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善意與困境

美麗島電子報/陳先才 2012.11.26 00:00
日前,民進黨中央決定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機構,作為黨內討論兩岸政策的平臺,但目前也有很多人並不看好其運作前景。客觀而論,中國事務委員會對民進黨而言,可謂新生事物,其成立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民進黨調整大陸政策的意願和決心,也對大陸釋放出一定程度的善意。但由於民進黨沒有放棄一邊一國思維,仍然用對抗性的情緒化心態來看待大陸,民進黨這種既想與大陸互動但又不患得患失的矛盾情結,無疑使中國事務委員會面臨先天性的結構困境。

不可否認,民進黨中央和蘇貞昌最終能夠力排獨派的強烈反彈,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機構,其決心不可謂不大,也作出了很大的努力,至少向臺灣和外界宣示,現在的民進黨高度重視大陸議題。

畢竟,以過去民進黨內部的政治生態文化和意識形態來論,獨派人士和保守勢力是不願意在黨內討論中國大陸議題,也不願意討論兩岸政策。因為民進黨內部的主流文化就是堅持一中一台之思維,如果愈是討論對岸,則愈和大陸糾結在一起,這是獨派極力回避和敏感之處。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才有民進黨後來撤銷中國事務部等舉動。即使是以理性務實著稱的蔡英文領導民進黨的四年,除了在十年政綱論述中稍顯溫和色彩外,其在改變民進黨內部反中情緒方面並無多大的建樹,即使連中國事務部等機構都沒有辦法恢復,這足見民進黨內部保守氣氛之強烈。

然蘇貞昌上任以來,不但在黨部恢復了中國事務部機構,而且也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等諮商機構,特別是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功能就是定位在黨內討論大陸政策的平臺,加上由蘇貞昌親自掌管該委員會,而一大批有實力和影響力的天王要角成為該委員會的委員。因此,中國事務委員會本身的位階在黨內相當高,其功能和影響應不亞於政策會。這些都說明民進黨中央和蘇貞昌還是希望在大陸政策方面有所作為。

儘管如此,民進黨雖然釋放了一定的善意,也有一些作為,但顯然非常不足,這些善意仍然不足以完全推動民進黨與大陸的互動,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則是民進黨仍然沒有調整其大陸政策的心態和認知。特別是在兩岸關係認知上,仍然沿用了其長期的一邊一國之思維心態,包括強烈的對抗中國大陸之情緒在內,包括舍兩岸事務委員會等中性名稱,而堅持要用中國事務委員會等意識形態化的名稱,這些都說明民進黨在對待兩岸的心態上仍然不夠成熟。民進黨如果仍然保持此種心態來與大陸交流互動,其效果當然不會太好,所謂態度決定一切就是這個原理。

二則是民進黨仍然無視目前兩岸關係發展之現狀。所謂形勢在變,政策也要相應發生變化。當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基礎就是一中原則,這已形成了兩岸的共識。民進黨如果在這個問題上沒有任何改變和進步,則其與大陸互動的障礙始終無法排除,縱然未來民進黨能夠贏得執政,大陸也不可能放棄一中框架來與民進黨開展互動。即使民進黨取得執政權,也不存在中國大陸必有求於民進黨的錯誤邏輯,兩岸關係之互動應是互惠雙贏的過程。

三則民進黨的策略其實是兩面性的策略。一方面,為改善反大陸形象,民進黨未來會在兩岸交流方面搞可能會釋放一些善意,以此來向臺灣選民證明不用調整大陸政策也可以與大陸互動。另一方面,仍然不放棄台獨立場和反大陸的意識形態,這樣又期許可以獲得獨派的支持和信任。事實上,這種兩面性的策略是相當有限的。因為在民進黨不願意放棄台獨立場的情形下,其與大陸的交流固然可以開展一些,但不可能有實質性的突破。同時,這些交流的實質效果也相當有限,對於互信的積累仍然幫助不大。因為雙方都有嚴重的防範心理。民進黨存在,大陸肯定也不放心,雙方的互信自然不易建立。這樣很容易造成這個的局面:民共私底下的互動其實不少,但就是建立不起最起碼的互信,這也是過去十多年民共關係發展的現狀。

從這個角度來看,民進黨仍然在歷史的怪圈中來回晃蕩。一方面,民進黨也在做一些動作,包括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等動作,也確實在很努力的做事,但另一方面,民進黨又不放棄台獨立場,反中情緒仍然強烈。民進黨此番天人交戰之心態,不得不令人對民進黨發展前景相當堪憂。儘管目前馬英九當局陷入了嚴重的執政危機之中,其支持度也跌至歷史新低,然民進黨又從中占到了多大便宜?臺灣社會是否放心把權力再度交給民進黨?這些都需要民進黨進行反思與覺醒。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