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IDEA 蔣萬安 月薪3萬

辜仲諒,盡得曾祖父辜顯榮精髓

新頭殼newtalk/呂東熹 2012.11.22 00:00
隨政權轉移,而與新政權交好;辦媒體,再向當局示好,對於台灣舊五大家族之一的鹿港辜家來說,實在是推翻「富不過三代」的最好註腳;而最近介入《壹傳媒》購買案的辜家第四代辜仲諒,更盡得曾祖父辜顯榮的發跡精髓。 在台灣五大家族中,鹿港辜家與基隆顏家發跡最晚,兩個家族都是進入日治時期後,經過日本官方支持取得獨占事業,再發展成為五大家族,辜仲諒曾祖父辜顯榮,主要是代表台北士紳,前往基隆引導日軍進入台北城,而成為日治時期,台灣人唯一的貴族院議員。 辜顯榮的後代子孫,除了搞台獨的辜寬敏、以及搞藝術的辜偉甫之外,其他家族成員也不惶多讓,辜仲諒的祖父辜岳甫較少人認識,但他的父親辜濓松與叔公辜振甫,長期向國民黨靠攏,事業順遂,財富累積十分快速,不計算其他家族成員財產,以辜濂松這一房而言,根據2008年6月,富比士公佈辜濓松財富淨值28億美元,位居是年台灣第六名。 第四代的辜仲諒,其父親辜濂松與五叔公、前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共同創立和信集團;二弟辜仲瑩為中信證劵與中華開發集團總經理;三弟辜仲立為中租迪和董事長,目前觸角更深入中國發展。 辜仲諒2006年雖因家族企業中信金購併兆豐金股權(紅火案),請辭中信金副董事長一職,並潛逃至日本,但在這之前,他為了家族事業與利益,曾跟前總統陳水扁夫人吳淑珍示好,也跟陳致中頗有交情。政黨輪替國民黨重新執政,扁家陷入司法風暴之後,他在特偵組檢察官越方如悄悄赴日勸說後,於2008年11月24日搭機回台,並至特偵組說明案情,緊咬陳家,獲得交保免去入獄,雖然他在2011年承認是在特偵組的脅迫下做出偽證(誣指扁家在紅火案收賄三億),但陳水扁已因辜仲諒及其他人在龍潭購地案的證詞,在馬總統宴請司法高層首長後沒幾天,超乎慣例,由最高法院直接判決定讞。 沉寂一段時日的辜仲諒,近日又因突然介入《壹傳媒》購買案,而成為媒體追逐目標,一般相信,以中信辜家、旺旺蔡家、台塑王家為首的這起媒體購買案對象,是以「揭弊反共」為特色的《壹傳媒》,這對於國民黨和共產黨而言,應該都是樂觀其成的美事。當然,辜仲諒扮演的角色,不管是代表出面或奔走穿針引線,都跟他的曾祖父辜顯榮,在日治時期參與創辦《昭和新報》有異曲同工之妙。 日治時期一向有台灣人唯一喉舌之稱的《台灣新民報》,其前身為1923年創刊於日本東京的《台灣民報》,由於受到雙重檢閱(日本政府與台灣總督府)、以及隔海發行等等問題,多年來一直計畫遷回台灣發行,但未能如願,直至l927年8月1日(昭和2年),總算遷入台灣發行第1號(總號167號),《臺灣民報》除了是當時台灣人的忠實喇叭手,它的戰鬥目標也著重於批判日本官憲、打破官僚的優越感,以及檢討總督府的利弊得失,同時也針對其手下的御用報紙加以猛擊。 當時的御用報紙包括《台灣日日新報》、《台南新報》、周刊《昭和新報》、《經世新報》等。其中《昭和新報》創辦人,不但是以台灣人為主,而且還是由日本官方准許發行的周刊,與申請回台發行,歷經多年才如願的《臺灣民報》,有如雲泥之別。 《昭和新報》在1929年3月15日在台北創辦,[1]每週六出刊,負責人雖為嘉義人徐萬庚,但實際投資者是台北辜顯榮(鹿港辜家)、許丙(為板橋林家帳房、應該是代表林熊徵) 、謝汝銓(雪漁,臺灣臺南人,日治後遷居臺北市);新竹鄭肇基;基隆顏國年;桃園有簡朗山;台南許廷光;高雄有藍高川、陳啟貞等人。 「台灣總督府」一向對言論機關「採取絕對不再許可」的政策,現在突然解除報禁,准許了一份純「漢文」週刊《昭和新報》的創辦;按理說,對於言論不振的台灣,能夠多了一個台灣人本位的言論機關,應當會歡迎,但是,由該報的股東身份,大家已認定它必是「御用黨的機關」了。 與《昭和新報》股東相同一批人,之前已先組織過「台灣公益會」,以和「台灣文化協會」相抗衡,為總督府效勞;《昭和新報》創刊後,編輯大多由日人主持,言論立場與同為周刊的《台灣民報》唱反調,《台灣民報》曾多次強力聲討。 《昭和新報》不僅未能引起台灣人興趣,反而有不利台灣人的評論,一度引起公憤,連日本籍新聞工作者都看不下去,《新高日報》(月刊)的主筆唐澤信夫,甚至為文批評該刊為「御用報紙」。 《台灣通史》的作者連雅堂(連橫)曾經對於《昭和新報》的「初號」,創刊詞有云該報的二大使命:「循帝國統治台灣之根本義,及思想善導」的言論,十足表現出其御用新聞的特色不以為然,他特別撰文「質昭和新報──何謂統治根本、何謂思想善導」投書《台灣民報》,投書文中「統治之根本義」,被有關單位「開天窗」抹去;另有漢卿者,寫了一則《讀昭和新報一家言》,對《昭和新報》加以怒責:「創報館,意不在報導,而在打(拍)馬屁;取材料、意不在記事,而在於吹牛。心事既劣,行動可鄙。不能不為之大罵。」罵的真是痛快淋漓。 諷刺的是,連橫為文批判《昭和新報》之後,1930年3月2日,曾在日本人御用報紙《台灣日日新報》上發表「新阿片政策謳歌論」,他的媚日之舉,連當時的民族運動領袖林獻堂都看不下去了,台中詩社「櫟社」隨即集會開除連雅堂會籍,使他連帶和兒子連震東遭林獻堂一派人士疏離,父子兩人只好先後到《昭和新報》任職,而鴉片有益論,也成為連雅堂一生的污點。 話說回來,辜仲諒購買以揭弊反共為特色的《壹傳媒》,當然沒有證據顯示他有意向國共兩黨示好,但在這個媒體併購案幕後股東之一旺旺集團蔡衍明出現後,包括《壹傳媒》旗下四個工會,以及新聞學界、新聞專業組織,都紛紛質疑這個買賣,不但有媒體集中化的疑慮,而且很有可能會斲喪新聞自由與專業自主。 這樣的疑慮,就如80多年前,以辜仲諒的曾祖父辜顯榮為首的《昭和新報》股東群被視為「御用媒體」一樣的情境,不過,這也可以看出,辜家發展至第四代,家族事業還一片欣欣向榮,絕非浪得虛名,他們會隨著政權轉移,隨時調整身段,適時表態,而第四代的辜仲諒,從紅火案及龍潭購地案咬扁,到《壹傳媒》買賣案的過程,可說盡得曾祖父辜顯榮的發跡精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