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謝長廷如何走出困局?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2.11.30 00:00
11月28日民進黨中常會,兩大派系領袖兼前行政院長謝長廷與游錫堃重申不參加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原則,與此同時,蘇貞昌主席也重申「調整兩岸政策不急」的既有立場,蘇謝雙方毫無轉圜,正式宣告分道揚鑣。

蘇臨時變卦,決定自己兼任召集人,固然導致「好牌打到輸」的不幸結局,但反觀謝壯志未酬,爭取民進黨兩岸轉型功虧一簣,也同樣令人遺憾。誠如林濁水所言,這是親痛仇快的「黨、蘇、謝三敗之局」。

記取失敗教訓:未先擴大改革聯盟,反先擴大定位爭議

從10月4日謝啟動訪問中國大陸的「開展之旅」,到11月21日蘇臨時變卦、宣布由自己兼任中國事務委員會召集人,這將近50天的峰迴路轉,謝此行由盛轉衰的關鍵何在?

謝10月8日結束訪中之旅返國,當時民調顯示,高達63.2%民進黨支持者認為中國大陸持續開放民進黨高層前往參訪,有助於兩岸政治交流與和平發展。此外,民進黨支持者贊成「民共兩黨暫時擱置對立主張,共同推動兩岸和平發展」的比例,更高達72.9%,只有15.6%不贊成。

換句話說,當時謝曾一度掌握輿論優勢,即使是與謝系長期競爭的新潮流,儘管並不贊成謝的「憲法各表」,總召段宜康也公開表示「肯定謝踏出這一步所展現的魄力、精準與細緻」,並建議「民進黨領導人,應當善用謝此行在黨內撐出的空間,儘速整合、勇敢提出與中國大陸互動的基本價值與互動模式」,並認為「謝此行勢必成為民進黨與中國政府關係進程的標竿」。同屬新潮流的前海基會董事長洪奇昌,也以「民共對話代表進步」肯定謝訪中。另如出身新潮流的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蔡其昌,更在第一時間表態挺謝,認為「民進黨內需要知中派,對民進黨的兩岸論述更有幫助」。

謝系加上新潮流,合佔超過民進黨的三分之二力量,新系與蘇貞昌長期維持合作,今年5月更是力挺蘇贏得黨主席的主要勢力,如果謝能把握訪中結束初期與新系的良好互動氣氛,選擇適當的兩岸轉型議題切入,與新系結合成穩固的兩岸改革聯盟,蘇即便對謝仍有疑慮,但蘇的從政作風一向務實,恐怕也只能接受結果。

畢竟,謝系即使完全整合,充其量也只佔民進黨的三分之一勢力,謝作為少數派,要處理民進黨最敏感的兩岸轉型,理應優先求同存異,優先擴大黨內的兩岸改革結盟力量,才能站穩腳步,逐步徐圖發展。就此而言,謝與新系的兩岸共同訴求,應放在「兩岸交流正常化」,這也是民進黨支持者最能接受的現階段兩岸改革主張。

遺憾的是,謝並未訴諸「求同」策略,優先尋求與新潮流建立「兩岸正常交流聯盟」,反而把最容易引發爭議的兩岸政治定位調整,視為民進黨最優先、最迫切的兩岸議題。問題是,謝的「憲法各表」論述,即使是長期主張兩岸正常交往的新潮流,都早已表達反對立場,謝把討論重點上綱到政治定位之爭,不但新潮流難以接受,甚至連謝系子弟兵也難以辯護。

結果,謝「開展之旅」所代表的內涵,逐漸從得到多數輿論支持的民共正常交流,質變為純屬民進黨家務事的政治路線爭議,多數民進黨基層固然期待民共正常交流,但對於調整民進黨的兩岸政治定位,並未做好心理準備。更嚴重的是,在獨派媒體+獨派團體全力反擊下,謝卻顯得勢單力孤,完全看不到謝系傾巢而出的辯護作戰。進入11月之後,原本各界以為謝系即將肩負民進黨兩岸轉型的樂觀期待,已經逐漸瓦解破滅,謝的「開展之旅」不但結盟不了新潮流,甚至還團結不了謝系,幾乎只剩下謝一個人孤軍奮戰。

形勢逆轉至此,謝原本享有的輿論優勢已經不再,原就保守被動、勉強配合的蘇主席,最後看到新潮流對謝從肯定轉為批判,自然有恃無恐,做出臨時變卦的決定。

整隊重新出發:回歸民共正常交流,尋求兩岸議題創新

如今中國事務委員會既已塵埃落定,謝固然無法如願主導,但謝的「開展之旅」既已建立歷史里程碑,儘管一時受挫,也絕非一切回歸零點重新開始。由於蘇主導的中國事務委員會自我設限,排除作為「兩岸交流平台」的重大功能,謝最後選擇不參加,已經隱含了他將回歸「開展之旅」的初衷,亦即把深入開展兩岸交流,當做未來的主要課題。

謝不接任中國事務委員,固然可以相對海闊天空,享有更多推動兩岸交流的自由,但不代表民進黨,也相對失去重要性,考驗也更加沈重。對謝來說,未來的重大考驗有三:

一、如何避免自己被邊緣化,失去兩岸發言的份量。

二、如何在兩岸交流上創新,讓台灣人民刮目相看。

三、如何在兩岸議題上創新,讓中國大陸刮目相看。

謝的當務之急,是必須立即整裝出發,重返兩岸主流戰場,不能被蘇主導的中國事務委員會邊緣化。有鑑於這次的挫敗教訓,謝必須及早擴大結盟,慎選兩岸公共議題,讓自己重新回到兩岸交流的舞台,扮演主導角色。

為了強化自己主導兩岸交流的正當性,謝必須超越國民黨「黨政掛帥、經濟掛帥、財團掛帥」的兩岸固有思維,改以「人民優先、多元議題、服務優先」的兩岸創新作為。只有透過兩岸議題創新,謝才能讓台灣人民刮目相看,凸顯謝在民進黨的兩岸特殊地位;也唯有如此,中國大陸才能了解台灣的多元價值,打破國民黨在兩岸事務的獨佔話語權。

舉例來說,謝可運用自己的法界地位,針對在中國大陸的台灣人民,成立純公益性質的「兩岸法律服務團」,先期的服務重點,可以遭受不當侵害的台商為主要對象,響應習近平即將開啟的「反貪腐、法制化」改革訴求,以此凸顯民進黨領導人有別於國民黨的兩岸交流作為。

在從政的不歸路上,謝長廷曾經兩度受挫,但都能頂住壓力,重新整裝出發。1994年謝在台北市長初選敗給阿扁,但他以寬廣胸襟全力為扁助選,成為政界美談。1996年謝擔任彭明敏副手,在首次總統大選敗給李登輝,但他南下深入耕耘高雄,1998年當選高雄市長,順利開啟連續八年的高雄執政神話。

相對於1994年和1996年的兩次挫敗,這次謝未能主導中國事務委員會,固然可說是他從政人生的第三次挫敗,但「民共交流正常化」的多數民意,早已成為黨內主流,謝只是一時疏忽、未能擴大建立改革聯盟而已。

長期以來,謝長廷一直都是民進黨的智多星,我們相信,以謝的聰明才智,他很快就會重新拾回「開展之旅」的主流基調,全力以赴在兩岸議題上創新,重新站回推動民共正常交流的主導角色。歷史潮流是誰也擋不住的,歷史發展也從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只要謝能踏穩腳步,不斷創新兩岸交流議題,不斷擴大兩岸交流聯盟,我們相信,謝長廷的務實路線,終將站在歷史勝利的一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