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樟腦的消失與重生

中時電子報/林上祚/調查採訪 2012.12.02 00:00
苗栗銅鑼鄉樟樹村,有一家台灣碩果僅存的天然樟腦廠,東華樟腦廠吳騰金家族,三代從事樟腦業務。為了生計,吳家從苗栗遷到台中,農忙之餘又到南投中寮焗腦,歷經后里墩仔腳地震與九二一地震,樟腦廠沒垮下,反而從精油香皂、沐浴乳中找到生機。

東華樟腦廠負責人吳騰金,父親吳阿相是苗栗銅鑼客家人,日治時代家族土地遭強徵,舉家只能搬到台中大甲鎮瀾宮後面租地謀生,「當時種田一年二獲,為了生計,父親趁農忙之餘,跑到南投集集、中寮當腦丁」,吳騰金說。

腦丁是日治時代官方許可,在山區製腦維生的人,吳騰金至今仍保留日本政府頒發腦丁執照,后里墩仔腳地震後,吳家搬回銅鑼,戰後設立東華樟腦廠,吳騰金小學畢業後,也繼承父親樟腦事業。

不敵化學競爭 紛紛關廠

三義的木雕業興盛,雕刻剩餘的木屑,當時免費給鄰近樟腦廠提煉。樟木與檜木的木匕,堆滿了東華樟腦廠,工廠內空氣裡瀰漫著一股沉靜的香氣,「樟腦業務還沒民營化以前,公賣局每個月都有一台貨櫃車到廠區載貨。」

但隨著化學樟腦興起,公賣局樟腦業務一九六七年開放民營,天然樟腦不敵競爭,樟腦廠紛紛關廠。新竹峨嵋富興阿良頭樟腦寮負責人劉文鈞表示,劉家當時是樟木供應商,天然樟腦滯銷,劉家只能把焗腦當成副業在經營,加上樟木來源取得不易,要不是因為有些老主顧念舊,劉家一度考慮收掉樟腦寮。

「天然樟腦是夕陽行業,人工成本貴,不了解天然精油好處的客人,總是嫌貴,公公樟腦油賣不出去,我們只好幫忙想出路」,吳騰金媳婦鍾淑珍說。

鍾淑珍和先生吳治增二十年前,在台中石岡設立香皂工廠「綺緣」,將銅鑼老家生產的樟腦油、香茅油,摻入香皂、沐浴乳,第一年賣了一百多萬元後,慢慢有信心,接下來又開發了薰衣草等精油沐浴乳。

吳家從精油皂找到出路,但災難卻再度找上他們。九二一地震重創吳治增夫婦,不僅夫婦二人重傷住院,二名子女更在地震中喪生,出院後看到坍塌的工廠,吳治增一度萬念俱灰。

地震重創工廠 重新站起

「乾脆不要做算了!」吳治增夫妻一度動念搬離石岡,但綺緣員工,家裡震倒沒薪水拿,還跑來工廠幫忙協助復原,讓他看了都流淚,「搬到別的地方,也同樣會有地震,這個地方震完以後,搞不好一百年內就不會地震了。」吳治增化悲憤為力量,在原址附近重新興建工廠與樟腦博物館。

吳治增說,綺緣是香皂代工起家,台灣菸酒七、八年前,生產酒粕香皂就是綺緣代工的,本來機動性就很強,加上天然精油產品,用起來比一般化工皂觸感好很多,口碑建立後,生意慢慢地拓展開來。

「以前我們比較古意,檜木精油沐浴乳沒有包裝直接賣,日本人很愛,但是台灣就是賣不動,後來腦筋轉個彎,摻入玫瑰精油,製成高級沐浴乳,果然賣得嚇嚇叫」,鍾淑珍說,這個產業就是要創新,才會有未來。台灣消費者對香皂、沐浴乳比較喜歡外國情調,綺緣所有產品線也取了英文名字,前年還花了一千多萬元,買進自動化生產機器。

「原料當時一直漲,我們得降低生產成本爭取生存籌碼,現在是地球村,我們必須跟全球競爭,不是台灣關起門來,說多少就是多少」,鍾淑珍很自豪地說,台灣進口很多精油,大概他們用最多。

純天然不傷身 媒體新寵

吳騰金的東華樟腦廠,現在常常有媒體前來拍攝,包括國外媒體也來採訪。吳騰金說,現代人日常用品,過去四、五十年,都已被化工製品取代,近年的醫學研究發現,化工產品使用過多,會滲入皮膚,長期對身體傷害很大,純天然產品再度引起媒體興趣。

常有人問吳騰金,全台樟腦廠都已轉業,為何東華還堅持生產樟腦油?吳騰金說,樟腦油是家傳萬用藥,蚊蟲咬傷、皮膚燙傷非常好用,天然的產品一定有生存空間,因此他也堅持品質,決不摻雜假貨矇騙消費者。

綺緣在九二一以前,員工沒聘幾個,現在員工人數已有七、八十個,一年的營業額達二、三億元,並且支持銅鑼老家樟腦廠,繼續營運下去。「包括樟腦在內,台灣曾經擁有很多世界第一,但現在年輕人很難想像,我們把工廠留下來,讓年輕人也能分享這份榮耀」,吳治增說。

(※「消失與重生」專題所有內容請見官網「台灣368」)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