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西南風 情竇初開 倫敦地鐵

追逐眷戀 留不住的自助新村

中央社/ 2012.11.24 00:00
(中央社記者王淑芬高雄24日電)「如果許可,願意續住黑瓦矮房」,在自助新村住了40多年的陳媽媽說,喜歡眷村家戶毗鄰關照、菜香伴情感交流的生活方式。

高雄市自助新村有近400戶的眷舍,隨著國防部新建自治新村大樓完工期程越近,眷村婆婆媽媽要揮別老舊眷舍的心情就越沉重。說要搬新家,陳媽媽內心沒有喜悅,有的是「百般的不願意」。

陳爸爸是海軍陸戰隊上尉退休,40年來一家人在自助新村生根、開枝散葉。陳媽媽兩老還住在眷村,他們習慣一家一家相互照應的生活方式,也享受飯後聚在巷口談天說地。

縱有百般不願意搬到大樓居住,陳媽媽還是在打包家當,她說,結婚、懷孕、生子到年老,已熟悉這裡的環境,更愛這裡的人情味,說要搬新家,「如果許可,願意續住黑瓦矮房」。

老舊眷舍平房破舊、空間窄小,陳媽媽說,習慣走在眷村巷弄間飄散著菜香味夾著家戶相互關照的情感,尤其各式家鄉美食凝聚了他們對國家與暫居土地的情感,在眷村裡就像是一座不被攻破的城堡。

張媽媽在自助新村門口做小生意賣雞排,她說,過去踮著腳就能與鄰居話家常,住進大樓後,門戶閉鎖,隱密性高,鄰居的情感會越來越疏離淡薄。

眷戶一一搬遷,殘破的空屋破舊,還有部分長者還在與搬遷的時間拔河,這些垂垂老矣的長者與破舊的眷舍一樣的無奈。

所幸有下一個巷弄整片的空屋矮牆,這兩年被青年學生彩繪塗鴉的繽紛色彩妝點得活潑、熱力十足,才免讓眷村有廢墟、死城的觀感,至少讓要揮別自助新村的最後一批眷戶還保有美好的記憶。

不懂藝術的陳媽媽說,偶爾會來走走,欣賞孩子的創作,感受到色彩帶給她的暖意。

張媽媽無奈的說,「再美的塗鴉年底都會被夷平、拆光,可能過年後就會改建成高樓了」。說著說著,她紅了眼眶說「很懷念老鄰居」,不少昔日的老朋友被子女接走、住到北部,未來要串門子、找牌搭很難了。

國防部限期搬遷的消息出來,讓寧靜的巷弄間又擠滿了來巡禮欣賞塗鴉彩繪的人潮,笑聲、相機的「卡擦」聲不斷。

一群從台南來的大學生說蹺課來走走、拍照留念,也記錄黑瓦矮房還插著國旗的眷村建築。

自助新村里長吳張小玲也不捨搬家,只是照著眷改條例政策走,大家都沒有反悔的機會了。

眷村裡好吃的口袋燒餅、捲餅和炸蘿蔔糕小攤招牌一一卸下,剩下的只是忙著搬家的小貨車與熙來攘往欣賞塗鴉牆的人潮。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