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又拿勞工開刀 當心民怨

中時電子報/李明賢/特稿 2012.11.22 00:00
當政府啟動年金改革工程,並宣示要建構多層次的老年經濟安全保障機制,這無疑是遠在天際的彩虹,卻掩飾不了眼前的窘境。當勞保年金面臨破產危機,十月份一次提領爆增到一萬五千多件,未來若全面推動年金修法,各職業別年金一次提領只會更多。伴隨改革而來,就是人民的恐慌蔓延,安心內閣如何讓人民安心?

根據政院資料顯示,經建會九十八年已成立年金改革專案小組,九十九年也開了五次會,隨後居然有兩年空窗期。直到媒體爆出勞保基金破產危機浮現,經建會才又連忙召開會議,政院十月下旬才提升到院級小組,顯見政府對年金改革根本漫不經心。

勞保基金破產危機是這次年金改革的源頭。但若僅將改革對象局限於勞保、排除軍公教族群,恐又將增加勞工的相對剝奪感。執政黨最後決定包裹處理年金改革方案,希望拉近各職業別的老年經濟保障差距,以落實社會公平正義。

問題是,當政院、試院推動年金改革,卻又事先排除十八%與軍公教年終慰問金,表面看似要讓年金改革單純化、加速推動時程,難免也會讓外界質疑執政黨推動改革的誠意。

事實上,不僅勞保面臨破產危機,包括軍人退撫、公教退撫、國保基金都有破產的危機,代表這次改革幅度之深、牽涉族群之廣。即使政院要透過漸進性改革以減緩衝擊面,至少也得規畫出各職業年金的改革時程表,而非打模糊仗。

不論政府如何包裝,這次年金改革方向就是要人民繳得多、領得少、領得晚,即使這是一場財政總體檢,早已註定沒有掌聲。倘若政府處理不善,恐怕還會釀起另一場油電雙漲更大規模的民怨。此刻馬政府猶如走上鋼索上,眼前處處是危機。

社群留言