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觀察筆記》快樂的祭典

自由時報/ 2012.11.27 00:00
跨年晚會是一個必要的儀式。

要告別舊歲月,迎接新日子前夕,總該要抖落一身塵埃,有如廟會祭典的過火一樣,通過烈火試煉把不乾淨去除,將不愉快留在去年,全新的心情進入新年。

財政部長對各地方政府花大錢辦跨年,認為一方面不節省,一方面叫窮,矛盾。他建議大家改看日出。

跟偶像一起倒數,跟煙火一同進入璀璨的世界,雖然是幾分鐘的感官衝擊,卻是一年的開頭。周邊的商機、年輕人的群聚情緒,都表達一個城市的生活氛圍。

山巔水涯的日出與繽紛燈色的跨年,就是分別出不同的氛圍。人們會留念懷想記憶中的節慶,正是因為生命情調深深刻劃內心,伴隨著自己走過高低起伏的白天黑夜,是傷口的撫慰劑。

跨年燒掉的大把鈔票,餘煙裊裊,可以檢視花費值得嗎?那是要在一年的尾巴時分論觀光收益,要問卷市民幸福嗎?

跨年要一個人寂寂默默沉靜的低頭越過年關?洋溢歡樂,高興,不就是政府該為人民創造的嗎?

景氣這般的鬱卒,為什麼不能要快樂的感覺!(資深記者黃明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