩個月前,ZOE受邀至澳洲替噴槍公司做現場示範,不同於以往鬼面具、燒傷斷掌的嚇人,她畫出一位身著旗袍帶有濃濃中國風味的人體彩繪,在特殊彩妝上的風格變化再度令人眼睛一亮!從驚悚鬼裝到中國風,落差之大,問她是如何吸收和產出,「也許是結婚之後,生活穩定,感覺也就比較PEACEFUL(和平)了吧!」她強調小孩子與家庭並不會耽誤任何事情,人生階段的發生只是遲早跟晚而已,而當這一件事情來的早的時候,相對就可以更專注地在工作上,因為感情穩定、家庭生活也有,小孩怎麼樣都會長大阿!

她任性,但也溫柔。一個任性的秉性,一個溫柔的美德,都同時具有。善良的溫柔中也難免雜著自私的任性。她就是這麽一個矛盾體。

大大的眼睛,在工作時就睜的更大了,「工作的時候會完全把自己罩住,甚至還會忘記有小孩子這一件事」她說,”啊!等下還要回去煮飯”這種在真空狀態下突然驚醒的狀況不時發生。常因受邀的工作需求而需要當”空中飛人”,她將這一段忙碌視為過渡期,「有時候,你會發現生活都會一直在做重複的事」不要失去自我,要勇於實現理想,做自己喜歡的、開心的;遇到瓶頸、或是靈感困乏的時候,她會拼命做菜,冷不防地來的極限運動「高空彈跳」,為生活找刺激,象徵一種重生的感覺。

「空中飛人」的願望是這樣實現的!14000英呎高空跳傘,完成。圖文/取自程薇穎Zoe Cheng的特效化妝部落格

看起來甚為實際,但是其實她也是浪漫的很,有一次她含著拍戲用的血膠囊,在浴室裡大叫,老公驚慌跑來看到滿嘴滲血的老婆,當場沒嚇暈了,而她也只是回一句「哈哈,沒事啦!」讓疼她入心的老公拿她沒輒,當然這一類事情也不是常常發生,可見的是夫妻之間的情感刺激,要和ZOE匹配,心臟也是要挺大顆的!一雙巧手,點滴累積就是實力。她忠於自我,勇於把夢想做大。

書封拍攝的導演是老公。我用平時瞪他的表情拍了許多好照片。圖文/取自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粉絲團(經由作者同意授權使用,請勿轉載)

自從兩年前奪得IMATS國際特殊化妝大賽冠軍,成為第一位拿下該賽冠軍的華人,「台灣之光」程薇穎電影、廣告邀約不斷,近期馮德倫執導的電影「太極」與「桂格燕麥片」廣告的特效彩妝造型也都出自程薇穎之手,現今遊走兩岸三地從事藝術創作與電影特效化妝的她,定居北京,ZOE說初到大陸的時候,也很不能適應那裡的環境,發現自己很渺小,「但是當你開始漸漸融入這個地方之後,心理面強大的感覺是很有趣的」她說,發現自己既然可以在這個環境生存下去的時候,再回到台灣的時候,反而更認識自己了。

北京的包容性比較強,世界觀比較廣,反觀台灣,很好玩的是,人們很容易把自己侷限可是又同時覺得自己很大…

「在台灣比較摸不清自己是甚麼樣的人甚麼樣的個性,這個大環境好像不容許自己不一樣。」ZOE說著求學過程中壓抑的情緒,一直到大學、出國之後”大解放”,她舉例說,像是大部份走在路上的女生,哈韓、哈日、穿著打扮隨波逐流,比較不會去凸顯自己或者是展現自己的個性,「這就是大環境造成的」ZOE感嘆的說,如果你稍微特別一點、人家可能用有色的眼睛看你,「同質性太高,台灣有這種狀況」。

特別、獨立的特性、不在乎別人怎麼看

程薇穎在IMAT國際特效化妝藝術家大賽頒獎舞台上,感動的親手接過青蛙王子的金球禮物。圖/中央社

每個人的遭遇、遇到的人事物都不一樣,其實每個人發生的問題都不一樣,如果不去轉個念頭,怎麼辦法把事情好好經營下去?眼前的年輕女孩經過了人生的重要階段後,娓娓道來箇中奧妙,聽來老陳,似乎不是一個26女生所有的體悟,但是程薇穎都吸收了,暫且不論在吸收的過程中她承受多少的壓力,但是至少現在,雨過天晴,所得到的不只是實質上的家庭穩定,更在待人處事上圓潤豐富。她認為,只要心無旁鶩,全心投入自己喜歡的事,成功必然會主動向你靠近。「那是一種內在的自信,那種自信不是鋒芒畢露的自信,而是內在很堅定,知道自己到底是甚麼樣子的。

「如果沒有看到別人的好,就沒有辦法簡單過生活,因為你就只是一直再抱怨,不斷地覺得世界對你不公平。」曾經就有人問ZOE,特殊化妝這種技術型態的東西,怎麼會大膽去開班授課,不會擔心別人學走嗎?「創意就是生活」每個人所需的!「心想事成」只要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念,真的就會有很多助力,默默順水推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