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盾牌與紙飛機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2.11.29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2.11.29 文/楊宗興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今天在立院前上演「丟紙飛機」行動,看著立院牆內的警察用鎮暴盾牌擋著紙飛機的「進攻」,這是這個國家最荒謬場景,,實在令人覺得可悲。

一悲,台灣過去幾10年爭取來的自由民主,要靠一群沒體驗過威權的學生來捍衛;再悲,象徵國家機器鎮「暴」用的警盾,卻用來抵禦捍衛言論自由的「紙飛機」。試想時光若倒退2、30年,當年警察的對手可不會這麼客氣,雞蛋、石頭才是盾牌的好朋友。

學生常被看成社會良心,學運往往被賦予高度期待,然而最不食人間煙火的,往往也是學生,不少人質疑,學生高喊的「自由」、「民主」,對學生來說只是抽象的概念,飄在雲端而不是人間語言。

不過,或許就像中國藝術家艾未未所說,「自由很奇特的,你經驗過就會在你心中存在,這東西誰也拿不走」,這些學生或許從未體驗過威權,但生長在民主時代的他們,自由跟陽光、空氣、水一樣地每天被經驗,因此更無法接受回到那個不屬於他們的不自由。

的確,今天台灣享受的自由並不完美,但卻也得來不易;也必須認清,今夕在野的民進黨曾經執政時,做的並不好,尤其是沒認真處理前一階段民主未竟之業,以致於當2008年黨國再度合一,前所未有的倒退與反動的反撲,力道更強。

這股對自由民主的反撲,讓從小沒威權體驗的學生感受到壓力,因此才有2008年的野草莓學運,透過陳雲林來台的另一個荒謬場景,學生企圖告訴社會,我們的《集會遊行法》停留在1987年,我們的言論自由遭到嚴重的威脅,不過社會上半數的人民,卻沈醉在重新執政的半年狂歡中。

陳雲林催生了野草莓。紅頂商人的蔡衍明對於文明台灣的作為,也讓學生驚覺,報紙不報六四、電視追殺學者,催生了反媒體壟斷的一連串社會運動。老實說,蔡衍明怎麼看待六四、背後是否有中資,都已經不是重點,重點在於我們的媒體環境是否要繼續財團化、商品化、言論集中化?

面對學生要求承諾反壟斷,國民黨書記長吳育昇的回應是,學生求見沒事先知會、「沒禮貌」,老實說這樣的態度並不奇怪,百年老店總有那麼些堅固不破的傳統,對上下尊卑的堅持就是一例,當然在台灣自由民主的體制即將破窗之際,禮貌到底還有沒有那麼重要,這恐怕是百年老人們永遠想不透的。

不過,無論如何,馬英九也許應該感謝這些學生,4年前他才剛上任不到半年,一群學生提醒了他《集遊法》的不合理,雖然4年過去沒有任何改變;今年他連任半年許,學生再度告訴他,媒體壟斷是一個民主國家所不容許發生的事,然而接下來只能期待他真的在乎「歷史定位」,不要成為一個任內言論、新聞等各項自由都倒退的領導人,否則不只是《經濟學人》要叫一聲「bumbler」,「哀帝」之稱恐怕也離他不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