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柯P LINE RADWIMPS

李安談新片 冒險信仰宗教

中央社/ 2012.11.24 00:00
(中央社紐約23日綜合外電報導)拍同性戀牛仔劇情片「斷背山」可能得冒風險,但導演李安說,新片「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是他到目前為止拍過風險最大的一部電影。

58歲的台灣導演李安除了要用電腦動畫外,光剪接就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李安接受路透社訪問,談這部本週上映新片的技術困難和他拍電影的想法與信仰。

★為什麼「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這麼難拍?

因為你沒辦法要老虎做出你希望的所有動作,你得用數位動畫。直到兩年前,數位動物還不完全寫實,更別說3D,還有水也是挺麻煩的東西。

★這是你迄今最困難的拍片經驗嗎?

沒錯。也是最長的一部。有技術困難,而且這是部大片。還跨了好幾個洲。我最後決定大部分在台灣拍攝,但也得去印度拍兩到三週,因為(印度南部)邦狄哲利(Pondicherry)和穆納爾(Munnar)的景不能造假。我們也在加拿大取景。

★但難道拍「斷背山」就沒風險?

對我來說沒風險。至少我拍的時候,我認為這只是一部藝術電影,觀眾不會很多。而且成本低很多。所以我不在意。後來,我緊張了,「他們會鞭打我,拍了同性戀牛仔電影,放在大賣場賣」。

★等到拍完後,你才曉得這件事?

是,我很害怕。我走路時、回家時會四處張望,看看有沒有人跟蹤。當錄影帶在大賣場賣時,我真的很擔心。我弟弟是台灣的電影發行商,我要他別買這部片。他到今天還埋怨我,見到我會抱怨這件事。

★為什麼要挑不知名的夏瑪(Suraj Sharma)來演主角Pi?

我要一個純真的人,沒有壞習慣,換句話說你得從頭開始訓練。

★這部片怎樣探討靈性?

對我來說,信仰可能很縹緲。「有生於無」,錯覺對事物的作用勝於你所能證明的。錯覺不是無。就某個意義來說,這就是真理。

我能感知的東西(錯覺)更接近生命的本質,相對於充滿欺騙與掩飾的真實生活,我更信任錯覺。

★探索信仰是否讓你更想拍這部片?

這本書(原著小說)很精彩,談的是信仰。但並沒讓我相信上帝或別的神。看完後,我沒上教堂或上寺觀。我開始拍這部片時,真的感覺信仰在你身上,帶著你走。

但是當我挑選主題,決定以這本書為主,其實心中想的比較是說故事。講故事有其價值,人們會分享故事。故事有結構、開頭、中間和結尾。故事看似有意義,而生命則沒有。

★你信什麼教嗎?

沒有,我母親是受洗的基督徒,所以小時候她要我週日上教會,我14歲以前每天祈禱四次。學校裡,同學看我祈禱會在旁邊笑。後來我不祈禱了,過了兩週,沒什麼異樣,之後就沒再祈禱了。

我不是特別虔誠。但我想,自己的確遇到上帝在哪兒、為什麼有人類、生命往哪裡去、我們存在的意義等問題。這個時代很難談這些東西,因為無法證明。這很難用理性討論。

★你認為自己虔誠嗎?

我不喜歡認為,生命就只是事實與法則。我是拍電影的,也很敏感,喜歡去認為這與靈性有關,所以喜歡人們更傾向於這方面。我認為,沒有靈性的生命是黑暗的、荒謬的。

不管你怎麼稱呼,叫它錯覺、或叫它信仰,我們對未知有種情感上的依附。我們希望發現些什麼,這是人性。這可以是不求回報的愛,我們不曉得。我沒向什麼神祈禱--除了有時候向電影神祈禱以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