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觀察筆記》睜眼瞎話

自由時報/ 2012.12.04 00:00
蔣偉寧的青春是在象牙塔裡度過?

做為戰後出生的世代,做為九年義務教育的先行者,從那個風雨飄搖又窮困的歲月裡走了過來的壯年人,蔣偉寧敢說求學中感受不到白色恐怖?

貴為教育部長,不僅要做為教育工作者的模範,要為學生立命,更要有為萬世開太平的用心。

他現在當權,不必指他說謊,不用說他為了位子,那是五斗米的生活壓力,所以不要企望他可以替學生講話,幫他們出頭,挺身擋住政治衝擊。

因為,他為自己的求全,被看到部長軟軟的脊梁。

文人,士大夫,古來他們的硬頸情操就是國家向上或向下的判斷標竿,這也就是為什麼學生運動常常撼動社會,影響國家政策,那是純純的良知,是文人之所以位列士農工商之首的評議背景。

眼見為憑可以講真話,感同身受也能反映事實,蔣部長讀大學的日子,黨外勢力勃興,街頭演講一下來就是萬人空巷,大四上學期準備考預備軍官前,教官到班上約集男同學稱入黨的就是政戰官、人事官,非黨的就步兵排長、陸戰排長,毛骨悚然到今猶印象無以磨滅。

也許是書呆子,只追求書中自有黃金屋,民主波瀾壯闊的澎湃巨浪聲,蔣偉寧聽不到抑充耳不聞?

一路來過然是乖乖牌!(資深記者黃明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