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寫手的生存價值

立報/本報訊 2012.12.05 00:00
■宋竑廣我三不五時會注意立報的成長動態,像是粉絲團又增加了多少人,大概花了多久時間,心裡想著「好像沒多久又增加了一兩千人呢」這類的事情;前陣子發現廣告內容好像多了些較有名的廠商,相對於以前紙本常出現不得不為的法院公告,市場性似乎又成長了一些;還有前一陣子網站流量爆了這樣好的、代表人氣旺的事情,也會記在心裡。

從好幾年前就會注意這類的事情,以前還有電子報的時候也會查看訂戶量,在BBS做簽名檔幫忙促銷一下,甚至在發現到電子報居然沒有訂閱電話時,雞婆到催(了很久)報社生出來,喔,對,也會雞婆到跟編輯聊過可以增加哪些廣告客戶之類的事情──順便說,前陣子遇到某網友跟他的朋友時,(自以為貶抑地)自介說「我跟XXX會認識是因為雞婆地……」網友馬上接話說:「對,他(我)真的超雞婆……」

大概是三不五時社運圈就會傳出哪個組織又快窮死了的這樣的事情,所以對相關事物格外敏感吧,資源很有限,能努力就努力,想想看哪裡適合轉貼什麼的總是會做;除此之外,我是個寫文章的,不像早餐店賣一個三明治就是一個,作品刊出後不知效益如何,難免有對空氣喊話、對荒野吶喊的疑慮,手工般地去做點事情,感受一點點跟自己有關的叫座的成果,人生少點虛無也是好的。

我這種小咖寫手就算了,可能很多人傳來傳去就滿足了,或者看自己文章按讚的人數,覺得有幫助到立報多點人氣就謝天了;倒是在大媒體或已經很有名的作家朋友,也會感到虛無,讓我感到挺意外的,不過人家心懷宏願,圖的不只是人氣問題,而是覺得寫了事情也沒解決,該拆的不拆,不該拆的還是被拆,因而感到沮喪。

唔,我是覺得如果因為我寫了什麼文章,然後就發生核電廠應聲廢除之類的事情的話,那也蠻可怕的,大凡事情還是種種力量交撞之後才產生結果的好,否則德薄能鮮如我,或者判斷錯誤,或者發言不當,有如雷公打死人似的一發不可收拾也不好,雖然某些政客很該死,但我也不覺得手上有本死亡筆記本便能解決事情(而且我支持廢死啊)。

所以說,不用太大的成果就好了,之前參加反核遊行時,聽到有人引述自己的文章慷慨陳詞,那是「日本核能金流問題滿佈產學政官」的最後一段,福島縣當地居民高橋美加子說:「在東京的各位,福島第一核電廠是為了你們建造的,能夠阻止核能發電的只有你們,請說說話吧。」大概那人和自己一樣,都被高橋的話感動到吧,想起構思文章結構的那時,用這段話收尾的心情,再現於他人展現行動的場景,便有種超越時空的神奇感,一時之間也別無所求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