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廢墟裡的評論者──專訪街頭塗鴉客Candy Bird

立報/本報訊 2012.11.29 00:00
圖文■Hajime雀塗鴉客Candy bird(糖果鳥),作品散見於廢墟、土地產權爭議處、咖啡廳、藝文空間。他的作品裡,常見黃黑勾勒的大頭娃娃,與面帶慘笑的機器,表現現代人的異化與階級壓迫。而12月開始,他將在台北市青田街展開個人展覽「塗鴉運動/運動塗鴉」。我於他開幕前來到展覽現場,點了杯咖啡,一面看著他彩繪,一面與他聊起天。

雀:為何你的塗鴉作品,主要是黃色調?

糖:以前剛開始創作時沒錢買太多顏色,便只買一種顏色,就是黃色。覺得黃色與黑色配搭,對比強烈。後來逐漸加入綠色、藍色等,目前還是喜歡簡單的風格,但未來可能會改變。

雀:你塗鴉人物有著共同特色,即頭大、瞇瞇眼、身體孱弱、佈滿皺紋、表情蒼白,這些特徵象徵什麼?

糖:這是這創過過程,逐漸走出來的風格。這風格已有3年的時間,這3年間的創作角色幾乎都這一類。

雀:是怎麼開始塗鴉這條路的?

糖:第一幅塗鴉作品,是在「台北當代藝術中心」隔壁的廢墟寫上「當代塗鴉中心」幾個字。當時我參與三鶯部落自救會,覺得塗鴉是不錯的傳播議題方式,於是開始這條路。現在也有參與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的行動,一樣是關心居住權問題。會靠近都更議題,可能因為我自己是都市人。

雀:你曾在士林王家牆上創作「玉子燒」這幅作品,當王家被強拆、作品被毀壞瞬間,你是什麼感覺?

糖:合法房屋被強拆比我作品遭毀的嚴重太多了。我沒很在意作品最後留不留著。作品完成時,我都會拍照留存,照片可讓作品意義延續下去。很多時候我畫在廢墟裡,不太可能有人去看,我也拍照下來,讓人透過照片知道這件創作。

雀:對於塗鴉在合法區與非法區的不同,你有什麼看法?

糖:選擇合法區或非法區,要看題材。有時候要反映社會情況時,我會直接在議題現場塗鴉。如果只是創作,則可能在廢墟或合法區。作品的內容,決定了應出現的地點。

雀:最近捷運站到處有廣告「禁止任意塗鴉」,你怎麼看?那有阻止效果嗎?

糖:那廣告是政治人物在展現他們的統治權力。為何不寫說「禁止設立廣告招牌」?廣告招牌比塗鴉更有礙觀瞻。我覺得那廣告不會有什麼效果,至少對我完全沒效果。美麗的塗鴉並不會妨礙社會,可能妨礙社會的是政客。

雀:你大學為美術科系畢業,這樣的專業訓練對你創作上有什麼幫助?

糖:念美術科系,對我的創作幫助有限。創作是一種個人體驗,需要親身經歷一些事,校園環境反而太安全了。若校園風氣是多元的,對藝術系的學生可能較有幫助,但我過去學校風氣是較封閉的。畢業後認識各種有趣的朋友,讓我的創作靈感更為開闊。不同藝術領域的交流是必須的,會互相啟發。過去大學時還沒有決定要走藝術這條路,畢業後感覺到自己真的很喜歡畫畫,決定走下去。

雀:為何你的創作裡,特別多在突顯「階級」議題?

糖:這是我皈依藏傳佛教後,更相信的一個核心價值觀,即「人皆生而平等」。這核心價值影響我看事情的角度,也產生作畫內容。有些人會以階級優勢,利用他人達成某些目的,而造成社會現在處處不平等的狀況。師傅教導,佛教不是消極的,而是用佛陀教授的方法積極面對生活。有了人皆生而平等這價值後,創作靈感很自然就出來了。

雀:為何你塗鴉時拿的是畫筆,而非噴漆?

糖:我很喜歡拿筆的感覺,拿筆比噴漆好玩。而且考量成本,噴漆較貴。在創作速度上,拿筆並不會比噴漆慢。有時候,塗鴉客之間是會聯手創作的。例如一個人畫完後另一個人接著畫,作品是互相有連結的。

雀:畫在畫紙上與牆上,有什麼差異?

糖:內容思考邏輯上是一樣的,但媒材形式不一樣。我大學時就喜歡把畫畫得很大,畫布越買越大,後來發現可以畫在牆上,根本不用管大小與邊界了,可即興發揮,讓創意漫延。而畫在牆上也有限制,但那限制比較有趣,是公共空間本身的限制。空間的變化,讓我想像力很快跑出來。

雀:在這個藝文空間裡,我感覺較沒有在街頭看道你作品的那種強烈衝擊,但其實你的作品沒變、風格也沒變。藝文空間與街頭的差異,你自己認為是如何呢?

糖:在這裡作畫,力量削弱,是預期中的事。這裡是一個舒舒服服看展覽的地方,因此在這裡我所選擇畫的內容,多是內容較隱晦的。在室內畫的好處是,作品較細緻而且更完整。來畫之前,我原先也沒要在此空間刻意表現社會議題。但仍在不知不覺中畫了一些,而其他則是與這裡的空間互動,覺得很有趣。

雀:何時開始意識到「資本主義」這概念?

糖:大四的時候,從破報裡讀到的。那些文章,對當時的我來說很刺激,給了我一些啟發。我不是絕對反對資本主義,只是現在的資本主義已走到一個很奇怪的狀態,什麼都市場導向,什麼都市場決定。再這樣下去,以後可能連你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要收錢。

雀:你覺得自己的創作對這樣的社會來說有什麼意義?

糖:現在還沒什麼意義(笑)。我希望看到的人,有不同的啟發,進而有改變,未來社會情況不一樣了,到那個時候我的畫才有意義。所以,繼續畫下去囉!

CandyBird「塗鴉運動/運動塗鴉」時間:12/1~12/23地點:學校咖啡館地下室(台北市青田街一巷6號)洽詢電話:02-2322-2725

塗鴉批判,資方以壓榨勞方,達到經濟成長。

全牆彩繪,無限延伸的靈感與創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