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江蘇多地政府強行向職工借錢

大成報/ 2012.11.28 00:00
[記者劉強/江蘇報導]近期江蘇多地出現縣鄉政府向行政事業單位職工“借資”事件。只要吃財政飯的職工都下派5-60萬人民幣(約20-240萬新台幣)不等任務,在帶有行政攤派融資的背後,是地方財政步入“貸款-城建-賣地-還貸-城建”的“怪圈”。

記者了解到今年5月,江蘇省鹽城市射陽縣洋馬鎮政府公佈融資方案,鎮政府提供14.4%年息,向機關、事業單位所有幹部職工下派任務,據地方媒體報導,為了達到融資目標,鎮政府規定所有單位班子成員全年獎金20%用於捆綁考核。在幹部職工的遊說發動下,一般群眾也可以借款給鎮政府,射陽縣洋馬鎮有關人士稱,當地為發展工業招商引資,需不斷進行村鎮基礎建設,大部分資金靠鄉鎮自籌,沒錢就只能先“借”。射陽縣向民間融資的方式不是孤案,今年9月江蘇省大豐市新豐鎮也向內部職工傳達一項融資任務:正科級60萬元人民幣,副科級20萬元人民幣,普通職工5萬元人民幣,上不封頂,“後來看任務難完成,正科級又漲到100萬元,來遊說的鎮幹部稱,完不成任務就要被放假,什麼時候融到資什麼時候上班。內部職工稱,每月工資2000多元,沒有那麼多閒錢借給政府。無奈,就四處遊說親朋借款。受訪者提供今年10月份的借資收據上顯示:收款單位為“新豐鎮財政管理所”,注明為“重點工程借資”,其中手寫標注“月息10.8‰”,收據上沒有標明還款期限,借資沒有任何合同,除了這張收據外,僅是口頭承諾鎮財政到期會償還本息。

類似情況在江蘇省鹽城市阜寧等地也有發生,今年1月阜寧縣針對全縣行政事業單位下達融資任務,僅阜寧縣城管局一個單位就被下派2500萬元任務,年息500萬元,城管局將任務分解給局機關和下屬的各機構職工頭上。其中局機關普通職工一人20萬元人民幣;下屬機構正職60萬元人民幣,副職20萬元人民幣,中層10萬元人民幣,普通職工最低2萬元人民幣。11月18日阜寧縣內部人士稱,阜寧縣對各局機關制訂的融資利息也不相同,城管局融資年息可達15%,而衛生系統的年息只有12%,“這與各單位使用資金的緊迫程度有關”。阜寧縣城管局向內部職工融資從2009年開始,截至今年已是第三次。內部人士說局裏給職工一個縣財政的帳戶直接向其匯款,拿匯款單據再到局財務科開收據,收據上寫著:“借資款”、“月息1.5%”。據內部人士介紹20多萬元的借款期限為一年,換算成年息為18%,到期後可獲得4萬多元利息。

  

2009年大陸財政部緊急下發檔要求堅決制止地方財政違規擔保向社會公眾集資的行為。但禁令並沒有刹住地方政府的集資行為,在經濟下行壓力下,政府集資甚至有加劇之勢,地方政府出於發展或政績的考慮,主動拉大城市建設規模,抬升地價,前期投入要靠土地收益實現盈利,若中間資金鏈斷裂,將前功盡棄,所以,利息再高,都會去借資的,在城市發展的熱潮中,基建投入已進入快車道,銀行貸款難,融資管道全面收緊,依靠地方融資平臺,募集信託資金,也成為地方政府少數的選擇之一。

鎮政府內部人員表示,每年遞增的財政收入任務是眼前的利益,地方官員並不在乎財政可持續發展,高息融資依託於土地高收益,“土地財政”成為維繫運轉的“救命稻草”,為了完成財政任務,除了地稅“空轉”外(“空轉”指:先由市財政給鄉鎮撥款,鄉鎮拿這筆資金充抵地方稅收,然後,地稅部門再將這筆資金返還給市財政。經過“空轉”,縣鄉兩級財政均能完成任務),從年初開始,進行稅務大檢查;年中時,發動稅收徵收“運動”,找問題,補交稅。對於地方財政的債務問題,地方企業老闆說,其中很大因素也與部分官員的心理有關,對於當地經濟發展存在“短視”行為,一方面欠下巨額債務,另一方面對地方企業徵稅苛刻。兩方面都不利於地方經濟的長期穩定。鎮政府的內部人員也表示,每年遞增的財政收入任務是眼前的利益,地方官員看重的是任務指標能否完成,並不在乎財政可持續發展的問題,重視“土地財政”,嚴格徵稅也就在所難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