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南方朔觀點-政府無能失能 已成當代顯學

中時電子報/南方朔 2012.12.04 00:00
  上星期的專欄我提到當代主要經濟學家薩傑士的新著,最近又剛讀了二○○一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史迪格里茲新著《不平等的代價》即將由天下出版的中文譯稿。這兩位頂尖大師級的人物,他們共同關心的焦點之一,乃是當今政府無能及失能,最後使得整個國家失去了方向。足見政府的無能失能,所造成的失速失向是多麼的嚴重。   而研究政府無能失能問題的學者都知道,各國的無能失能有不同的類型,美國的無能失能是特殊利益團體牽著政府走;而中國則是專制造成了貪腐無能。而像台灣這種半民主半專制的社會,則是另一種無能失能的型態。台灣式的無能失能,就讓我想到一九八○年代英國學者比爾(S.Beer)所謂的「停停走走政治學」(stop-and-go politics)。   一九七○年代後期至八○年代,英美的民主開始深化,媒體政治的時代也告到來,於是產生了一種新舊夾纏的奇怪領導人;有些事他有專制的特色,但更多事他則是個嚇破膽的人物,他沒有意願和膽識在許多事發生之初就站定立場。於是他的政府就成了一個亂七八糟,「走走又停停」的政府,完全看不到一個方向感。專制與懦弱的兩種缺點都在他的手上集其大成。美國學者加德納(John Gardner)甚至表示這種國家機器其實是「時開時關」(on-again, off-again politics)。  這種型態的無能失能,我們可以看到它的一些困境:< 一、在大方向上,它仍有專制的遺傳,但在這個時代,專制已必須用民主來包裝,因此這種政治必然會有很多欺騙的成分,甚至有許多屬於知識詐欺、語言遊戲的成分。對於這種半專制半民主的欺騙,人們當知之甚詳。 二、而在許多具體問題上,美國學者喬尼斯(B.D. Jones)即指出:「由於政府缺乏意願和方法來抗衡別人的競爭性需求」,於是它只好東躲西閃,讓下面的人自己去打。馬是一個喜歡動輒祭出黨紀的人,但像退休軍公教慰問金的問題,他則不搞黨紀這一套,而是讓行政院與立法院自己去打。黨紀或不黨紀,完全沒有客觀的基礎,只是一種視權術需要而玩的手段。一種唯權術的政權,怪不得它的整個政府運作愈來愈癱瘓錯亂了。 三、這種政府由於專制起來就任意而為,膽怯起來就諸事都不為,它自然不可能有國家長遠的目標與規畫,只是隨波逐流。無能失能最後一定走到迷航失向的結果,這乃是今天台灣最大的困境。   今天整個台灣洋溢著迷惘不安的氣氛,有的人是無端的憤怒,有的人則只求得過且過,但就是沒有一個有方向感社會才會有的社會積極性。我甚至認為在無能失能這個問題後,台灣的學術界應準備去研究社會與國家的退化問題了。   一個社會與國家,最重要的是要維繫住社會與國家最重要的公平與正義,當有了公平與正義的最低限標準,至少這個社會與國家的基本認同不致於渙散,然後可以逐漸形成新的方向感,可以替國家保持元氣。我最近讀薩傑士及史迪格里茲教授的新著,已明確的感覺到,他們都共同的關心當今的政府無能失能問題;而且都共同主張,降低社會不公平的程度,從事經濟與倫理人心的革新,乃是讓美國重獲繁榮的不二法門。   在讀了他們的新著後,我油然有感的是,台灣政府的無能與失能,其實在程度上是比美國嚴重了千百倍,但台灣的統治者對自己政府的無能與失能卻是完全無感,仍然藉著台灣社會的藍綠矛盾,在玩弄著他的權謀遊戲,而對台灣迫在眉睫的經濟停滯膨脹,退休軍公教的不當非法特權,以及國家未來的財政危機,仍在以一種事不關己的冷漠態度繼續唬弄拖延。   對危機的麻木,是在替更大的危機做著奠基的工作。最近這幾天,政府對退休軍公教慰問金問題又再拖延,而在拖延中國民黨自己內部又鬥成了一團。行政院的慰問金是假改革,假改革造成的內鬥是無聊的假內鬥。而台灣的真改革何在?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