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總站是「幸福」》 鄺俊宇

yam蕃薯藤新聞/香港元朗區議員 鄺俊宇 2012.12.04 00:00
在微雨中,出席朋友的結緍註冊儀式,在註冊完成的一刻,看到一對新人幸福的模樣,腦裡響起的歌是梁靜茹的《勇氣》。 認定對方是自己的一輩子,這個決定需要勇氣。 如果戀愛是一趙火車的旅程,經過了「蜜月」,「熱戀」,「冷卻」及「恆溫」等車站後,「結緍」是否這火車線的總站? 結婚,是從兩個人步向一個人的過程,以「一輩子」作單位,一旦許下承諾,兩人的生命從此在同一條跑道上,二人三足,互相扶持直至人生終結。 我們沒有預知能力,當遇上他或她的時候,是沒有方法保証幸福,忐忑也隨之而來,女孩會問:「他是我能付託終生的人嗎?」男孩會擔心:「我有能力給她幸福嗎?」 結婚沒有試用期,也沒有幸福的品質保証,但卻有「最後享用限期」,一旦錯過了限期,未能由「恆溫」走向下一階段,兩個人便會越走越遠。 逗留在車站月台越久,人越容易會轉乘另一班火車,如身在「恆溫」的愛情裡,總會猶豫:「會否有另一個更合適的他或她出現?」 有一個故事,柏拉圖曾經問蘇格拉底:「什麼是愛情?」 「你到麥田走一次,不能回頭,途中要摘一棵最大最好的麥穂,只可以摘一次。」 最終走完麥田的柏拉圖空手而回:「難得見到一株不錯的,卻不知是否最好,因為只可以摘一次,只好放棄,再找更好的,結果到盡頭時,卻發覺手上一棵麥穂也沒有。」 蘇格拉底:「那就是愛情,愛情是一種理想,而且很容易錯過。」 如果我們抱著「會有更好的她或他」出現的心態,錯過了一班又一班的火車,當尾班火車也開出以後,留在月台的,就只有自己了。 我有一位朋友,她冒著千夫所指的壓力下,堅持與那個他結婚,那時候我忍不住問她:「為什麼可以這樣子頭也不回呢?沒有一個人支持妳跟他在一起。」 「這是我自己的幸福呀,只有我自己才知道,他就是我的一輩子。」她淡淡的回應:「這種感覺難以言喻,就像有一把聲音出現:『是他了。』」 兩年過後,她和他誕下了孩子,幸福洋溢,當年反對的壓力消失得無影無踪。 如果當天她因旁人的冷言冷語而卻步,那麼今天她的幸福又會在何處呢? 幸福,是自私的。 如果自己都不願去不顧一切,難道旁人能為你拼命送上幸福? 雖有一句話:「身在福中不知福。」但諷刺的是,只有自己才能為幸福量度溫度,因為幸福與否,不是旁人來定義,而是自己去感受。 有時候,看似幸福,卻不知淚在打轉;看似平淡,卻不知暖在心頭。 不知你身在那個車站呢?忘了說,「結婚」並不是這條火車線的總站。 總站是「幸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