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公主漫步雲端:跳崖的孩子與搭橋的成人

立報/本報訊 2012.12.03 00:00
■卡蜜兒常常好奇,台灣的孩子,究竟是怎麼變成青少年?又如何心驚膽跳地變成大人?尤其,在青少年時期與成人之間,有一道深不見底的寬闊懸崖。崖邊的成人,切斷了過崖的通道,希望青少年們不要「太早」過來。但是「長大」是一件不可逆的過程,於是成千上萬的孩子、青少年成為跳崖的人,在沒有任何協助的艱鉅處境裡,自己變成大人。跳崖風險極高,崖底下的犧牲者眾多。到各級學校談性教育,有一種撞牆的感覺。常常準備了一份完整講綱,卻講不完三分之一。完全沒辦法推展到「性教育怎麼教」。10場演講往往有8場卡在「到底要不要教」的大哉問裡。國小老師說:「現在談還太早了吧?我們會談月經、身體發育,但是性行為應該到國中再談吧?」;國中老師說:「國中談這個還太早,如果讓學生看談性行為的影片,會不會讓她/他們以為可以去做?」;高中老師說:「這個會不會到大學去看比較適合?」如果這些老師們像我一樣,在幾個月間密集跑這個議題,站在台上看底下這些教育工作者「憂心」的表情和發言,不斷撞在這堵牆上,或許也會有同樣的感覺。這些名為「擔心」的阻擋,其實,是一種逃避,甚至不願負起責任的藉口,或是,專業能力不足的心虛。當這些教育工作者還在抗拒的漫長歲月,孩子們只能自己摸索關於「性」「身體」「自我」「愛」的種種知識、能力,自己長大!這陣子,有機會到一個特別的學校與一群崖底下的女孩對話。她們就是跳崖的犧牲者,目前被安排在中途學校裡接受照顧。我喜歡和她們的互動,喜歡她們的坦白,更喜歡她們清楚的思辨。她們說:「女生也是會自慰的,不是只有男生比較色」,她們說:「如果在一段關係裡那麼沒有安全感,如果可以穿越時空,乾脆只當普通朋友就好」,她們說:「國中再教性教育太遲了,國小就應該開始……」。我們要如何期許自己成為麥田捕手,穩穩接住每一個孩子,而不是什麼也不做,等在懸崖邊的人?一場研習會後,一個老師會後帶著深思與好奇的表情來找我,她說沒看過同校的老師們竟然在這個議題上有如此大的歧議,以致於整場講座氣氛非常詭異。「這個議題,最困難的是,老師們還要面對自己內在的掙扎,整理好自己後,才能有下一步的教育行動」,所以,非常非常困難。這些「困難」,或許就是台灣性教育最大的問題,教師們自己是孩子時,沒有從教育體制裡得到良好的性教育資源,她/他們也是從崖上險險跳過的人,或許有點隱隱地期待,現在的孩子,也能驚險跳過!但,為什麼我們不能期許自己搭一座橋,讓成人之路不是橫在面前的萬丈深淵,而是有人扶持,有人引領的安全道路……(家庭合作事業協會總幹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