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吉娜吉普賽:錢包失竊記

立報/本報訊 2012.12.02 00:00
圖文■徐明涓最近有個新工作機會:「中國自駕遊」(On the Road in China)的旅行接待(Journey Host)的候選人。

「中國自駕遊」是這麼回事:提供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可自行開車行駛中國大陸進行半自助的深度旅行;既可享有自駕的樂趣,也可獲得平安舒適的保障。畢竟,國外旅客若想在中國旅行,除了得花費時間、體力之外,語言更是一大考驗;對於許許多多嚮往中國旅行的外國旅客來說,此一旅行方式無非提供了另一旅行的方式與前所體驗。

之前透過朋友的引薦,我成為本年度唯一台灣區的旅行接待職缺候選人,而這趟的雲南之行,便是我的測試旅程(Test Trip)——不僅僅是公司方面正式測驗我是否真能勝任這份極具挑戰的任務,我自己也是想掂掂自己的斤兩——畢竟,旅行是一回事,接待又是另外一回事呀!

而我這個自由自在慣的人,是否真能接下這份任務,就要看我的能耐了。只是,萬萬沒想到,這趟口口聲聲期待已久的測試旅程,居然讓自助旅行那麼久的我,在踏上昆明的第一天,就遇到了錢包失竊的窘境——這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測試旅程呀!

然而,比起錢包失竊的遭遇,面對眾人的關切,反倒讓我不好意思了起來,理由原因無他:原來,我這個走遍千山萬水的假吉普賽人,居然也有這一天——唉唉唉,人真的還是別「鐵齒」的好才是。

錢包是在昆明的家樂福遭竊的。那一天一抵達昆明機場,我還來不及入住旅館,便隨著工作人員一同前往市區內的家樂福採購顧客的旅程用品與食物;逛著逛著,採買了大量商品的我們都累了、餓了,才剛踏進一家泰國餐廳、準備享用期待的晚餐時,我這才發現緊貼自己的隨身包的拉鍊是打開的;急忙一翻、這才確認我的錢包早已不翼而飛了。

錢包裡頭除了在台的所有的證件與提款卡之外,還有一千人民幣與一千餘元台幣現鈔,最要緊的是,童時的珍貴照片也在裡頭;我這個人一向不會對錢過不去,但對於保留了30年的童時照片就這麼弄丟了,我的心頭不禁揪了一下。

更讓人洩氣的是:偷走錢包的人,肯定是把我視為護身符的隨身寶貝,隨意棄之不顧啊!

換個心情換結果

只是,當事情已經發生,再怎麼悔恨與多想皆是枉然;既然老天爺要考驗我,那就只得逼迫自己臨場轉換心情、馬上上路,至少最最起碼,我的護照、台胞證都還在身上,情況還不算太壞;況且,我的旅程才剛開始,繼續沮喪也不是辦法——即使錢包不見,最最起碼,我還是可以擁有一趟難忘的旅程,總比兩頭空好呀!

且戰且走,事情該怎麼發生就怎麼辦吧!

於是我的念頭一轉,錢包不見的沮喪馬上化為「昨天的事」,我已不再掛心;反倒能立即提起精神,當遇到安慰我的人們時,我帥氣地說:很好呀,我這下可以重新申請我所有的證件了,上頭的照片可真是歷史久遠、醜的咧!

看來旅行十數年送我的最大禮物不是別的,正是樂觀呀!

而這趟旅程的結束前夕更是再再證明:人生真是充滿了奇蹟。

行程跑了一個星期之後,我早已把錢包失竊一事忘得一乾二淨;而正當我準備回到昆明搭乘班機返台的前兩日,我接到來自家裡的電話,是母親打來的;她氣急敗壞地急問著我是否遺失了什麼物件之際,我反而一頭霧水,心想:奇怪?我根本隻字未提,怎麼距離千萬里遠的家鄉,卻已經知道我這少根筋的傻大姐所幹下的蠢事?

「你錢包裡面有保險卡,上頭有聯繫電話,有人在昆明撿到你的錢包,送到派出所去啦!」母親沒好氣的說明著,我則抓著手機不知該說什麼,一時間傻住了,聽著母親又說:「有個在昆明念醫學的學生在路邊撿到,她把錢包撿去給班上的台灣同學,是那個台灣女生聯絡台灣的家人,輾轉聯繫到保險公司、這才連絡到我的啦!」好呀,我這個旅行總是闖禍不斷的倒楣鬼,卻也總是貴人運不斷,老是有著化險為夷的機運呀!我急忙撥打母親留下的台灣女生在昆明的手機,確認對方將錢包撿到昆明醫科大學附近的派出所正確位置後,這才正式清醒過來。

錢包裡的錢想必是被偷兒偷走了,但錢包裡的證件、提款卡,甚至是我孩提時期的珍貴照片,此時此刻正躺在昆明醫科大學旁的棕樹營分局,等著糊塗的主人領回呢!

你說,我不是旅行幸運兒是什麼?

況且,一千人民幣換來了一個珍貴的教訓、一個難忘的回憶、一個有趣的故事,更或者是一個新的朋友,不也挺划算的?

我不禁想起,從香港飛至昆明的飛機上,空姐發給每人一人一個幸運餅乾,打開後看見裡頭的字條上寫著:「你的事業將會越來越好」;欸,我雖真不知這句話是真是假,但我這悲喜交加、倒吃甘蔗的錢包失竊記,倒是讓我對人生更加好奇、更加期待了。在派出所裡領回了僅剩的物品後,新工作的首趟測試旅程,就這樣歡天喜地踏上歸途了。

攝於雲南沿路。在地的永遠最動人。

攝於雲南。元陽梯田的日出美景令人難忘。

攝於雲南。來到雲南,豈能錯過一晚晚熱騰騰的米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