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錕P 最正乩童 世界冠軍

古都隨機殺人案的背後

中時電子報/蔡文杰 2012.12.04 00:00
  一位長期失業二十九歲青年,在台南某遊樂場以隨機殺人方式殺害一名十歲小孩,被捕之後竟稱「為了想要坐牢吃免費牢飯」,而且認為「只有把人殺死才能坐得比較久」。一般民眾除了很想罵禽獸不如也對治安感到恐懼外,恐怕只會覺得太過荒謬,台灣社會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我身為台南人也覺得此事發生在文化古都實在太過離譜,值得我們一再深思。   很明顯的,這是一個社會邊緣人長期對社會不滿的極端行為,其荒謬會讓人聯想到卡謬的《異鄉人》。但《異鄉人》只是小說,且距今已六七十年了,那是反應當時法國的時代氛圍,是一種有存在主義性質的哲學探討,怎麼會活生生在現在的台南上演?   筆者認為,除了家庭環境與成長背景因素(父母離異只有國小畢業淪落底層打零工)外,其實還有網路。因為嫌犯殺人之後還若無其事的在網咖睡覺,事前還上網搜尋「殺人會不會判死刑」,在得知多半偏向不會之後鑄成大錯。犯者本來就具有邊緣性格,而網路讓原本已經孤立的人更加孤立,很多人生活已經離不開網路了,而越是依賴網路越深的人就越危險與無知,如同很多少女會在網路上問墮胎、避孕的問題一樣。   而命運也是這麼巧,十歲小孩也來自邊緣家庭,也是父母離異、父親打零工,收入不到一萬,甚至窮到租屋處沒有電視,才會在工作時每天放小孩自己玩。這名父親自責「如果有電視可看,他就不會出去了」,這也是很明顯的「貧窮人的悲哀」,除了是時代因素也是政府的責任。同是邊緣家庭再加上諸多巧合,串起了這場驚世駭俗讓人無法置信的慘案。   該讓人思考的是,這只是偶發事件嗎?全台灣究竟現在有多少失業人口?在人口密集的都市,這些人當中又有多少人卻得不到親友與社會支援,慢慢變成一個社會邊緣人甚至出現反社會的極端個性?   而這件事也反映了台灣的司法,給人印象是殺人不用償命嗎?如果是,那我們的司法教育也是幫凶,更別提他的父母、教育、家庭環境造成他與社會格格不入,讓僅國小畢業的他只能尋求網路與自動入獄來解決生活問題。   還是這名青年太瘋狂太癡傻,竟會虛無到只剩一種百無聊賴已經活膩了的反應?很多活膩了的人到最後就是自殺,但活膩了到最後卻想坐牢去殺人這應該是第一例。只為了想吃一輩子的牢飯把人殺死,如果不是活膩了就是精神有問題,所以當他在下手時他一點也不覺得這很冷血。   隨機殺人在台灣不是第一例,在國外更不是(如挪威殺人魔);令人擔心的是,為了吃免費牢飯想關比較久而殺人,背後的原因如果不釐清,更荒謬的犯罪恐怕還會出現。(作者為台南市社區大學教師)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